echo

      大学时的毕业创作是一个重头戏,在入学没多久就开始谋划,记得一二年级时和郑老师聊天,那时候曾天真的想象着画一个历史题材,郑老师向往着古代战争场面,我琢磨着近现代战争场面,但后来事实证明我们都没有完成想象中的计划。

      后来,从着手准备创作素材,到最终完成进行展览只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其实,一切皆归于偶然。

      在三年级时连续画了一些人像,这时候已经决定毕业创作就搞一幅人像了,但一直没有合适的模特人选。后来,在四年级伊始,我和郑老师还有骚骚一块办的三人画展上,看到了刚刚入学的echo,暗中仔细观察了一下,决定,就是她了。echo,一个很有特色的杭州小女孩儿,五官菱角分明,丹凤眼,单眼皮,白白净净的,很入画的哪种类型,那时候的echo整天背着一个小背包,标准的学生样子,看起来很文艺青年,有时候我看她的眼神,都能想象出我最终要画成的样子,这应该就是一个最合适的人选了。

      后来找她摆造型,拍照片,在后期准备原始人物素材的时候,同时根据画面需要还专门跑去医院,观察患者服装的样式,还有,画布,画框都开始订做,订做这件事还有一段故事,本来的顺序是先制作内框,画好后再根据具体尺寸定做外框,但是由于外框价格昂贵,所以我和郑老师都是直接找的权哥和流哥借的外框,然后根据外框尺寸订做内框,然后再布置画面,整个一本末倒置。

      创作过程其实还是很顺利的,我和郑老师两人霸占了教室,其他人全部被赶到了画室,后来郑老师还不放心,于是又去买了一把链子锁,在大门上钻了俩大窟窿把锁套在上面锁起来,现在想想也够操蛋的。那段日子过得还真不错,俩人一个屋,画着画,听着音乐,抽空还写着毕业论文,小日子过的极其糜烂。
 
      我想这篇文章我本来是要描写一下这幅《echo》的,但是我会过头去看了一下,基本上都是在画的周围打转,涉及到画作的时候就一笔带过了,这是我的毛病,下笔千言,离题万里,中学的时候落下的毛病,看起来作文写得惊天地泣鬼神,但实际从来没得过高分,那时候的语文老师说我应该无限制的先写文章,写完后再看一遍,根据所写的内容再起题目,我想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但是考试的时候从来没有吸纳这个中肯的意见。

      要是说说这幅画呢,还真不知道怎么说,画就贴在上面,沉默的注视着你,你看着什么感觉,那就是什么感觉,艺术不是体育,没有一个明显的标准,我要是跟个职业评论家似的唠叨来唠叨去,弄到最后可能把自己都绕进去,那还是把嘴闭严实,大家自己看吧。

      最后显摆的补充一句,后来郑老师和我闷在教室里鼓捣近半年还真没白忙活,毕业展览后评定艺术奖学金,郑老师第一名,我第二名,扭头一看,我靠,还有俩第二名。

验证地址

echo》上有4条评论

  1. 画的真好啊 我看到第一眼还以为是自拍呢 😀
    真漂亮啊……

    我是通过拼搏到底活动看到你的blog的,因为我也参加了白日梦主题,所以我刚才给你投票之后,就过来向你拉票啦。。。哈哈 给个面子拨冗支持一下吧

    http://www.feedsky.com/challenge/user.html?u=b42077da

    对了,我的白日梦都是之前设想过的一些乱七八糟的商业创意,请多指教!

    [回复]

  2. To ApemanChen:呵呵,票已经投了,也谢谢你的支持。你的想法也都不错啊,有创意,有执行,就能变成现实。
    To 大猫:嘿嘿,惭愧,现在不行了,工作多年,画笔都拿不好了……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