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剧

推荐一张唱片,储兰兰的《新声 新京剧》。

储兰兰,京剧青衣,新京剧的代表人物,力主改革京剧,给这个古老的剧种注入新生的力量。

其实,这是一个颇具争议的话题,京剧太深厚,不是说改就能改的,改不好,不但一些老泰斗不干,就是资深的票友也会跳出来骂街,但是,在我这样一个伪戏迷看来,京剧不改不行,说难听点儿,这代人过去了,估计京剧也就带走了。90后不说了,80后的又有几个听戏的?昆曲是好东西,京剧同样,所以,丢了实在可惜,那就不如痛下决心,好好的琢磨一下,怎么改革,才会焕然新生。

还是哪句话,作为一个伪戏迷,我不敢说储兰兰的新京剧在学术上有多么高的建树,但是,我敢说,她拉近了京剧和普通大众,尤其是和年轻人的距离。

从当年的《北京一夜》,到后来一些歌手穿插着戏曲的歌曲,可以看出戏曲其实可以走进时尚,可以拂去那些历史的尘埃,华丽丽的展现在这个多彩的时代的。

说回来,储兰兰的这张《新声 新京剧》,里面包含一些新词曲人所作的新风京腔歌曲,还有像《贵妃醉酒》、《游龙戏凤》这样的改良传统剧目,整张唱片打破了京剧曲高和寡的腔调,而用时下流行的一些和声方式和京剧唱腔融合,通俗与唯美并存。

我喜欢这样的专辑。

谷歌上面有试听和下载的地址:点这里进入

Once · 情难独奏

           从上次做了一个月的活动后,再也没有写过一篇影评,过了这么长时间,又把《Once》这部片子翻了出来看了一遍,这次看得比较纯粹,基本上抛开了剧情,陷在音乐里,宛如一部悠长的MV,其实,就这部片子来说,剧情也很简单,在这里也就不说了,可以去这里看一看,有简介,也有下载地址。

          这是一部小成本制作,没有明星,没有大场面,但是从头至尾示人的全是真挚的感情以及对音乐的热爱。影片开始展现都柏林的街头,很快,男孩的歌声就会紧紧地揪住你的心,那是近乎撕心裂肺的呐喊,但是却真挚而温情,当他和卖花的女孩偶遇之时,这一段平静淡如水的情谊便婉转道来。第一遍看这片子的时候,我惊讶于节奏的平稳,导演John Carney用一种平实的不能再平实的手法来记叙这段故事,自然的节奏,自然的布光,流淌着的却是一段平静却深入人心的爱情。当然,在影片中,这种爱情的线条从来没有明晃晃的出现,直至最终,男女主人公各自开始自己的生活。一开始,我遗憾于这样的结尾,但现在再一遍看下来,我想,这遗憾吗?这不就是真实的生活嘛!

          昨晚上我一直在想,这种感动来源于那里?这只是一部普普通通的音乐叙事片,简单剧情,平实感情,相对于一些“感人至深”的悲情大戏来说,《Once》煽情的戏份完全没有,但是最后的片子看来,《Once》却让我获得了极大的感动。

          在这种平凡的真实下,男孩女孩甚至谁都没有把那层朦胧的爱情明确的表白出来,在湖边,男孩问女孩,你还爱他吗?女孩却用男孩听不懂的捷克语说:Noor-ho-tebbe(我爱的是你),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矜持?但也就是这种低调的情感,支撑了这部影片的不寻常感动。我时常想,一部真正让你感动的好电影肯定不是让人哭得稀里哗啦的的那种,而在于这部电影能够引起多少的共鸣。于是,《Once》抛开所有 继续阅读

千军万马入梦来

          雪国一月,你看到了什么?先告诉大家,这不是石家庄的购票大厅,而是河北大学艺术联考(编导类和播音主持类专业联考)的报名现场。

         看到这样的场面我很感慨,我有两次高考的经历,第一次也是跑到了处在保定的河北大学,那时候据统计全省的艺术类考生(音乐和美术)一共加起来大约在5000多人,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考生人数大省山东河南的艺术考生在那一年是一到两万多。所以,相比较,河北的战争氛围还不是那么浓。那么今年呢?绝对大井喷。

         艺考人数一直打着滚的往上翻我是有所耳闻的,但是今年的人数统计出来还是把我吓了一大跳,其中,光是编导和播音两个专业就各自突破了9000人,而参加艺考的学生已经达到了61399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报考艺术专业?难道我国真的一下子冒出这么多艺术人才来吗?还是目前的经济发展需要这么多的“艺术家”?均不是。很多家长知道,报考艺术类专业在高考的时候需要的文化分数比正常的文化专业低很多,因此以为发现了一条通往大学之路的捷径,并且也看到了目前社会上一些艺术类相关的职业薪水都还不错。

         而中国的大学也发现了这种现象,当然,都快转变成企业的大学看到的是巨大的经济利益,艺术类专业比普通专业的学费都要高很多(虽然至今我也没弄明白为什么要高这么多)因此各大学一哄而上,统统成立了艺术系,大一点的直接升为艺术学院。

          而在这里我要说的,是要狠狠的给这些参加艺术类考试的学生们浇一瓢冷水。首先,从自身来说。艺术是一个很特殊的专业,并不是用功学就一定能学好的,虽然后天的努力很重要,但是,先天的细胞也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接下来就是自己的兴趣。报考艺术类专业之前,要一定想明白,自己为什么报考?你真的喜欢吗?不要因为文化分数线低就加入进来,即便分数低但是还有艺术分数线在那里卡着呢,再即便那些唯利是图的大学大幅度扩招,在每年以30%以上的速度递增的考生面前,录取的也是少部分。当然,那些野鸡大学不算在内。如果你本来就对艺术专业不感兴趣而考了进来,那么四年的大学对你而言就是痛苦,而对你以后的职业影响也是很大的。千万不要指望我考进了艺术类专业我就是艺术家了。

         其次,从艺术类院校毕业并不意味着端着一个金饭碗。从数据就可以想一想,报考播音类专业的有9000多人,那么这一个省在那一年需不需要9000多个播音员?这么说有点不准确,就算是那一年的毕业生,能不能分到省台市台?那县城你又去不去?并且作为主持人要进电视台之类的部门,潜规则你受得了受不了(不过这不是今天要讨论的范围)?回到普通艺术类上,就拿美术专业说事儿,毕业了做什么?你是打算做 继续阅读

转身便是童年

          2007年的最后一天,我一直睡到午后才起床,拉开窗帘,发现外面的天空还是跟昨天一样蔚蓝,对面楼顶的红色鲜艳无比。我突然意识到,不能这样把一年最后的时光奉献在床上,应该出去走走。

         在这最后一天,我坐着公交车满无目的的闲逛,一圈下来,觉得透气透得差不多就下车走回家,晚上要改善一下。其实元旦要说过得也不轻松,工作还是压着一堆,我总想过一种无忧无虑的生活,没有工作,没有任务,脑子简简单单,看片的时候也不至于走神儿。

         其实昨天就不错,在拍摄老胡同的时候,我几乎忘记了那种种的繁杂,有年头的老街,活泼的孩子,这一切都隐藏在繁华的高楼背后,时空瞬间转变。给我感触最深的就是那些孩子,我的童年似乎也是这样子的,没有丰富的玩具,没有纷杂的课程,就是一群小伙伴在一个大院里捉迷藏,在一条老街上等待爆米花的烤制,那时候玩的都是自制的喷水枪,拿烟纸叠的三角,以至于现在我看到同学家的孩子满屋子的玩具就开始感慨。

         当我再一次走进这历史的胡同时,就走进了回忆,在苏州时,其实走进小巷子更加的容易,那里保护的意识很强,整个老城区要是寻找小巷子比任何事都容易,但是,那种历史是江南的,探寻老胡同,还得在黄河以北,石家庄剩下的不多了,以前在这个城市学画画的时候,就住在城中村里,一说都是“我们家有院子”,但是我也知道,在那种环境下的胡同里常住,也绝不是一种美妙的享受,而当我们从这种简陋中跳出来,就又开始赞叹这种沉淀,觉得这是传统,这是文化。但殊不知,即便是一种文化,也需要一个好的载体来展现,我觉得石家庄并没有站在这样的高度上,对于一个没有多少历史的城市来说,这确实很难。

         所以,在很多时候,我也只能自己去感叹,我喜欢的我就用我自己的力量去保存。不过我想,我可能也慢慢的脱离这些东西了,在拍照的时候就有些力不从心,找不到胡同的精髓了。我一直在想,要真去拍摄这些历史的沉淀,拿什么来做表述?景物和人物都占据什么样的地位?很早的时候我喜欢把人物放到苏州那种小巷子里面,让

继续阅读

音乐之死

         我喜欢的歌手很多,从早先的齐秦、李宗盛、许巍,到后来的陶喆、李健、苏打绿,等等,对于他们的一些歌我很敏感,有的当一听到一些音符,我就能想起听得最多的那个时段的一些场景,但是,我却没有一丁点儿的兴趣去关注他们音乐之外的新闻,经常上的一个音乐网站是北京音乐台的,当然,现在也可以叫它Tom音乐频道,但是,现在不那么上了,我觉得它已经变味道了,我最喜欢的音乐评论部分大幅缩水,而把主要的地盘让位于八卦,关心那个明星走光啊,那个歌手吸毒啊,当然,即使一些明星进了大牢,依然会有一些追随者捧臭鞋。

         我一直觉得,要把一个歌手搞臭,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拥有最广大的拥护者,或者,用当下流行的词就是粉丝,要看时间最疯狂的粉丝什么样,请参见百度贴吧,这里聚集了目前国内最疯狂的人群,当然,这里面有一些人是真心的喜欢着自己的偶像,清醒而理智,但是瑜不掩瑕,每个歌手名下总会有或多或少的狂热分子,他/她们的爱已经出位,正在间接的把自己的偶像推向深渊。我不清楚,一个靠花边新闻撑天下的歌手,能够红多久?实在不行了,就开始琢磨点歪的,故意走光,出位言论,滋事挑衅,是想尽一切办法让人们的视线聚向自己,其实,这倒是很像目前国内的手机采用电视直销,对于音乐行业来说这就是杀鸡取卵,试看目前的选秀明星,你能从中听得到什么?今天我说一句露骨的话,立刻被媒体放大,转换意思发表成文,接下来就被各大娱乐网媒转载;明天你换一个新的装束,媒体就发现了新大陆,争相报道。等真正要出音乐的时候,磨磨汲汲的拼凑一张专辑来应对商业市场,当然还有那些嗷嗷待哺的粉丝,出专辑还是不赚钱的,那什么赚钱?EP啊,有那么一两首歌就赶紧刻录翻录成光盘,再去印刷厂做个包装,这就开始上市抢钱。

         在音乐最红火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艺人们是一个什么态度?每个歌手个性鲜明,音乐态度诚恳真挚,早期每张唱片都是十二首歌,那时候似乎没有什么第一波主打,第二波主打之类的概念,沿着歌曲的顺序停下来,感觉就是一段音乐旅程,听得多了,都能形成惯性,以至于再多年之后,把歌曲凌乱的放到MP3里面,听完一首歌,顺着结束的旋律我都会走到原专辑应该接下去的那首曲调,当突然变成另外一首不相干的音乐时,我一下都反不过味儿来。那时候的音乐纯粹,更多的注重音乐本身,以及演唱技巧,一首歌听完,慢慢学会,都能扔掉歌词唱上一段,现在不行了,不知道是我记忆力没了,还是现在的歌太难,当哼着一样转圈的调调,看着屏幕上飞速流逝的绕嘴歌词,我竟然都跟不上节奏了。

         现在,每次去KTV唱歌,大家点唱的基本都是老歌,试想,我点一首《双节棍》,能唱好吗?小周在演唱会现场少了电子混音还唱不灵呢,更何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