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自身,抵制蠢货

好久没在这里写下文字了,这几个月来一般都是同步在Instagram上面的照片,看来博客记录生活的大潮流确实已经过去了,有一些年轻的转战微博或是Twitter,一些过了三十岁的,我琢磨着慢慢的被生活磨平了棱角,少了激情,或者说已被生活压得喘不上起来,谁还有心情在这个虚拟的空间上瞎折腾呢。

我琢磨着还是保留着这个博客,一是毕竟这么些年了,从2005年换了好几次域名空间的,断断续续的一直坚持下来,最然最近一两年没写什么有价值可以读的东西,但是弃之不舍;再有就是维持一个博客的成本也没多少,也就是域名和空间的费用,那就留着吧,虽然平时脑子里的想法碎片化,用Twitter对付就足够了,但是,总有一些话三言两语说不清楚,需要一个可以写篇文章的地方。

这两天火爆的很,各大城市狼烟四起,爱国热情爆棚,其实,以国内形势来说,这都是很反常的。不认识的人在砸车烧店,还有认识的人在各个渠道说明抵制日货,现在,一个周末过完,梳理了一下这两天各个消息源的反馈,算是基本弄清这是咋回事了。

首先说说那些暴力游行的,为了这个空间的安全,不说那么明白了,有网友根据在现场拍到的一些砸车人的照片,然后众网友根据容貌人肉搜索,最后找到了这个人是什么身份,令人惊讶,还有,很多爱国者行动整齐,都剃着小平头,20多岁,没脑,守纪律,下手狠,根据坐地铁排队买票及口音可以判定都是外地人,根据上诉特征这些主力爱国者都是什么身份呢,我愚钝,不知道。

这次全国大行动的本质我琢磨着就是神仙打架,这个级别的矛盾不是一般人能掺和的,屁民不明真相,瞎起哄呗 继续阅读

阿凡达

昨天上午去看了3D版的阿凡达,可惜这边没有iMax版,效果有所折扣,但是,即便普通3D也是相当可以的。本来是怕人多排队找不到好位置,影院又是24小时连轴转,打算看凌晨1点半的那场,无奈杨杨死活起不来,只好作罢改到了上午10点半。

到了影院果然名不虚传,虽然是工作日,但是人相当多,售票处和进场处都排起长队,我找捷径换好票就赶紧跑到入场口等着。我是很期待,不单单是因为阿凡达,我比较土,以前没有看过3D的电影,所以这次算是首次,不过首次就碰上阿凡达,眼光一下上去了,以后怎么看别的啊。也有一点不好,看别人说这次的3D技术是革新的,跟以前比好太多。这问题就来了,我都没看过别的,没对比,阿凡达是震撼,但是不对比就不知道这玩意高出来的那一截是咋回事。

然后是进场观看,剧情效果啥的就不说了,一搜一大把,就唠叨一些我的感想。首先,位置,IMAX版没看过不好说,网上大多数人说中间靠后一些会好,不然太靠前仰脖子看几层楼不是太理想。3D版的感觉3-6排比较好,靠前一些没关系,太靠后戴上眼镜看的时候应该会感觉你就坐在一个带有小窗户的密封舱里看外面的真实世界。左右里最好是靠中间的位置,有时买票的时候售票处会有屏幕显示座位位置。

3D中文字幕版的有一个坏处,就是字母是分层显示的,且有个别画面字幕不在一个位置,会上下游离,可能为了照顾立体场景的缘故,但是,结果就是英语不好的我就得是瞳孔不断重新对焦寻找字幕,又怕因为看字幕而落下一些好看的特效,真是累人。看来,当年要是学好英语真没害处,再加上目前的网络环境,英文真是一个有用的工具啊。其实,现在回想起来,中文字幕也不用那么仔细看,其实光听听对白也是能够看懂的。

我没有感觉到电影长度,唯一感觉就是“啊?怎么结束了?”片子的音乐也是一个很大亮点,期待原声带。

电影散场,出来后已是下午1点多,门口聚集了比上午我入场时多几倍的人。影院除了3D厅24小时循环播放阿凡达,其余几个厅也是从早至晚播放阿凡达,仅余一两个厅放国内的几个电影,据说没人看。

我就琢磨,《三枪》12月11日上映,《阿凡达》全球12月17日上映,国内有广电总局护犊子,硬把阿凡达拖到1月2号后来还是害怕又给推到1月4号才上映,不然,在三枪上映一个礼拜后就直播阿凡达,我觉得会是一件比较大快人心的事。我看过一点三枪的预告片,包括网易上有断断续续的十几分钟的桥段,我就目光呆滞的盯着屏幕,怎么也没看出笑点在哪里,或许,这部片子本身就是一个笑话吧。出来这样的片子,我不会骂张艺谋有多烂,我觉得,张艺谋本身没有问题,而是这个市场有问题,或者问题出在他的团队他的幕后支持者身上。

中国目前对多的片子是小成本生活片,主旋律片,古装武打片,大致也就这些。缺少的是灾难片和科幻片,早前说周星驰要出科幻片,等长江七号出来大跌眼镜,不知道这玩意是从技术上还是从意识上哪点能打动人心。至于灾难片,在剧场好像是看《画皮》的时候放过一个《超强台风》的预告片,第一秒我还以为是《水啸雾都》呢,后来一看国产的,心里不免觉得可以嘛,终于有人拍灾难片了。后来从电脑下来一看差点吐了,先不说拙劣的特效技术,单一个中心思想就把我恶心透了。今年似乎在电脑上还看了一点儿关于地震的片子,主旋律的,特效也是属于幼儿园级别的那种,看了一个开头就删了。不知道明年 继续阅读

你跑不掉

这个博客建于2007年1月,后来又导入了2005年后在blodcn的一些老流水,从最开始的PJblog程序,到07年9月转到了WP程序,除去删除的和被删除的一些文章,零零散散也有近500篇了。在08年末09年初,这个博客差点就荒芜了,忙,后来到了09年的8月份,换到了现在的Pianjan.com域名,算是又重新开了张。

本来,重新再开始,我不打算再写一些愤怒的文章,觉得瞎愤怒也没啥意思,咱水平不高,愤怒不到点子上,还不如归于专业,写一些有用的东西。但是,你不关心他,他就关心你。

早前一段时间,大飞热心肠从自己的服务器上割地给我一块空间,绑定了Pianjan的二级域名做为专门存放图片之用,几个月来,又稳定速度又快,我在这块空间里存放了几十张我拍摄的一些风光旅游照片。但是目前,这个美好的事情结束了。我的域名空间均在自由国度,无需备案,但是绑定了国内空间做图库的二级域名却没有逃掉,在新一轮的垂直打击中,大飞接到通知,这块空间要么备案要么关掉,否则就关服务器。让我去备案?我宁可关了它!真是枉费了大飞的一片好心。

一个放了几十张苏州风光摄影图片的空间,就这样因为非法而被关掉了。

这两天搬了家,重新装了一份宽带,会不会过两天真就变成局域网呢?

莫要逼良为娼

现在天天闲赋在家,再重新开始工作的这段日子,可以思考,可以准备,不过总的来说,还是空闲没事做。于是,又想起了一个小职业–威客。2007年初我写过一篇文章,我不是威客,痛斥了一下这种新兴的事物。现在,我也闲在家了,暂时没有稳定收入来源了,但我的态度依然不变,我依然痛恨这个行子。

既然痛恨,那就肯定带着批判的眼光看过这类网站,记得前几年,CCAV报道过一个叫K68的网站,后来我去那上面看了看,确实挺火,千万任务中犹以设计类的为多,后来,又有猪八戒任务中国等网站如雨后狗尿材一般的冒出来。其实,威客就是以智慧换取报酬的工种,所谓“智慧”,来到中国总归会变了味,而设计又是伪智慧里最容易攫取钱财的一种,所以,每个威客网站都是一群手贱“设计师”狂欢的圣台。

我不明白那一大帮雇主在查看网站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自己的真金白银撒下去了,甭管多少吧,一百也是钱啊,好歹画着一个粉红色大脑袋呢,这一把下去,勾搭过来的未必就是心仪可人儿,放眼一看,满目的惨不忍睹。雇主啥样的感受我不知道,也无从理解,至少我是这么看的。一个标志设计任务下达,标价低廉还好,如果超过300,好家伙,整个页面就像油锅里滴水一样炸开了,人人竞相收藏页面,N多人提交作品,N的平方人次参加竞标,好不热闹。那些提交的作品,怎么说呢,真是没法看,要不我一开始探寻雇主参阅时的心情呢,是欣赏的津津有味,还是郁闷的哭笑不得?都有估计,津津有味的肯定有,既然来威客网发布任务,就说明有的雇主还是对这里的作品喜闻乐见的;哭笑不得的也有,毕竟人的层次不一样,都那么高的得欣赏力不符合我国钱多人傻的特色,太低的水准也有违仨代表的指导思想。

我要说的是,那些做的乱七八糟的朋友,你费这个劲干什么,陪伪太子读书就那么有意思?那些做的人模狗样的朋友,你不觉得在一摊稀屎里面做一个有高度的屎橛儿并非是一件骄傲的事啊?

我见过一个设计师威客,人家还真拿到过佣金,小两千呢,嗯,这是参加了400多次投标后中标两次等到的报酬。我还见过一个设计师,我琢磨着这个确实是设计师,从他多次提交的作品和作品下方留下的水印可以看得出,这是一个职业的,东西嘛,在那帮陪客的衬托下确实熠熠生辉,也确实中标拿到过千把块的报酬,但更多的是一堆还不错的流标品,还要和另外一帮中标不中标的“设计师”就抄袭和借鉴开骂嘴仗。

何苦呢?有本事的干嘛这样作践自己,用200%的付出或者更多去求那1%或者更少的回报?那些来混着玩的,有那时间和精力干点啥不行?

做威客网站倒是不错,稳赚不赔,一个Case就提20%,某网站标题栏标明目前任务总额两千四百多万元,百分之二十是多少?近五百万啊!这得让那些刨食吃的设计师多眼红啊。国内如此规模的网站可不只一家,有的网站还说经媒体报道,网站火爆,现在服务器都不够用了,言意之下就是,傻大粗的客户,你们快来吧,我们这里有大批精壮的Design农民工,吃得少,做得好!

言归正传,其实目前国内设计行当本来就不是那么景气,行内的朋友都说业务难找,价钱难要,谁都知道,长久下去,设计界也就没啥盼头了,真要那样,对于设计进步发展不是一件好事情,国内的产品,宣传品本来就土的掉渣,设计师真要是没了动力,没了精力去钻研这些,而都疲于奔命去搞一些不知道有没有的蝇头小利,那还何谈设计的进步?每个设计师都会抱怨目前的环境不好,抱怨客户的审美太差,君不见当前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