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必需品

最近碰到两个客户,一个确实属于小客户,街边店,想做做宣传单页,一开始给我描述,说她的要求有多高多高,对于宣传品的创意和品质都有着非同一般的追求,当她说出自己的一丝不苟之后不禁让我肃然起敬,因为在我的印象中,一个这样小店的店主主动对设计提出了要求,这是很难得的,不过,在我了解她的意图并对其报价之后,她脸上的惊讶表情异常夸张,原来在她的概念里设计这个工作是存在于印刷厂里的,并且是无视的,她需要做的就是坐在印刷厂的小设计身后指指点点,然后定稿印刷,从某种角度来讲,她自己就是设计师。所以,当在我这里听到设计费甚至比印刷费用都要高的时候,她很气愤。

还有一个客户,这个就算是传统意义上的商业企业了,因为它有一定规模,并且很是需要广告设计。不过,在我接触的第一次,其负责人就明确的提出,他们还从来没有为设计付过钱。我不禁一惊,因为我见到他们办公室里那些看起来很不上档次的宣传页和包装之后,我想当然的就以为他们找我就是想花钱好好包装一下,但是“从没有为设计付过钱”的论断蹦出来后,我明白了那些宣传品包装为什么那么土了。但是鉴于这个客户的规模不同于上面那个个体店主,我还是试图去转变一下他的观念,但是他很有一套理论,他自信的说,他们的宣传品,包装是由深圳的印刷厂来免费设计并制作的,然后那边给寄过来,至于宣传品,是在本地这边的一个朋友,好像是某某设计协会的会长什么的给设计的,属于朋友免费帮忙,我不知道我要是给他说体制内的设计都是老掉牙的垃圾他能否理解,但是从这位客户自信的神情来看,我觉得这个合作没有必要再做下去,最后,找了一个价格原因给推掉了。

就石家庄这样的城市,其实是很需要设计的,每次我看到粗制滥造的一些宣传单,能让人笑掉牙的企业标志,以及那些跟不上时代美感的产品包装,就总觉得这些宣传品的主人们没有责任心,一个企业,一个产品,一些服务,其实就是这些老板们的立身根本(国有企业政府机关咱这里不说,单说这些私有制的老板们),那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设计一下呢?其实无非两种人,第一是没概念的,不知道设计是什么,想印画册了就直接找印刷厂,说了要求提供素材后就基本甩手不管了,然后印刷厂组织设计来排好版然后经确认就印刷,出来后起码这就是一册子,能用了。至于设计精致不精致,对不起,没概念;第二种人是舍不得在设计上花钱,他们致死都接受不了设计费高于制作费这种概念,总觉得印厂实实在在的投入纸,投入墨,一帮工人在那里干活才是成本,职业设计师没日夜的伏于电脑前设计没有什么大价值,脑子里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不就是一点电钱嘛,舍不得在这上面投入。两种人,一种客观糊涂,一种主观糊涂,对于设计师来说,要么全部放弃,要么采取不同方式来争取。

对于那种不懂设计没概念的,其实倒还好说,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通俗一点儿就是培训一下,使客户懂得精心包装自己对于自己的事业发展是有很大利处的,客户就有可能由不懂专业包装的变成主动包装自己的,客户发展壮大了自己,设计师可以赚取利润,若如此,善莫大焉。

对于那些抵触靠脑子里看不见摸不着的智慧挣钱的客户,其实我也很头疼,我不想干净利落的放弃,那样是简单,但远不如让这类客户心服口服的购买自己的设计有成就感。有时,杨杨会说我,你那样的为他着想,他还不知道得了怎样的好处,何苦呢。是啊,何苦呢?但是我真的想能经过我手后变得漂亮的宣传品越来越多,石家庄不是一个
继续阅读

差不多就行了

仿佛是一月一次的博客时间又来了。现在的我天天喊着忙,其实那不代表着活儿多,而是客户催得太紧,连着搞了几个通宵,现在时间都错乱了,昨晚上10点就睡下了,这不半夜两点就睡不着爬起来,看,就是每天四小时睡眠的命。

这些天在和客户沟通价格的时候,会碰到价格期许落差很大的情况,客户总是希望我把价格压得再低一些,缘由自己预算不够,有些时候我也很无奈,案子油水不大我就不接了,说实在的,我还到不了那个派头,自己做刚起步,只要不是太过分的价格,一般我还是会拿下的,只不过,这是特殊的服务行业,真要是在价格上委屈了设计师,其实,双方都得不到太好的结果。举个例子,你在商贸市场买衣服,一件大褂摆在那里,要价300,你最后砍成30直接拿走一点都不带心虚的,毕竟拿的就是你看到的那件衣裳,就算落差很大质量不佳那也是你最初看到的那个东西不会有什么质量落差;相对应的,你家里搞装修,包工头报价10万还包工料,你愣生生的砍成了1万,包工头“忍痛”答应后,你会踏实吗?1万的活还包工料的装修,住进去就不怕劣质吊顶塌下来?平面设计其实也一样,我报价很少漫天狂要,一个实在价如果真被砍去一半,我的心情肯定不如全价的爽,那在出活儿时必然不像最初时的那种倾入,如此下来,对于我,对于客户都是一种损失,当然,我也会控制价钱的一个幅度,以免真的伤害到双方对作品的那种热情,毕竟,一个优质的活儿出来,对有责任的客户说是宝贝,对我说那就是可以代表的作品。

借尸还魂

yang做设计师这么多年,思来想去最头疼的一件事还应是作品被人剽去而没有任何报酬。最近这两年,很少碰到,不过不代表着没有,前两天逛超市的时候就碰见了一件商品,外包装正式用的我的方案。但当时这个案子是属于丢失的一个单子。

那还是2007年6月,接到一个做羊肉片的企业的案子,属于策划和平面设计整体打包的活儿,我负责平面设计也就是产品包装这一块儿,而这也是头阵,包装设计得好,下面的策划才会接着做,不然,整个活儿就拉倒了。当时用了几天工夫做出来几个方案(右边的图片就是其中之一,也是主要的方案),后来约客户前来提案, 提案那天的具体情况我基本上也忘记了,设计上应该是挺满意,但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这个活儿最后还是没成,客户说不做了。这事儿后来我也就忘记了。

现在再看这个作品,稀松平常,属于半成品,还有很多可以深入的细节。而这个案子的文件也就沉在硬盘深处,几乎都没有翻起过。这次找它费了半天周折,才在一个备份的移动硬盘上找到。

 

177715576 几天前逛超市,突然我就发现了一款羊肉片,就是左边这个图,图我是在阿里巴巴找到的,他们的一个网上销售点。目前看到的这款产品的制造商就是两年多前的那个客户,而产品包装,可以这么说,95%以上的和我所设计的样子一样。他们只是把背景元素啥的逆时针90度横了过来,然后把字也横着排放了。至于那些设计元素,则基本上原样拿来使用。对于此,我很愤怒,也很无奈。我在超市看到的产品不是这一款,那一款和我设计的样式也有80%的雷同,而我在网上找到的这张图片我还没有见过实物。我倒真想看一看实物那些设计元素的细节,比如字体,羊形象什么的。

在我的印象里,我可能就这个活儿给他们发过Email,里面包含这张作品的小样图,仅仅是小样,无法印刷的JPG文件。但是,目前展现在我面前的却实实在在的是一个冷冻的羊肉片,卖十几块钱。

我刚才说想看看实物上面的那些细节,就是想知道他们是采用的我的源文件还是找人再描摹的。因此,出现这样的事情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他们收到小样图后就跟我们表示取消合作,然后拿着这个设计好的小样图去找另外的设计师,让他按照这个样子重新描摹成可以印刷的矢量源文件,这样,他们就只需要支付给第二个设计师少量的手工费用,而不用支付给我设计费;第二种可能,如果他们的产品包装细节和我的设计源文件一致的话,那就是我这边出了内鬼,私下把源文件提供给客户赚取好处费,而客户拿到东西就逃之夭夭。

不管哪一种,结果只有一样,我没有收到任何报酬,而我设计的东西现在已经摆在市面上销售了。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这个卖羊肉片的客户竟然还把这个包装申请了专利。

我还能说什么?

这种事儿还真是防不胜防,在很多时候,给客户提案,大多时候客户都会提出把提案的PPT或者预览的JPG文件带回去,理由是拿回去给领导看看。对于这种要求即便设计师上门给领导提案也不好使,客户方会以领导今天不在或者留下文件我们再开会研究一下。设计师总不能说不行,你们什么时候开会研究我再过来吧,这样的话客户会很难堪。

我看见过自己也经历过把小样图给客户发过去然后就没有下文的事情,这个卖羊肉的是被我发现了,没有发现的我不知道 继续阅读

设计的悲哀

      昨晚上广州2010年的亚运会吉祥物发布了,半夜从医院回来也忘记了这岔儿,其实压根也没有抱太多希望,连标志都被人状告为抄袭,现在的吉祥物就更不想多说什么了。

    今天早上,当五个幼稚的羊蹦出来的时候,我感觉到很无奈,第一感觉,怎么又是五个?看来广州亚组委感受到五个福娃带来的巨大商机。不过,肯定会有爱国者跳出来,指责我不知道广州“五羊衔谷”的传说。只是我想,假若某年南京取得了某运会的主办权,设计吉祥物的时候突然想起了百万雄师过大江……

    其实真的没必要在数字上可丁可卯,那样太儿科了,真的绞尽乳汁的想一想,从质量上而不是从数量上提高,一个精品远胜过五个庸品。当然这就不代表着出一个的就是精品,上海世博会那“没有蛀牙”的形象代言,就让佳洁士和杰士邦很开心,这两种产品都能找到同一个形象代言,也真是绝了。

     嘴里一跑火车就远,再回到广州这里来,就这几个吉祥物的名字,分别取名阿祥、阿和、阿如、阿意、乐羊羊,一连起来就成了“祥和如意乐洋洋”,还嘴硬说没有受北京的影响,是不是叫广广,舟舟,涣涣,莹莹,霓霓才叫抄袭北京啊?从北京盼盼开始,近二十年来,中国的吉祥物命名始终跳不出叠名的怪圈,总是打着民俗的旗号来恶心受众。在多年前还没有涉及这个圈子的时候,也没觉得什么,不好看不好听也就罢了,毕竟影响不了自己什么,而现在,自己也迈进了设计这个圈子,接触客户也就是甲方多了,也就明白了为什么中国大陆屡次中标一些怪异的标志和吉祥物了。

      对于一件设计作品,往往有很多专业的设计师投入其中进行创作,但最后拍板定稿的那个人永远都是一个大外行,甚至是一个土老冒,土老冒的审美和设计师是不一样的,所以,最终结果往往让遭受百般蹂躏的设计师哭笑不得。记得有段时间我给一家娱乐城做户外公交站牌的广告,本来开始我做了一组还不错的稿子,同行评价颇高,按照惯例在广告的右下角用小字标明了平面设计的出品人,后来稿子递交了甲方,回复意见是推到重来,并 继续阅读

中行回忆录

     眼看着九月就要过去,眼看着伟大的十月就要到来,眼看着已经百分之百团结胜利的大会就要召开,我很激动,激动的有点语无伦次,本来觉得马上就要召开民主的大会了,这是参政议政的好机会啊,可以针对档下的某些丑恶现象、混乱情况做出一些意见性的看法,但是,管事的手一挥:你丫闭嘴!然后很多交流的论坛,博客就歇菜了,现在小声问一下,信访局还开着门了呗?那可是一个纯种的交互性组织,24K的。

     不说政治了,我怕不和谐,还是总结一下自己吧。

     九月依旧过得平淡,如果博客搬家也算是一件大事的话那就算是它了。还是说一说工作吧,好几个人都在问我跟中行有什么仇,以至于接三连四的讽刺中行,这不是不能说的秘密,那就细细的说一说,现在事情过去了,说说也就舒服了。

     事情是这样的,公司接了中行A支行的活动策划,由藏谷承办,按理说这是一个大客户,是个又赚钱又露脸的活儿。但是一开始就遇到了障碍,做出去的设计和活动方案均受挫,这是很不常见的事情,接到客户的反馈后没办法,只能返工闷头苦做,而其中的设计呢,直接被毙掉,这中行A支行负责组织这次活动的某女就把请柬的设计交由北京的B公司来设计,我有点蒙头,做设计几年了,还没混到这份上呢。补充一句,从开始接这个活,到提交制作成品,一共是三天时间,相当紧张的工作周期。隔了一天,北京B公司传过来设计的请柬稿,我一看呆了,围绕中秋氛围的请柬被做的跟一个存折似的,没有任何主题特征,据说,当时北京B公司看了我的设计稿后大放厥词,说这中秋请柬怎么能用黄红色呢,换成蓝黑色吧,这意见连中行都有点措手不及。后来他传过来的稿子确实让我意外了,虽然没用他那高雅的蓝黑色,但是设计成异形就够人忙活了,几乎没有制作时间了,竟然还要异形,作为一个设计师,应该知道异形裁切需要制版,光制版的时间就需要1天多,肯定会耽误事儿,但是,被中行A支行某女频频提及的B公司竟然如此幼稚,更为可笑的是A支行某女还要坚持B公司的稿件,制作异形贺卡。由于这个请柬还被设计了异形信封,所以制作难度更加大,由于B公司做的最终稿件还只是一个草图,没有加出血,没有完善颜色模式,等我弄完这一切善后工作,就匆匆忙赶到印刷的地方,连夜制作。当时就信封的问题曾和某女沟通过,她给出的意见是信封大一些,好装,大个1厘米也没关系。

     东西在夜里的时候都印刷完毕,我带回来,因为是异形无法裁切,所以只能带回来手工裁剪,大家都还没走,就开始了一个个的制作,后来某女也赶过来,说是不放心。后来她看着我们一个个的把这些请柬和信封裁剪粘贴完毕,验收的时候给出了意见:信封太大,已经超过里面的请柬快1厘米了,你们重新制作吧。

     这就意味着我们辛辛苦苦裁切,一个一个拿双面胶粘的信封就废了。

     后来,某女还否掉了她已经确定的请柬夹页,说是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