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游记(上篇)额济纳胡杨之旅

觉得再不写这次旅行的游记,很多细节我都记不起来了。

去年夏天时开始谋划这次行程,实际出行是在10月15日,到月底结束,基本是半个月。因为这次去的几个地方都是第一次去,且其中两个并不是热门的旅游区,甚至可以说是不毛之地,所以还是仔细的做了准备,包括行程规划和物品准备。

物品准备这块以我自己为例,给大家做个参考:

衣物:冲锋衣、薄羽绒、衬衫x2、秋裤、魔术围巾、墨镜、徒步鞋、裤子、帽子等;

生活物品:保鲜袋、手套、水杯、毛巾、牙刷牙膏盒、绳子;

药品:创可贴、退烧药、感冒药、牛黄解毒片;

电子工具:手机x2、数据线x5、充电器、充电宝;

拍摄工具:相机x2、电池x5、充电器x2、存储卡x4、三脚架、云台、读卡器;

生产力工具:笔记本、电源、鼠标、U盘、移动硬盘、插线板;

重要物品:身份证、驾驶证、银行卡、钱包。

半个月行程下来,带去的东西除了绳子、U盘、读卡器(笔记本自带了)、牛黄解毒没有用到,剩下的全部都用到了,没用到不代表着没用处,只不过没遇到相关场景,在实际拍摄中,其实三脚架用到的不多,主要是太沉了,只在内蒙第一天带出去,后来统统放到宾馆,这个吧,就看拍什么题材了,用不用脚架自己把握,要是拍星轨的话还是带着吧。

这次的旅行记录就分为上中下三篇,分别是内蒙额济纳篇、南疆轮台篇、北疆木垒篇。

(上篇)额济纳胡杨林

随着出发日程的临近,这次旅行的三个人,我、郑老师和温老师不断的交换着时间计划,在临近出发时,郑老师的时间终于挤出来可以按照计划出发,但是温老师因为学校事情临时有变,只能参与三个目的地之一的南疆,所以,内蒙和北疆只有我和郑老师两人。

10月15日上午,我在石家庄机场飞呼和浩特,前一天晚上从苏州赶到上海的郑老师从虹桥机场飞呼和浩特,在中午时分间隔一个多小时分别到达汇合,算是正式开始了这次难得的旅行。

在还未出发前的一个礼拜,其实已经把这次旅行的每一天行程都排好了,一些可以确定的旅馆和机票车票等也都订下,所以,基本上每天可以按部就班的来进行,现在看来,基本上百分百的执行了预定的规划,跟行程有出入的也是提前做好了矿量。

在机场会合后直接打车去呼市火车站取票,存行李。然后按照计划,下午的时间要么去内蒙古博物院,要么去伊斯兰风情街,据网上说后者并非典型景点,只不过有一些伊斯兰建筑,但是街边基本都是卖五金材料的,所以还是去博物院吧。

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所以即便是逛博物院也是走马观花,不过典型的蒙族特色,加上硬件不错,所以感受还是挺好,在国内博物馆排名里面,内蒙古博物院还是相对靠前的,排名第17位,在它之前的,上海博物馆排第一,之后的一些如南京博物院、故宫博物院、山西博物院、苏州博物馆等都去过了,现在倒是非常想去陕西历史博物馆,说远了,拉回来继续说旅行。

傍晚回到呼市火车站,等待下午6点多发车到额济纳的夕发朝至火车。其实一开始计划并不是这样,计划先是到嘉峪关集合,然后租车自驾经酒泉和东风镇到额济纳,但是在行程制定中得知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要在17日发射神舟11号,据说会提前封路,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改成了 继续阅读

三百公里奔袭衡水湖

其实这次记叙的骑行衡水湖的事儿发生在6月底的一天,当时回来后彻底累屁了,第二天歇了一天才缓过劲儿来,写博客这事儿没有趁热打铁也就搁置了。但是,这次的骑行经历又是非常特别的,虽然景色一般般,但是我琢磨着也很有写头,就再翻出来整理一番。

早上5点的时候已经在石家庄东开发区了。

先说一下此次行程的路线,从石家庄出发,过开发区,走307国道,藁城市,晋州市,辛集市,然后向南拐向392省道衡井线,经前磨头镇,到达衡水市;下午衡水湖区,然后向南到冀州市,沿393省道往西,到宁晋县后拐向西北,沿308国道经赵县,栾城县后回到石家庄市区,这一圈下来里程表数是302公里,是我骑行这些年以来的单日最大值。

在这之前我只在网上看到有过一人在单日完成了这条线路,很是辛苦,由此,头天晚上早早睡下,凌晨4点的时候我就得起来了,把需要带的东西装好,在黑暗的夜里悄无声息的溜出了小区,在街边的便利店买了一罐红牛,据说这玩意儿在乏力的时候可以补充体力,从来没喝过,但是为了心里有些安慰还是买了一罐。穿过石家庄东开发区的时候是5点左右,天色开始亮了起来 继续阅读

再次翻越了骑者岭

在石家庄有一个流传的骑行等级,小学毕业是骑过土地庙,骑过铁过门被称作中学毕业,大学毕业则是征服骑者岭。记得第一次骑土地庙的时候很吃力,但是后来跟玩似的丝毫没感觉,铁过门在骑过几次后也不当回事了,骑者岭则一直保持着它的威严。

看下图,远处最高峰就是骑者岭路的终点。

第一次去骑者岭是近年5月初的时候,那个时候就是抱着拿下“骑行学历三连跳”的目的去的,在网上看过挺多关于骑行骑者岭的,也做好了物质(食物补给)和心理的准备,当时好友几个沿着手机地图奔袭60公里到达骑者岭下,按部就班的吃东西、合影,做好一切准备开始登峰,但是,在第一个坡就崩溃了–也太陡了。最终,整个过程我顶多骑了1/4或者1/3,剩下的都是推上去的。当时心情崩溃的表态这辈子不来了,但是心里还是憋着这股劲儿,于是,在10月底,我又 继续阅读

再次骑行石家庄石头村(多图)

9月,一个月内,这是第三次走这条路了,只因为路况超好,风景超好,这第三次,我带上了单反相机,一定要把这条路和石头村记录下来。

还是从头说起吧,先说一下详细的路线,从石家庄槐安路西二环出发向西,沿着山前大道到达岭底村路口右拐,向西上坡,应该是4公里破路吧,翻过垭口到达苗峪,一路下坡,过金柱、吴家窑,一直来到南良都井陉收费站处,沿着收费站右边的小路往南,穿过高速地道,在东水村外的三岔口掉头,向右下坡,然后就开始最痛快的这段小路,过南高家庄、大沟,在马峪时终止这段痛快的山间路,在马屿村口向左掉头,一直到202省道后向左去秀林方向,一直沿着202省道到西柏山后右转,上陡坡,翻过大山后到达狼窝村,翻过第二座山坡后沿着路标很快就能到石头村。

早上在岭底西边的山坡上拍摄下面的景色,清晨,薄雾,一天的好心情。

翻过垭口后有一个加油站,一般都会在这里休息一下,毕竟也是一个4公里的之字形大坡,需要一定消耗。上图是加油站西边的庄稼地。从这里下去,骑行者们一路狂奔,基本上以30公里的均速一口气骑到井陉收费站,然后稍事休息,往东水进发 继续阅读

看图说话(1)

再用了一段巴巴变相册后,还是疏远了,第一觉得麻烦,第二有了大飞给的一个国内空间,没必要再拿巴巴变做图床了。不在那里发照片,那就还在这块自留地上时不时的放一些照片,以看图说话的形式,记录生活。

1、黄浦江&外滩

这是在过江的轮渡上拍下的一张照片。上海去过很多次了,但是浦东只去过两次,两次都是坐轮渡,其实轮渡很便宜,00年左右的时候轮渡比较简单,就是一个大平板,行人自行车都能上,票价是5毛钱,今年坐的时候票价涨到了两块,但是也由原来的开放式大平板升级成了带空调的大客轮。我曾经听说过有游客在外滩要去对面但是找不到渡轮,就在南京路这块的外滩边上坐的游轮,好几十块钱。其实,从南京路顺着外滩一直往南,过了延安东路高架这边,然后下外滩台阶,这里是有轮渡码头的。

当时我在船上一阵狂拍,这是瞄着外滩的一张,我觉得在渡轮上汽笛声响起的时候,黄浦江对面的外滩才最有感觉。这次去的时候外滩也搞“大变样”呢,为了迎接大批外国人的到来,把外滩的马路掀了个底朝天,害得我外滩上的建筑我一个都没拍。没法拍,要么都裹得严严实实的,没裹着的前面都是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