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糟糟,愤怒的人

开始准备了,目标一旦确立,就好像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年内去西藏就是一个目标,君肃说先从坝上穿过到内蒙比较现实,我想也是,自己的体质目前来说不能不算是个问题,也不知道这是今年第几次发烧了,很是苦恼,从03年夏天开始的那一次发烧,后来这种病就如影相随,上周一到市医院去看了看,说没有什么病根,也算解除了一块石头,看来实质还是要锻炼身体。

要说最近最恼火的,莫过于家里上不了网,这样,晚上我直接就没什么活动了,以至于周六晚上从9点开始,到凌晨4点多,我一口气重新看完了《别了,温哥华》,这是第三次看了,我不是一个爱看电视剧的人,对于一些电视剧却挡不住诱惑,是拍得好吗?非也,或许是触动了一些想法吧。

小崔真的就走了,上海真是个好地方,它网罗了我很多的朋友,帮凶还有北京,那也不是一个善意的主儿,它吸引的我也快了。其实,老早就叫嚣着离开这个“渐渐发展起来的”城市,是时机未到?天天看着燕赵晚(都市)报,本埠的利好新闻扑面而来,发都发不完,一片大好形势,看得我都心虚,背后是什么?浮夸的人性、颓疲的经济,都是我所无法再忍受的。

我不是悲观的人,我没有叵测的心机,一些事情,我只接受一次,也谢谢吧,看清了一些人。

说些正事吧,做活儿压力还是有的,直面的网通,莫非一定要从正面和晏均过招?这是一个绝对的挑战,从能力我不惧,但是那厮的名气却是很压人的,要不要想歪招?关键歪招我也不知道怎么想。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