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头烂额之处见光明

这两天下载了海岩的老片子《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几年前才开始看海岩的书,剧集,这本《一场风花雪月的事》也在两年前就看过,但是这个电视片却在十几年前就拍摄了,那时还小,不懂得“风花雪月”。再说句题外话,不知道小马同志还在不在市局,是不是也是一个威风凛凛的女刑警呢?
其实,这连续几天忙得很,不过也解决了很多事,在上个礼拜跟老妹通电话的时候我还焦头烂额呢,一个周末的沉淀,很多事迎刃而解,合众人寿似乎要摆平了,这是件不小的事,中国药都的案子也有了实质性的进展,两个字,拿下!至于果维康可就要多方面下手了,我希望不要落在我这里。至于头疼的慢摇吧,我想应该不是问题,周末再去体验一下,希望这次不要震聋我的耳朵。
大事是接待了小崔,呵呵。真得很久没见了,同学中,总有几个关系很默契的,先鄙视一下亮子那厮,该回来不回来,我想在苏州肯定没干好事,天天装纯洁,实际一肚子小坏水儿!
周五晚上在渝乡辣婆婆腐败的,席间言谈,有如回到一年多前的苏州,一样的人,不一样的地方,大家都开始了奋斗,也好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