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头脑昏

深夜之时能够干什么?很早以前,具体说就是在上高中的时候我就号称失眠,那时一说自己失眠好像自己多成熟似的,但是,这十几年过去了,我真的不明白自己是不是失眠了,几乎每晚都在12点之后睡去,在有的时候(比如第二天有重要的事情),我甚至夜不能寐,眼睁睁的看着窗外的天空从黑到深蓝再到蓝白色。其实,最痛苦的时候是再睁开眼的那个朦胧状态,那时能多睡5分钟都是好的。
对于失眠,我想是不是我想的事情太多了,特殊的情况导致我需要面对的比别人难出好多,有时候我真的想低头了,我想以前我真的失去了很多,并且永远无法弥补,痛苦或许会伴随我一生,不过,我并不是一个悲观的人,我在夹缝中总想着再靠自己去闯出一片天。我从来不相信神灵,不相信星座,不相信血型,但是,有时候种种的压力使我无法再坦然地去面对,我也开始去寻求一种寄托,一种缓解。

唉,说着说着,感伤起来,这么痛恨唧唧歪歪的人也会多愁善感,呵呵,我吐一口先……

昨晚钱隆一趟可能终结了我这一生的KTV之路。从傍晚小代去楼下肯德基买吃的的时候,我就有种不太情愿的感觉,果不其然,在还没出公司门的时候,我已经开始了轻微的头痛,待真正坐到那中包房里的时候,炼狱生活开始了。君肃其实是很好的,难受的是另外一个哥们,在这之前,我除了小吴之外还没见过这么回跑调的孩子,我和君肃使出吃奶的劲来跟他合唱,但是任凭我们怎么喊都没有把他的歪调拽回来,倒是最后我们俩一头汗,嗓子也挂了。夜里送那厮回去,又是绕了半个石家庄,等我快到家时,头疼欲裂,还有点晕车,直干哕……

看来以后玩也要小心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