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埃落定

总是在潜意识中觉得自己还和苏州有着某种不断地联系,是那种舍不弃的留
恋,还是一种不愿放手的期盼?在梦中,不止一次回到那些白墙黑瓦的小巷,那
些渐渐隐入历史尘埃的吴侬软语……

在今天我收到户口迁移证的时候,我知道,我已经和姑苏没有了任何关系。

挺失落的,一个第二故乡的结束。

户口的事牵扯了太多的精力,由于我的户口保存期限已过,所以,必须先迁
回原籍,然后再调到这边来,落户地大体确定,槐底,当我在电梯里把这个地点
报给小郑时,他发出了不亚于黄健翔式的疯狂,迁入槐底,不亚于迁入华西村,
那就意味着每年的股份分红就能养活人到滋润,他滔滔不绝,把电梯里旁听的他
人的羡慕心彻底俘获,在他意犹未尽之时,我说:我只是落在槐底派出所,没有
落在槐底村。众人:切!

尘埃落定》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