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中午醒来百无聊赖,眼都不愿睁开,正在强行做完刚才未完成的白日梦之时,电话响了,又是饭局。我承认我的饭局不多,但是仅有的几个也基本被我推掉,原因不外乎那么几个,一,实在受不了被人强行拉去灌,还得人模狗样的说一些不着调的话;二,喝酒不是长项,有时候喝多出丑的确不雅,有时候见别人喝多更是闹心;三,老是那么几个傻老爷们,连个新鲜的雌性血液都没有…… 鉴于此,长久以来的饭局老是我在缺席,也实属无奈。
有点跑远,赶紧回来闭上眼接着编那白日梦,却怎么也没有了灵感。下午无论如何不能再憋屈在小破屋内,得走出去,没事走两步,琢磨着去图批吧,好久没有冒充文化人了。其实去图批我还是有很大的顾虑的,那破地儿要多远有多远,骑车累垮腿,于是盯着天花板开始琢磨,要不还是找人聚聚吧,一个人老是这么落单就连人话也说不利索了,电话先打给刘妹妹,得来信息她要去图批,你说这事闹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