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与乱

在上大学的时候,我特别羡慕那些慢慢碌碌的同学们,羡慕他们每天匆匆忙忙的身影,永远活的是那么的充实,而我,那时候基本都是晃晃悠悠,没干过几件正事,当然,正是这样,我可以堂而皇之的抽出一些时间莅临一下图书馆,展览厅之类的文化场所,大学之前,是比较忙碌的时期,敢闯敢做,上了一所NB大学,整个人松懈下来,有点畏手畏脚了,后来毕了业,万恶的新社会把人逼到悬崖旁边,没办法,硬着头皮又开始了硬冲硬撞,到现在基本又恢复到了以前的劲头。
现在工作的时候,我特别羡慕像亮子憨憨那样还待在学校里的同学们,羡慕他们每天悠闲的身影(当然,亮子会不承认,但我跟田二都会这么认为),永远活的是那么潇洒,而我,基本上都是在匆匆忙忙,整天在干着所谓的正事,当然,正是这样,我可以心安理得的抽出一些时间和客户一起指导一下KTV,酒吧之类的休闲场所,上班之前,是比较松散的时期,昏吃蒙睡,参加了革命工作,整个人紧张起来,有点晕头转向了,后来慢慢上了路子,繁杂的工作把人逼到崩溃边缘,没办法,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到现在基本又回到了工作前的懵懂状态,开始一个个数活儿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