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不乱

          石家庄今天早上骤然变冷,中午时分竟然开始飘起小雪,到了下午天气放晴,十分反常。前段时间天气冷时上下班都带着绒线帽,因为那时头发还不长,即便摘了帽子发型也没多大变化,现在不行了,几撮头发长一些了,本来就不太成型,帽子一包,直接鸡窝头了。这就让我很苦恼。

          为这一撮头发犯愁的还有郑老师,前段时间也一直在探讨发型的事情,在我的印象里,郑老师的发型一直是“一九分”,短而不乱,十分乖巧,但是现在也不行了,开始往型男方向发展,卷发飘飘,胡茬摇摇,小墨镜一带,标准的鸡奴 · 里维斯。据说,郑老师对自己的长脸型还不甚满意,但是这点恰是我羡慕的,他们都说我头大,所以,发型选择上让我很是尴尬,在大二时,头发到肩,脑袋摇摇,头屑飘飘,后来到了四年级,褪去浮华,剪了一个朴实的发型,跑到教育学院去做老师了,再后来,发型基本就没有变过。

         现在工作了,就更没有时间和精力在脑袋上做文章了,倒是郑老师,天天闲得发慌,没事就过来探讨一下头发和胡子的关系问题,子曰,发型一乱,爱情完蛋。郑老师深谙此理,因此没日没夜的捯饬,以期偶遇小靓妹时能有必杀技一般的花样美男之神韵。所以,加油,好男儿!

         憨憨则是一个特例,在大学的时候,据说憨憨一直使用肥皂洗头,至于其他化妆品之类为零,就这样的一个仙人在研究生的时候同样化身好男儿,小分头一丝不苟,身上绫罗绸缎常换常新,我问郑老师,这是为何?答曰,这是爱情的力量啊!于是换来周围一遭“啧啧”声。

          而我现在,最想的就是把头发理的只剩5毫米,也就是贴着头皮薄薄的一层,全部剪光我还没那个勇气,关键是对脑袋的形状没有太大信心,但目前的问题是即便留下一层我都犹豫,一剪子下去这就秃瓢了,然后在胡子拉碴,这就和当初的飘逸少年永远的Say Googbye了,所以,思量半天,还是从理发店的门前快步走开。

          目前这头发是上个月初的时候在家门口一个新开的理发店鼓捣的,那是它开业的第三天,时间已是深夜,我回家突然想理发了,看到家门口这灯红酒绿的小屋子,没多想推门进去了,进去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你这里理发吗? ——理!    但是后来事实证明,这里理的发确实很一般,第二天傍晚回家时经过,发现店里放的音乐竟然是佛教音乐,我不禁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脑袋,发现头发还在,长舒一口气。

         岁数越来越大了,我想,这头发不会有大变化了。过年回家,看到小纪脑袋顶上一丝不挂,那我还愁什么?这么一找,平衡多了。

发型不乱》上有10条评论

  1. 据说今儿下的那东西叫做霰,不是雪。
      入溆浦余儃佪兮,迷不知吾所知。深林杳以冥冥兮,乃猿狖之所居;山峻高而蔽日兮,下幽晦以多雨;霰雪纷其无垠兮,云霏霏其承宇。
    出自屈原的《涉江》。
    所以说,霰是不同于雪的。

    刚码了5000多字的极度困倦人士胡言乱语爬过。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