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悄蒙上你眼睛

         有一段时间,老颓问我,最近在看什么片子?我说爱情片。老颓说好巧,我最近也在看爱情片,两条生命在床上爱的死去活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过了一段时间,老颓又问我,最近在看什么片子?我说动作片。老颓说好巧,我最近也在看动作片,两条生命在床上展开肉搏战,刀光剑影,斧钺钩叉;这两天老颓又问我,最近在看什么片子?我说在看记录片,老颓说好巧,我最近也在看记录片,两条生命在床上进行科学实验,探索人类生命起源……

          我说老颓你真庸俗。我庸俗?老颓扭头看我一眼,要是别人说我也就认了。

          前年的时候,在西边山里做徒步旅行,老颓说过一句名言,别人女友再好,不如自己手巧。当时,吃肉的几个哥们全都喷了,林秃子的小女友还傻呵呵的问,笑什么呢?这时,我们的目光就全都聚集在林秃子的脑袋上,在一群色狼般眼神的注视下,林秃子那渐渐退林还沙的头顶开始泛绿光,后来,据老颓说,林秃子果然和女友分手了,当时我们拽着老颓的胳膊问,林秃子是不是把他们捉奸在床?老颓轻蔑地说:就他?

         这短短的两个字让我们回味了好长时间。

          有时候我总在想,怎么我就认识老颓了,一不是同学,二不是同事,三没有一块扛枪,四没有一块嫖娼,茫茫人海中,这大腹便便的家伙怎么就坐到了我的酒桌对面?老颓笑笑,举起杯子,说喝,喝了我就告诉你。喝干了以后我也想起来了,我跟老颓最后的一次合作是一本画册,至今这小子也没把设计费给我,即便是后来介绍了不少业务来补偿,我始终拿这个事情来揶揄他,而每次吃完只要是老颓埋单,就晕呼呼的对我说,那钱就算清了啊。

          后来老颓结束了孤独的老板生涯,混进了三鹿集团,于是,每次饭局时老颓给我们端菜,我们都怒吼:放下,你这个刽子手,用你那沾满鲜奶的双手来毒害我们,休想!但每次饭局结束时,又都凑上前去搀着老颓说,你小子别整天瞎晃悠,没事给哥们弄点奶出来啊。老颓惺忪睡眼抬头,一撩T恤:来!

         想想半年多没聚了,听说最近牛奶也要跟风涨价,这是一个宰老颓的好机会,争取在年前放了丫的血,虽然这不是一件易事。

悄悄蒙上你眼睛》上有8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