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

冬至其实只是一个节气,在北方犹是如此,而在南方,却不是这样的状况。记得我在苏州的时候,听过这样一句俗语,“冬至大如年”,喝冬酿酒,吃团圆饭,这一天就是当做年来过的。后来,我还听到一句话,叫做“邋遢冬至干净年”,意思是冬至这天如果天气不好,那么农历新年那天就一定是一个好天气,反之亦然。如今,我离开苏州很多年了,这些习俗也忘得一干二净,一个人在外,有几年甚至忽略了这一天的存在,但是,今年我却突然的意识到了这一天。

在节气里,冬至是一个特殊的日子,这一天过了,意味着太阳又从南半球开始往北转,昼长夜短的好日子又快回来了。漫漫黑夜即将结束,温暖阳光即将普照大地,这对于渡过2008的底层民众来说是一个好的愿景,其实说白了,我也就这点盼头,派对在搞30年大歌颂,声势忒大,大的我都不敢去攀附,一个活脱的改革开放的经历人,还真在这趟大车上找不到自己的位置,翻开报纸,都很蒙太奇似的挑出几个片段,去代表历年的辉煌,但我却从这最漫长的冬至夜里,听着呼啸风声,探寻黑暗深处的酸楚过往。

这些酸楚在这一年是不是已经登峰造极了?是的话,那就随着冬至的到来开始回转吧。当“你们算个屁”这样的国家机密被轻松泄露后,我突然意识到,遮羞布这种东西已经被无情的扔进了历史的尘埃,而遮羞布后面的仆人们开始直面人生,毕竟,你们算个屁啊!

这多灾多难的一年好像不愿走似的,即便在昨日气温大幅下降的情况下,天气预报说近日还会有第二轮的下降,是不是和年初也要来个前后呼应啊?那这一年也算是圆满了。

不过冬至还是要来,漫漫长夜,就待今朝,日短夜长行将结束,这片天地也该回到日光中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