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你,网吧?

网吧里,任何时间都会有人在吃饭;都会有人在睡觉;都会有人在玩。
不论是清晨、中午、还是深夜,都有一些人挺不住了,他们用疲惫无神的双眼仔细的注视屏幕,仿佛创作中的马克思。他们是铁人,史瓦辛格死了他们都死不了,马克思挺不住了他们都挺的住,埃塞俄比亚的难民觉得饿了他们都不觉得饿,沙漠的非洲土著渴了他们也不会渴,他们是神的化身,是精神力量的体现。
但是我不行,我稍微呆一会就头昏脑胀,哪怕坐在豪华包间的真皮大沙发上。前几天的断网生活让我真是郁闷坏了,晚上在小空屋里那叫一个难受,就像瘾来了找不到粉儿,当然,实际也到不了那程度,不上网看看电视时间也就打发了,但毕竟别扭,好像少了什么。
过年回家,没有电脑在,上网就更别提了,后来是在无聊去了网吧,乌烟瘴气,是在无法忍受,小小的空间几十台机子,人们所做的事十分单一,男的均在玩游戏,魔兽,跑跑,女的分为两类,视频聊天类和看电影类,我坐在那里打开浏览器,查看一下设计网站,着实显得不合群。
网吧堕落了,我算是有了很大的偏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