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王小波

衡量一个人的价值,得看他经不经得起折腾。王小波得东西,我看得不多,主要是因为他是那种死后功成名就的人,活着的时候,我还没有拜读其大作的功力,后来,也只限于《黄金时代》等一些文字,所以我对那些折腾他的事情,一点也不着急。版权所有人把他的书越出越滥,差错越来越多;那些私密性质的情书也拿出来卖了钱;而这个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却有一群崇拜者趴着维护他的名声;更滑稽的是,在他死去的第十年,得到遗孀李银河赞许的活动之一是组织崇拜者到云南“重走小波路”——好一个革命圣地之旅。
换成任何人,观众都逆反心理大作。别说凡夫,拿王小波之前影响了中国年轻人的另一王——王朔——来说吧,他在四十岁之前,仅凭匹夫之力就掀翻了庙堂之上的冷猪肉,让原本团结紧张严肃认真的观众有了嘲笑的武器。他修炼十年,以物理学家、哲学家、佛学家兼军队大院形象代言人的身分重装上阵之时,等待他的人群却异口同声地高呼:装什么呀,耍一耍流氓吧——当听众都变成王朔分身之后,本尊反而找不着北了。那就说说吸毒的事吧?这也不过就一天的点击率,老王的生产力还不如新浪社会新闻的一个小编辑,接下来,就剩和徐静蕾床上那点事了,老王接着来?
以王朔式的欢笑处死王朔,王朔死得其所。
以王小波的方式,却谋杀不了王小波。此王的破坏力与彼王一样大,甚至更大,但是他还有余力安置激情:那就是一个人的快乐,从性到知识,都取决于你自己,它们储藏在你身上,你只需要借那些智力之光将它们一一点燃。在智力上超越别人成为王小波追求的快乐,它有科学依据,还符合竞赛精神。从战斗的角度看,这是一种没有后座力的杀伤性武器,从生活的角度看,它容易让你过上沉稳安静不怕寂寞的日子。这种快乐与康德在哥尼斯堡的自得其乐同出一脉,无论多么土的纪念方式,多么夸张的善搞恶搞,它都是不怕的。
以王小波式的欢笑延续王小波,王小波死得其所。

时代*王小波》上有1条评论

  1.  水水说的深刻,我读不懂,这几天刚好从图书馆借了一本《王小波杂文》,缘于报上看到某高校女生要为王小波塑裸体像……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