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成正果


苦苦煎熬10多天后,终于把PENTAX拿到手了,期间亮子问过,田二问过,武建问过,憨憨问过,郑军问过,大家比我还要着急,现在可以说,终于拿到了,这下你们满足了吧,不要以为今晚我会写下如何宣扬PENTAX的文章,虽然它是那样的令我满意。此时此刻,看着大包装盒上横躺着的PENTAX,我愈加的怀念我的胶片时代,那是一段辉煌的历史。
记得是八十年代末,人物地点都忘得差不多了,我绞尽乳汁的琢磨,才隐约记起那似乎是一台雅西卡,那是我懂事以来在照相馆外见过的第一台看似专业的机子(其实那就是专业的,到2001年才知道这台日本“禄来”的地位),自己真正摸一摸那就到了2002年在扬州了,憨憨拿下了一台二手的海鸥4A,不看牌子也跟禄来雅西卡似的,后来我用它拍了不少片子,120之旅由此开始,那清晰独特的取景方式,明快细腻的颜色,说实在的,有条件还是大画幅,135的底片面积着实不行,就更不用说数码的非全幅了,如果这时候再想想卡片机的1/2.5寸CCD,那你会疯掉。去年看到哈苏出的120数码单反,哈喇子流一地。
说起胶片,还可以叫银盐,只有你玩黑白,再真正玩暗房,才能体会到银盐的概念所在,在全黑的房子里,我慢慢把胶卷拽出口来,挂在精钢制的显影罐里,一圈圈缠绕,然后再倒入显影液(此处省去若干字,因为不只“显影液”三字这么简单,需要配比,具体数值也我忘了,在这里再说也没必要,假若我亚硫酸钠、对苯二芬的胡言乱语一番,没几个人愿意看,我自己都不明白说什么了)。密封好后再拿手晃,均匀的晃,当然前面说的显影液的配比值也决定了最终胶片的反差,现在这道工序可以在PS里面轻易的完成。但那时候我却反复的练习后才掌握在全黑的环境里面熟练的拆卷装罐。然后再定影,放大……一卷照片出来是一个超级复杂的过程,那是一个平心静气的年代,在浮躁的今天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04到06年是一个低谷期,我几乎把脑子里的摄影概念都抹干净了,数码时代的观念也没有及时更新,一时间一些新技术新词语都不知道,一直还打算抱着底片扫描仪来向数码时代过渡,我看中的是胶片的层次与细腻,受日本写真的影响(非AV),始终无法抹去数码味对内心留下的阴影,不过数码实在是太方便了,后期也没有什么成本而言了,摄影慢慢演变成了拍照,谁都在捏快门,鼓捣的我心痒的不得了,在田二和武建的双重怂恿下,勒紧裤腰带也开始加入了数码大军。但是我依然忘不了胶片,以及那台老机械机子,我喜欢拨动过片的扳手,那种丝丝入扣的声响,以及按下快门时反光板的“咔嗒”声,清脆利索,最恶心小数码本来没有动静却人为的模拟一个声响出来。
在很多地方都在争论数码与胶片的价值,其实在很多领域都在讨论新技术与经典技术的对比,CD唱片和MP3,传统手绘和电脑画图,等等,很多人都在怀念老技术的经典,那是一个遵循传统的的概念,但是新人无比的推崇新技术,我是一个两面派,我在敬仰并实践老传统的同时,手头却无一例外的更新换代,游离在两门类之间,有时候成了最好的选择,我是技艺与效率同在。
说到这份上,我就想鄙视一下现在的影楼了,前两天去石家庄最大的一家婚纱影楼谈合作,准备拿自己的藏谷和他们捆绑贩卖,其实说实在的,这个主意是双赢的,每次那些婚纱影楼开车带人来藏谷拍摄外景的时候他们都在眼睁睁的看着藏谷酒吧而不能进入,现在我给了他们这个机会,他们却因为某个负责接待的无知小丫头而错失良机。此是由头,我真正鄙视他们的是他们的技艺,作为婚纱影楼,他们已经彻底沦为照相师傅(照相老师傅不要打我)的角色了,要是带上任何摄影的字眼都是对这门古老艺术的亵渎。如果你细心就会发现,绝大部分的影楼都是选择富士S系列的相机,以突出人相面部皮肤的特色,然后用几乎一样的模式来套用不一样的新人们,最后再用各色的婚纱模板素材来粘贴拍好的原始资料,在一系列的电脑流水线面前,一组组扭捏,做作,空洞,庸俗的婚纱照就出炉了,这种少则几千,多则上万的婚纱照,实际成本不会超过100元。当然,我不会把四处取景的路费钱,“摄影师”“辛苦创作”的酬劳,雇小工填模板的薪水和赠送乱七八糟的相框钱算在里面,那些都是影楼吃饱撑得自个瞎糟践的!真正的婚纱照是在经过和小型摄影工作室的摄影师长期的沟通下,真实还原新人生活环境的自然状态,主要依靠摄影师手中相机后面的真正大脑里的想法来体现,摄影师,化妆师,摄影助理,联络人,这几个足以。同志们啊,你打算怎么办呢?

修成正果》上有3条评论

  1.  偶就是自己找朋友在植物园拍的~~相当爽

    恭喜水灰娶得新机~~
    影楼人家忙着宰新人的钱呢,哪有这经济头脑搞合作啊 鄙视一下~~

    和器材店还有年轻的媒体搞搞合作还是有搞头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