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头六臂


记得我最闲的时候是大学的前半程,那真是无聊到家了,经常性的一个人闷在宿舍里不知道干什么,也没有人玩,后来实在憋不住就骑车跑到街头巷尾瞎逛,现在看来那都是一种到极致的精神面貌。当然,现在我又处于另一种极致的状态,忙到脚都不在鞋里。
今天,我的摄影题材终于脱离了藏谷,上次给田晃悠看照片,被批了一顿,说我怎么整天就鼓捣这些色调?那行,今天鼓捣些不一样的色调,昨天约好斑斑尼路,今儿上午在科技馆碰面,要不说这年头有人就是好办事,在班尼路的掩护下,我顺利混入了组织里,还别说,科技馆真是一个好地儿,先不说它的拍摄环境有多好多容易出片子,这地儿本来就不是拍片的地儿,这是玩的,确实好玩,哥们儿长这么大还没有这么系统的接受过科普教育。
里面从一楼的力学数学到二楼的声光电学,再到三楼的人体健康科学,确实高科技,流连忘返,这样的教育方式能不吸引少年儿童吗?现在的孩子就是幸福,记得我当年学这些东西的时候,嘛也没见过啊,光凭老师吧唧吧唧口述了,那128克新闻纸印刷的破课本,连个图都没有,还一大堆不认识的字,能学得进去吗?!不牢骚了,说点正事,在这里着重提一下那个电影放映厅,球形,你坐在沙发椅子上,头顶上仰,观察整个苍穹,这就是放映幕,电影都是拿鱼眼镜头拍出来的,加上音响效果,看电影相当震撼,尤其是那种飞跃峡谷之类的镜头,身临其境感极强,我又找到了坐动力飞行伞俯冲的感觉。
广告结束,欢迎回来,下面接着讨论最近烂头之工作的事,真是恨不得三头六臂的去干活,上学时,看那帮闲人一块闲,闲的蛋疼,现在上班时,看一群忙人一块忙,忙的腰疼,总之一句话,就没有时候有不疼的地方,我也纳闷,天天这么个活法有嘛意思?小崔经理见了我这句话又得说我生活态度消极,关键是这个和谐社会太猛,让我一下子找不到北了,晚上看电视说是上半年房价上涨率最高的城市,石家庄紧紧排在深圳北京之后,这是要疯,疯狂人造出疯狂事儿,最后以疯狂的方式收场,你还不能说不和谐,不然在现实中把你GFW喽。
你说你疼不疼?

还是说远了,一开始不是打算说今天拍的照片吗?

三头六臂》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