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去的华南虎

  自从周正龙宣称拍摄到华南虎,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到目前为止,事件已经演变成一场娱乐大秀。这场故事的脉络细节已无需赘述。各种人物轮番上场,周正龙、热心的网友、正义或者虚伪的专家学者、政府官员,每个人都在舞台上留下了不同的形象。于是,除了周正龙和陕西林业局抵死不从的赖皮形象外,我们还看到某些专家学者们不学无术的混混本质,以及政府官员的太极功夫。

  荒谬的社会中,种种热闹的事件都具有荒谬的本质。人民日报的“打虎时评”已经到了第4篇,央视的“新闻调查”也已经让真相昭然若揭。事实上,华南虎的虚假是个人都已经看得出来,他根本就像“皇帝的新装”那样简单。人们故作正经的找摄影专家鉴定,找李昌钰鉴定,用拓扑学、数学等各种各样的科学进行鉴定。所有的报纸都暗示了态度,所有热心的民众都等待着回答。结果呢?

  我们可以设想,一个不接触网络,只看电视的中年人是无法理解为什么大家那么关注一张“华南虎”的照片,它与工资无关,与职位无关,与物价飞涨无关,与股票大跌无关,与他所面对的生活完全无关。而即使给他说明了事件的实情。他也不过淡淡一笑,说这些事情多了去了,还是关心自己的生活吧。别为这些东西操心了。

  他才说出了“华南虎”事件的本质,“黑砖窑”、“太湖水”已经刺激了大家一回,“山西矿难”即使死掉100个人也没几个人关心。“蚂蚁传销”,“厦门PX”,一个又一个事件在震慑着每一个心存希望的人。或许网络上的朋友更为天真、可爱,他们质朴认真的态度令人感动,他们一步步向真相迈进,可是,迈进到今天,事情又发生了什么根本的转机呢?“黑砖窑”事件如此不了了之,“蚂蚁传销”完全被媒体屏蔽。我们唯一收获的,就是越来越多的网站被和谐,被封锁。对真相的追逐并不能换来信息的开放和浓雾的消散,却是换来了更多的铁笼和禁锢。“华南虎”事件热闹的根本原因,是广大群众对事件真相的渴求的汇总,是民众对政府、权威等部门的虚伪和不作为表达不满的集中展现。这些还没被社会现实彻底打垮的人们,还试图用理性的方式完成自己合理的诉求,期望得到一次真相及正义的胜利,希望能在心理上获得一次安慰。

  但真实情况却永远无法满足善良人们的幻想。《新闻调查》节目中,周正龙狡猾的神情和闪烁矛盾的话语,挺虎官员们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谎言,林业局领导们一边打着太极,一边笑容可掬的胖脸,只研究田鼠的“华南虎专家”老朽的身影,他们组合成了一幅当今社会结构图,它是如此的空洞、虚弱、“垂垂老矣”,这便是那些天真的网友们试图戳穿的帷幕,这便是纸做的华南虎所代表的本质。然而天真的网友们再一次犯了错误,至今为止,作假者依然义正言辞,事情正朝着不了了之的结局走去。也许,这种类似的故事总有个类似的结局,那便是某一天,当今天“打虎派”的儿孙们正在打“假豹子”、“假豺狼”的时候,他们也淡淡一笑,告诫孙子们说别玩了,还是关心关心自己的生活吧,这些假东西,你们是打不死的。

  我们痛恨着贪污的官员,我们痛恨着黑心的商贩,我们痛恨着SARS、禽流感等各种流行病菌,我们痛恨着掩盖事实真相的媒体,我们痛恨着粉饰太平的虚伪,我们痛恨着不顾矿工生死牟取暴利的矿老板和地方官员,我们痛恨着阉割各种优秀电影的广电总局。这些纸做的“假老虎”正在各行各业生存并占据着重要地位。网友们无法打垮虚假的“纸老虎”,普通民众更不能同这一大堆“纸老虎”抗衡。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陈明明先生曾经说过,“实际上,像中国这样的古老帝国,即使在经济、军事上达到了传统时代的最高成就,它在政治上的一些与生俱来的品质已经预设了其日后衰落的命运。”每当我看着尘嚣日上的“华南虎”新闻时,脑中总是回荡着这句振聋发聩的话,我内心虽藏着希望,可希望总是被无情的现实所推到,总是带着几丝凄凉。

  我只是伤感于那些可爱的网友,伤感于他们在获得事件不了了之、寻找真相的道路被腰斩的结局后,会不会从此灰心于此。而且,我们无法埋怨任何人,周正龙只是个被玩弄的老实农民,那些官员只能在这个强大的机构中谨慎言语,那些专家学者也无非只是换口饭吃。作为我们,一介草民的生气更不值一提,除了对着想象中的那个陈旧腐朽的政治体系骂几句粗话,便只能大呼几声:华南虎,去死吧!

文章作者:尧耳      文章出处:一五一十部落

死去的华南虎》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