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台湾的今天,大陆的明天

       本文为转载,作者孙广文,原文地址:http://www.cnbaodao.com/html/3737.htm

  我曾九次去台湾,2000年还特地去台湾看了总统大选。热情的台湾选民,参加各种选举活动,旗帜漫天,喊声如雷;家家户户说选举,夫妇为选举投票而分歧,父子为选举而争论,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今年台湾的大选,我除了每天看《海峡两岸》,还从电脑收看台湾电视,选情的迭荡起浮令我神往。 3月22号投票,下午四点开始检票,七点多国民黨宣布马英九胜选,立时马、萧总部欢呼响彻云霄,选民喜极而泣;民进黨承认落败,谢苏总部前支持者也流出了 悲伤的眼泪,场面十分感人。

  对比大陆的选举,真是天壤之别,在大陆不管哪一级的选举,选民都非常冷漠,两者相比,不禁要问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差别?观察台湾的选举,我觉得台湾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一)民意至上的台湾选举

  台湾选举中民意得到充分的表达和尊重,民意至上是台湾选举的核心价值;民意有多种表达途径。投票当然是民意的定量表 示。在这个之前,台湾的民意还可以通过多种渠道方式传达出来。可以参加政黨的造势大会,可以参加游行,也可以用电话在电视的“扣应”节目中,表达自己的观 点、意见、批评,这都是民意表达的大众化形式。

  每个电视台、报纸都有一些名嘴、名笔,他们是民间的喉舌,他们不断地收集民意,然后獨立地发表出来。

  还有很多的民意调查机构,隔三差五的通过随机的电话访问调查民意,以后公布调查结果。一些事件发生了,他们会立即做 民调,公布候选人支持度的变化,如两位候选人要举行辨论会,会前会后都做民意调查,这成了民意表达的重要渠道,事后人们发现很多调查的结果和真实情况八九 不离十。

  因为怕民调不准,影响选情,投票前十天不准公布民调,但政黨内部还在做民调,如蓝营的四立委到谢、苏总部踢馆,消息 传出,马英九支持度下降4个百分点,于是马立刻出来公开道歉,多次大鞠躬,犯错的一个立委被迫自动退黨谢罪;绿营庄国荣,粗言批评马英九的父亲,使绿营支 持度下降6个百分点,谢长挺马上公开道歉;再如,西藏鎮壓事件出现后,被认为“亲中”的马英九,支持度下降两个百分点,马立刻表态:如果情况继续恶化,他 当选后可能考虑抵制奥运。

  两黨总统候选人经常关注民意,及时地调整政策,民进黨提出“入联公投”,支持要求加入联合国的民意,国民黨不甘落后很快提出了“返联公投”与之对应。

  大陆的选举,看不到民意的表达,更看不到有什么公开的民意调查,所谓的选举只是任命制的另一种表达形式,根本没有竞选,当局逼着选民投赞成票,去年有个办公室主任听说我要“竞选”竞吓了一大跳。

  (二)高度透明的台湾选举

  台湾的选举各个阶段都是高度透明的。在初选阶段推举候选人就有公开的竞选活动,为了产生两黨的候选人竞争者用各种方式发表自己的政见,举行辩论会。民进黨,四大天王为当候选人争得不可开交,互不相让,最后谢长廷与苏贞昌相持不下,甚至一度翻了脸。

  国民黨为提出候选人也是激烈角逐,最后马英九和王金平各拉人马,相持不下,各人表白自己的观点,互不相让。王金平甚至批评马英九不是本省籍,而不愿与他合作,结果马英九只得另择副手,成立了马、萧总部参加竞选。

  大陆决定候选人完全是黑箱操作,广大选民谁也看不到这些候选人的政见和有什么优缺点;台湾的投票过程、检票过程完全 透明,选票的形式在电视上进行广泛的介绍,投票的现场允许记者采访并随时报道;为了防备有人做手脚,规定投、检票必须在同一个场所,按台湾的讲法,票箱不 能长脚,怕长了脚运送中作弊。这次大选投票下结束后,马上当场检票,有人监票,记者的摄相机、照相机就在旁边,随时记录、报道。这样的透明不给别有用心的 人以可乘之机。

  这与大陆的直接选举有极大的差别,去年我以獨立候选人的身份,参选基层人大代表的选举,投票结束后票箱不知搬到哪里去了,三天之内没有开票的结果,第四天上午才公布了指定候选人的得票数,獨立候选人得了多少票没有数字,在哪里开票?由哪些人检票?谁都说不清楚

  (三)司法的獨立下的台湾选举

  台湾的选举体现了司法的獨立和效率。很多有争议的问题和案件都能够得到司法的公正、及时地处理,如马英九的特别费 案,虽然绿营要求判刑,但二审合议庭认定无罪,使他有 了参选资格,并最后当选总统;再如大选投票最后一天,民进黨控告国民黨耗费四亿雇车接送选民,是变相买票,法院及时公开澄清,断定该行为不违法,从而使选 举能够正常进行下去。

  大陆在基层选举中,出现了很多组织者违法现象,法院应该受理,如2007年我向区法院控告基层组织者侵犯我参选的权力 ,他们竟电话回复“我们不受理选举案件”.一般的竞选者只能忍受这种不公正的待遇。

  (四)竞选和竞选文化

  振兴经济要实行市场经济,市场经济的核心是平等竞争,企业之间、商品之间要平等竞争。我们推行市场经济已经二十年 了,为什么我们不可以政治上平等竞争?竞争会给经济带来活力;隔行如隔山,隔行不隔理,政黨、政治人物的竞争不是同样会给政治带来活力吗?从台湾选举中我 们可以看到,只要有了竞争的环境、竞争的规则,在竞选中,就能出现一批政治上的精英、活动家和一些有活力的能够代表民众的政黨。成熟的政黨、成熟的政治人 物必须经过竞选的洗礼。政治上的垄断、各级政治领导人自上而下的任命制,只能维持一个極權的统治,只能制造腐败、腐朽和腐烂。政黨的竞争、政务官员由竞选 产生,还能够提升政务官和政黨的素质,能够清扫污垢,能够淘汰政界的落伍者。一个政黨垄断政权,拒绝外界的批评和制约,必将会走向腐败、腐朽,现代政黨必 须要经过竞选的洗礼才能诞生。对一个多年执政的政黨,又缺少内部的民主机制,只有竞选失败,才能够促使他冷静思考,反省错误。

  (五)台湾的经验是大陆的榜样

  多少年来,在大陆禁谈台湾经验,不但经济不能谈,在政治上更不准谈台湾经验。现在大陆危机四伏,贪腐遍地。大陆有识 之士已经看到大陆必须有场重大的“变革”,沿着什么方向变?说穿了就是:自由化民主化,政治和经济一样都需要反垄断、提倡竞争,在竞争中变革,国人迫切需 要方向和灯塔,需要榜样。灯塔和榜样在哪里?就在我们身旁,这就是与我们同种同文、一海相隔的台湾。

  台湾选举后,美国布什总统发表评论,他说:“台湾再次展示了民主自身的力量和活力”,他称台湾是“亚洲和世界民主的灯塔”,评论很精准,台湾当然也是大陆的民主灯塔,是大陆的榜样。

  大陆和台湾很快就会三通,很多人有了去台湾观光考察的机会,观光什么?可以看山看水,游览市容,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去看看、去体会一下台湾的制度、文化及各界人士的素养。

  在谈及政治改革的时,人们往抱怨中国有很多不利因素,如大陆缺少欧美的西方文化和影响,缺少和欧美的接触,缺少对中 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但是很多人忘记了,就在我们身边,还有台湾和香港。他们正是中华民族接受西方文化的秀代表,他们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坚定继承者,现在 让我们通过两岸关系改善的机遇,去接触现代民主文化和优秀的传统,用以推进我们的民主化,现代化。

  台湾原来是一黨独大的威权统治,二十年前在蒋经国的主导下,在黨外人士的推动下,取消黨禁报禁,走上民主化的道路, 因为缺少经验,缺少民主社会所要求的政治人物,结果出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件和波折。但是经过二十年的拼搏,达到了现在的成熟,他们走过的路,值得我们认 真观摩,学习,总结,台湾应该成为大陆民主化的楷模和榜样,我们和应该通信息,通媒体。台湾的电视应该在大陆转播,台湾的报纸应该允许大陆居民订阅,至于 网络更不应该封锁。关于这方面的意见,我在十年前就曾向国务院提出建议,但至今没人搭理。

  (六)大陆渴望政黨和平轮替

  台湾从1996年开始第一次总统直接选举,至今已经完成了四次直选,两次政黨的和平轮替,2000年民进黨陈水扁当 选总统,实现了台湾第一次政黨和平轮替,这次马英九以58%的得票率,再次使国民黨成为执政黨,实现了第二次政黨轮替,既没有暴力事件,也没有群众对抗, 选举结束当晚谢长廷向马英九提出祝贺,马英九也向谢长廷致意,并允诺,将把谢长廷提出的某些竞选纲领,纳入自己的执政之中。

  陈水扁执政后期政绩不理想,弊案多出,使民意支持率急剧下降。民众发出政黨轮替的呼声日甚一日,国民黨抓住时机, 提出“向前行拼经济”口号,符合选民的意愿,最后赢得选举,得票率是四次民选总统中是最高的,超过民进黨17个百分点。民众用选票把国民黨推到执政黨地 位,用选票惩罚了民进黨。

  民进黨执政八年,政绩不佳,被抛弃,形成了政黨轮替。

  在大陆掌权五十九年的执政黨,犯过许多重大的错误,带来一场场的灾难,现在贪腐遍地,民怨四起;人们在苦苦思索,大陆,为什么不能出现政黨轮替?大陆很多人,渴望政黨和平轮替,轮替必须开放报禁、黨禁,但是如何“开放”,我想还是要靠国人的观察、思考、交流和身体力行。

      2008年3月27日于山东大学  作者:孙文广

转:台湾的今天,大陆的明天》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