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园惊梦

     杨凡的《游园惊梦》上映的时候,我正在与其拍摄地苏州耦园一河之隔的校园里学习,如今,我再回去看这部电影,却有着一番不一样的心情。

      看完影片后的第一刹那,脑子里想起的另一部电影就是《霸王别姬》,霸王与虞姬,杜丽娘与柳梦梅,舞台上的天生绝配,生活里的亲密爱人,两部电影似乎都若隐若现的表达了一种同性间的暧昧,不同的是,一个一厢情愿,一个两情相悦。

     若说《游园惊梦》的剧情,其实很简单,30年代的苏州,即将破败的荣府,当家的为了愉悦纳入得月楼明歌妓翠花为五姨太,但也仅限于唱曲儿,翠花备受冷落。荣家的远亲荣兰虽为女儿身,但一心摆脱封建要做时代新女性,两人相见恨晚,在《牡丹亭》的舞台上,天衣无缝,随着荣府的败落,加之荣兰呵护有加,两人感情日益加深,经过了二管家和教书先生邢志刚的突然闯入等一些情感纠结,最终荣兰和翠花还是生活在一起。

     剧情其实就这么简单,电影吸引我的还是唯美的画面,精致的园林,不时的苏式对白,以及贯穿全篇的昆曲和音乐。有时候,我仔细想想,我不会把这部电影贴上同性恋情的标签,那样过于直白,而忽略掉电影本身的人文关怀,翠花为什么会那样的吸引了荣兰?仅仅是两人都有着同志的潜质?显然不是。在一唱三叹的昆曲下,翠花的隐忍落寞,与荣兰的远大抱负贴不上现实落魄相互碰撞,两个贴切的人,很容易很自然的就走到了一起。

     但荣兰毕竟是女人,当邢志刚这样的男色出现的时候,内心激荡的荣兰还是没有逃离捕获,就在那诵读的《道德经》下。而这一切转过,剩下的依然是荣兰和翠花的落寞。

     我不知道导演选择宫泽理惠是不是出于海外市场票房的考虑,不过万幸,宫泽理惠没有让我感觉到失望,一首牡丹亭,有板有眼,叹声婉转,对于我这样的伪戏迷来说,完全可以陶醉一下了。至于配音,见仁见智,其实换个角度,吴侬软语,又怎么不是甜掉你耳根呢。王祖贤在剧中也为荣兰这个角色立下了丰碑,她足以和聂小倩、白素贞一样,留在观众的心怀里。而这也是我现在感慨万分的,如今,再看电影,到哪里找一个可以说让我们流连忘返的风韵人物啊,那个一去不再来的时代真就离我们远去了。

      感慨一二:

     1、王祖贤一开始出场,西装领带,我突然找到了毛宁的影子,有点汗。

     2、据说,翠花被逐出荣府,是因为一次宴会后和二管家做出越轨之举,这个我觉得也有点问题,二管家不是当兵走了么?

     3、一些细节还是挺有意思,比如在舞会上一名跳着西洋舞的太太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心翼翼捶背的丫鬟,牌桌上面一些说着吴语的太太,还有一些欲言但止的场面,留有回味。

     4、为什么叫翠花呢?

游园惊梦》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