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是艺术家了

刘老师哭着喊着非要去画画,是在拗不过只好也跟着出去,其实,我自己的意思是在藏谷支个摊子,摆上架子,然后弄上啤酒小喝一把,又凉快又没有蚊子,老王也是这意思,现在则不行了,跑到中央公园,把蚊子都喂撑了,最后还是灰头土脸的跑了回来,原因很简单,许久不动笔了,这画画的工序都忘了,笔也没洗,纸也没带,急得刘老师都开始跟遛弯儿的老头要报纸了,我一看这不行,在池塘边把笔弄软后毅然决定:原路返回,在藏谷对面画画就得了,跑这么远麻烦。今天写生,下次再画就得按照自己预定的样子来操作,创作吧还是。
话再说回来,今天动笔到还真是发现不少问题,仔细算了一下,毕业时画的那张《echo》算是最近的封山之作,已经好多年了,现在估计还尘封在学校的档案室里,等自己再拿起笔,竟然连基本的步骤都要琢磨好半天,这几年的意识也算是有点进步,说好听较厚积薄发,但是难听了呢,脑子里想的全是想当然,一动手的时候就傻眼了,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由上学的时候正宗的巡回画派和印象派直接变成了群众眼中的野兽派。
找找时间,下次还是从擅长的人物入手吧,记得以前画画找不到感觉的时候,最需要的是自信心,现在我又开始在路上了。

我又是艺术家了》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