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行回忆录

     眼看着九月就要过去,眼看着伟大的十月就要到来,眼看着已经百分之百团结胜利的大会就要召开,我很激动,激动的有点语无伦次,本来觉得马上就要召开民主的大会了,这是参政议政的好机会啊,可以针对档下的某些丑恶现象、混乱情况做出一些意见性的看法,但是,管事的手一挥:你丫闭嘴!然后很多交流的论坛,博客就歇菜了,现在小声问一下,信访局还开着门了呗?那可是一个纯种的交互性组织,24K的。

     不说政治了,我怕不和谐,还是总结一下自己吧。

     九月依旧过得平淡,如果博客搬家也算是一件大事的话那就算是它了。还是说一说工作吧,好几个人都在问我跟中行有什么仇,以至于接三连四的讽刺中行,这不是不能说的秘密,那就细细的说一说,现在事情过去了,说说也就舒服了。

     事情是这样的,公司接了中行A支行的活动策划,由藏谷承办,按理说这是一个大客户,是个又赚钱又露脸的活儿。但是一开始就遇到了障碍,做出去的设计和活动方案均受挫,这是很不常见的事情,接到客户的反馈后没办法,只能返工闷头苦做,而其中的设计呢,直接被毙掉,这中行A支行负责组织这次活动的某女就把请柬的设计交由北京的B公司来设计,我有点蒙头,做设计几年了,还没混到这份上呢。补充一句,从开始接这个活,到提交制作成品,一共是三天时间,相当紧张的工作周期。隔了一天,北京B公司传过来设计的请柬稿,我一看呆了,围绕中秋氛围的请柬被做的跟一个存折似的,没有任何主题特征,据说,当时北京B公司看了我的设计稿后大放厥词,说这中秋请柬怎么能用黄红色呢,换成蓝黑色吧,这意见连中行都有点措手不及。后来他传过来的稿子确实让我意外了,虽然没用他那高雅的蓝黑色,但是设计成异形就够人忙活了,几乎没有制作时间了,竟然还要异形,作为一个设计师,应该知道异形裁切需要制版,光制版的时间就需要1天多,肯定会耽误事儿,但是,被中行A支行某女频频提及的B公司竟然如此幼稚,更为可笑的是A支行某女还要坚持B公司的稿件,制作异形贺卡。由于这个请柬还被设计了异形信封,所以制作难度更加大,由于B公司做的最终稿件还只是一个草图,没有加出血,没有完善颜色模式,等我弄完这一切善后工作,就匆匆忙赶到印刷的地方,连夜制作。当时就信封的问题曾和某女沟通过,她给出的意见是信封大一些,好装,大个1厘米也没关系。

     东西在夜里的时候都印刷完毕,我带回来,因为是异形无法裁切,所以只能带回来手工裁剪,大家都还没走,就开始了一个个的制作,后来某女也赶过来,说是不放心。后来她看着我们一个个的把这些请柬和信封裁剪粘贴完毕,验收的时候给出了意见:信封太大,已经超过里面的请柬快1厘米了,你们重新制作吧。

     这就意味着我们辛辛苦苦裁切,一个一个拿双面胶粘的信封就废了。

     后来,某女还否掉了她已经确定的请柬夹页,说是赞助商所占面积太大,我真后悔当时她说“随便,给它一个整版吧”时没有录下音来。

     半夜,再次印刷,后半夜,拿回来,再次裁切……

     后来通过她对这次活动的承办方的态度让我彻底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作为这次活动的策划,我们公司是唯一的承办方,但是某女非要把请柬夹页里承办方栏第一个位置留给北京B公司,并热情洋溢的亲自写下B公司介绍。后来活动举办的那天,B公司的老板,一个学画画出身的家伙过来了,某女跟他寸步不离。

     在活动过程中,针对我们提供的摄影记录服务,藏谷活动服务细节等某女均提出与他人相左的意见,在藏谷晚会的开篇词上,中行方面介绍相关人等时,活动承办方果真成了B公司,那有模有样的家伙还站起来挥手致意呢,即便这些种种违背职业道德的事情,公司本着维护大局,注意影响的原则,还是把事情圆满的组织下来。

     中行全称中国银行,据说成立90多年了,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赞助商,真想不到里面还有这样的工作人员。

     零零散散的大致说了一下,其实还有好多,真要是详细一回忆,今晚上还得气的睡不着,所以就算了,现在说说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从这件事上可总结得很多,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从一开始就掉入一个圈套之中,导致的被动。所以,接的业务要是想公平合理,那么就多在源头上下点功夫,任何事情都规定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接下来按照公平的规则来各自工作,总会有个不差的结果。任何事情都不能急,一急功近利,就容易露出空隙,现出破绽。

中行回忆录》上有11条评论

  1. 我也遇到过这样的黑幕!现实社会有太多无奈。无论它怎样,只要自己出淤泥而不染就好了。水灰色,我也是做设计的,现在在南京创业,组建视觉艺术工作室。我的网站今晚上线。希望可以认识你。我的MSN:hs19851224@126.com 我发现你做事情非常正直,这是我最欣赏的。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