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的悲哀

      昨晚上广州2010年的亚运会吉祥物发布了,半夜从医院回来也忘记了这岔儿,其实压根也没有抱太多希望,连标志都被人状告为抄袭,现在的吉祥物就更不想多说什么了。

    今天早上,当五个幼稚的羊蹦出来的时候,我感觉到很无奈,第一感觉,怎么又是五个?看来广州亚组委感受到五个福娃带来的巨大商机。不过,肯定会有爱国者跳出来,指责我不知道广州“五羊衔谷”的传说。只是我想,假若某年南京取得了某运会的主办权,设计吉祥物的时候突然想起了百万雄师过大江……

    其实真的没必要在数字上可丁可卯,那样太儿科了,真的绞尽乳汁的想一想,从质量上而不是从数量上提高,一个精品远胜过五个庸品。当然这就不代表着出一个的就是精品,上海世博会那“没有蛀牙”的形象代言,就让佳洁士和杰士邦很开心,这两种产品都能找到同一个形象代言,也真是绝了。

     嘴里一跑火车就远,再回到广州这里来,就这几个吉祥物的名字,分别取名阿祥、阿和、阿如、阿意、乐羊羊,一连起来就成了“祥和如意乐洋洋”,还嘴硬说没有受北京的影响,是不是叫广广,舟舟,涣涣,莹莹,霓霓才叫抄袭北京啊?从北京盼盼开始,近二十年来,中国的吉祥物命名始终跳不出叠名的怪圈,总是打着民俗的旗号来恶心受众。在多年前还没有涉及这个圈子的时候,也没觉得什么,不好看不好听也就罢了,毕竟影响不了自己什么,而现在,自己也迈进了设计这个圈子,接触客户也就是甲方多了,也就明白了为什么中国大陆屡次中标一些怪异的标志和吉祥物了。

      对于一件设计作品,往往有很多专业的设计师投入其中进行创作,但最后拍板定稿的那个人永远都是一个大外行,甚至是一个土老冒,土老冒的审美和设计师是不一样的,所以,最终结果往往让遭受百般蹂躏的设计师哭笑不得。记得有段时间我给一家娱乐城做户外公交站牌的广告,本来开始我做了一组还不错的稿子,同行评价颇高,按照惯例在广告的右下角用小字标明了平面设计的出品人,后来稿子递交了甲方,回复意见是推到重来,并告诉了一个简单的想法。我这里收到回复意见后,工作组的集体表情只能用囧来形容。后来三四次修改后甲方满意排版,但是,我也悄悄的撤下了右下角“异术视界”的标识,只能说丢不起那人。后来,同行坐公车时看到那户外广告,质问我,那是你做的啊?我说,你丫少骂人!

      以前我也聊过如何和客户打交道,但有些时候那些理论派不上用场,因为总有不按套路出牌的家伙,这时候就得看设计师的忽悠能力有多高了,这就是当下设计圈的悲哀。

设计的悲哀》上有8条评论

  1. 什么民族的 啊 ,都是 忽悠,你看这几个明显在细节与部分外形上有日本卡通的影响,中国吉祥物设计跳不出这怪圈了 ,你还别说 ,这么一比老翁的东西相比还是不错的,我指的是上海动漫节他设计的那个孙悟空,不是奥运5胞胎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