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沉淀无思无解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似乎也沦落到了世俗。
刚参加工作时,朋友说我一直还处在激情中。不用太在意老板是否和谐,不用考虑同事是否个个俊俏多姿。在自己的半开敞空间里,活的象条自由生活在空气里的鱼。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发觉,除了户外旅游,工作,密密麻麻的在电脑上敲打文字成了我的一种消遣方式。不用花太多的精力、不用想太多的思绪,更不用整天用CD做字,用AI画圆,反复熏陶在PS或者SketchUp的魔掌里。
现在每一天清晨坐到电脑前,麻木的登陆QQ,打开MSN,就这样过了N年,完全没了激情。开着QQ也不再会有头像的跳动,和同时和n个人聊天的冲动。能不能说自己老了?还是个未知数,因为我感觉自己也似乎还年轻。
喝口奶茶,开着CD,新建一个文本文档,把这些个原本不属于我的汉字给一个个的硬塞了进去。立秋后的庄儿可以说时凉时热。晚上不注意还会患上小小的感冒。这不,上礼拜某天某日的中午,趴在电脑跟前小睡,着凉。又不好意思请假休息,决定牺牲一下,多吃药。
随便介绍一下,跳了这是第三家公司,上班没有严格规定,但从未迟到过。病假事假具体扣多少还没了解清楚,每天签到只是一个形式,让人看见你来了,其实还是很宽松的,扣钱也还没遇到过。
不知道又过了多少个礼拜,好久都没有泡泡书店。起身,开着电脑就这样溜出门去,工作一段时间,相信都有这样的心情,能偷偷懒就不会去卖力做图。走出写字楼,甲方、报价什么的统统九宵云外。有没有人用娃娃的脸来形容石家庄的天气,这我不知道,但天气确实有糟糕的够戗。早晨出门,全身湿的只剩里面短裤依稀干爽,下午火辣的太阳热的可以形容有想灭了上帝的冲动。
“逃”出写字楼,那个开心呀,别说有多爽快。悄悄打望迎面而来的美女,穿的甭提有多拉风。妖娆的身材,不流口水就不是男人。这不,不知道那家百货商场的售货小姐也偷跑出来闲逛,不过她今天的打扮实在不适合出现在人群密集的场所。你说那有穿着大红色的bra,外套一件雪白的半透明衬衣的女子,会这样招摇的出来扭搭。
闲着无聊,一头扎进图书大厦仿效学者。
科技、医学用书自然不能吸引我的光临,每次勾魂射影的除了那些个风花雪月也没别的啥。漫步走到畅销书专柜,安尼宝贝似乎也失去了那份诱惑,难道就真的所谓的参加工作老的快?晚了,我可以彻底对自己宣布,我是真地玩完了。
人生有很多驿站,不是停留在此就是船靠别的港口,又奈何在那里多逗留片刻……现在的心情很平和也很实在,少了太多太多的短信,没了太多太多的电话。感觉每天的每天只要过的真实一点,哪怕是那样的平谈无味,至少过的很踏实,那样就足够了。不在期盼着,有多久没上QQ,登陆会有很多留言,不在等待每个梦醒十分,手机显示有多少个未接电话、又有多少条短信未读。
当接起每一个陌生号码、或者受到每一个陌生短信,都会好高兴好高兴。期待着又是那位长久消失蒸发了的故人,在那个陌生的瞬间居然还记起我的存在。
死拽活扯的把思绪拉了回来,我现在还停留在书店的空隙中间……而窗外,却是一片黑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