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的回忆

一个周末过起来比光速还快,一想到周一还有一大堆事我就头疼,其实今天头就挺疼,昨晚上11点半就睡了,见天早上10点才起来,破天荒地睡了10多个小时,是平时的一倍,不头疼才怪。
昨天乱忙,一大早就要等着亮子的电话,这小子又一年没有回来了,大学毕业后,每一年觉得过的超快,快赶上周末了。他在石家庄的这一天计划被我们安排得满满的,上午来我府上会晤,中午喊上刘青三人一块下榻钱隆KTV,为什么大中午的要去KTV?这就是石家庄一绝,因为早就打听好了,在那里唱一下午,中午还可以免费一顿自助餐,后来吃过后才觉得,其实这地方根本就不是吃饭的地方,三个人坐在小包里,分工各不同,一个操作点歌机,一个拿着话筒猛嚎,还有一个在那边狼吞虎咽,亮子感言,在KTV里还能吃饭,真是不错。但是我总感觉我再唱高音的时候,一使劲就能把刚吃进去的蘑菇炖肉吐出来,所以,我始终没能喊上去,一到高潮就破嗓,霎时扫兴,后来,在郑麦霸和刘麦霸的集体打压下,我直接弃权做起摄影来,拍下了一段段腐败的生活场景。

在5点结束后,又开始下一个场景:先天下!当我们落座光明渔港,才开始正儿八经的老同学叙旧了。工作,情感,未来,一轮轮的感叹,这些年光阴的逝去,却也并不见得我们长大多少,爱玩,爱乐,谈起大学里的那些趣事来依旧笑得前仰后合。在石家庄这几年中,我很少能这么放松与开心,对于石家庄最美好的记忆留在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那是一个真正年轻且无忧愁的日子,那时,第一次见刘青,后来我跟她聊起最初的印象,就俩字:男孩!小短发,不爱搭理人,反正没跟我说过话。现在再看,后悔死啊呵呵,每次一说,刘妹妹就大笑。大学的记忆,定格在每天林荫树下,幽深小巷中,静静图书馆里,还有,和亮子,胖弟他们,大家一起爬山,一起踢球的日子,这是千金难换的记忆啊。有时候我真想,再过十几年,大家都有钱了,在凑一块出去写生去,都放下工作,到乡下,一块,没有谁不会怀念的。

反观现在,忙忙碌碌,有时候连静下心来想些事情的时间都找不到,很多事,很多人,都慢慢得疏远了。我也是个懒散的人,总是找一大堆的理由来开脱,呵,这样不好啊。
又要开始过年了,回家吧,去找回一些失去的快乐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