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整-工作

在嘟嘟的连续炮轰下,我再次开放了评论,但颇有微辞,我说你每次都是只看不顶,还抱怨我不让你说话。其实话说回来了,我也觉得取消评论功能有些不妥,差点我就成了央行和信产部的翻版,这二厮在技术达不到的情况下,只能祭出霸权的大旗来压榨消费者,同样,我若关闭了评论,也成了如此这般。所以,接下来我应该从技术上有所突破,来达到屏蔽那些狗日的小广告,想起来前天和刘妹妹去拍照,在方北村,看着破败的墙上赫然写着“乱倒垃圾者全家都是婊子养的……”之类,甚是恶毒,语言不堪入目,我在此针对发小广告者和发广告的程序背后的人,也说那些类似的话吧,原话不表述了,自己领会。
这两天事情真是多,黄金周就是遭罪周,我看了一下,从1号到5号,小宾得就没有闲着,到了5号达到顶峰,一天“咔嚓”了三百次快门有余,这要是搁到胶片时代,得要了亲命!腿也不行了,确实有点问题,从箭扣下来感觉没什么,回来后去了动物园一趟我觉得是一个转折点,一直站到鹿泉就受不了,谁知道动物园里面巨大,转了一圈差点没累趴下,照片也没拍到什么,你说也是,不就一动物嘛,没必要离那么远啊,记得以前在苏州动物园,跟动物离得很近,就隔了一栅栏加上一米的保护范围,拍个狼虎的很方便,现在石家庄动物园我的200端明显感觉吃力了,转的累个半死也没有拍得几张好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