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与不盲

十年前我正儿八经拿起画笔的时候,脑子里没有一个清晰的轮廓我这辈子要干什么,在早些时候甚至我都没有对未来抱多大希望,但是,这一切从用手去切割一个画面开始,我看到了不同的一个世界。
再一次的放下画笔,已经整整三年多了,这三年,我甚至连一张速写都没有画过,我琢磨,我真的再一次拿手比划着去构图,看到的和所描绘出来的绝对不是以前的样子了,有时候认为,手生不代表眼力下降,或许,几年来对于艺术的理解上了一个层次,只是目前和技术有些脱节罢了。今天中午时分,刘老师过来,据说要去写生了,当我给她繃好油画框的时候,我心底也开始阵阵触动,我仿佛看见了流淌在画布上的那一抹抹颜色,冷暖穿插,明暗跳跃,真的开始激动了,不只我激动,我们王领导催促我N多回了,再说下去,我确实不好意思,本来是我自己的事,却要别人反复督促,可见老王同志上午说我懒惰是何其的正确。
或许是画画的都有这毛病呢?反正我有。一个任务下来,第一件事和别人一样,我也是先评估,构思,想出一个大概,心里多少有些底了,接下来的步骤我就和别人不一样了,我就会把工作放到一边,开始放松,娱乐,休闲,等什么都玩腻了,交工时间快到了,我才紧张的投入火热的工作当中,这个时候,工作是相当的火热啊!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又要开始并列的忙碌了,很多事情商量好似的,一块冲过来,那我,很早前时候计划好的回趟家,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呢?

忙与不盲》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