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事大全(上)

又开始一个人对着这整个屋子,三室一厅,除了我,就剩下那只猫了。
第一次真正的租房源于十年前,那时候也是在石家庄,师大的一个仓库宿舍里,一个月前和明明再次游历了一次,在伸手不见六指的夜里,现在我觉得,那个仓库应该停止使用,而是被保护起来,门口再弄一个镶金边的牌子,上书“水灰色故居”,当然,开放就免费了。那个仓库住了近两个月,没有交钱,是因为有同学也在那里,并且山高皇帝远,所谓的管理老师八辈子不来一趟,所以我这漏网之鱼就安心的混了进去。后来为了学画方便,我搬出了仓库,并且正儿八经的在画班所在的四合院里租了一间偏房,一间屋内除了一个板床就嘛也没有了,但是那时没有丝毫的嫌弃,住的挺嘚的,也就是在这个院里,我结下了不少朋友,很多现在还有联系,想起来那也是最怀念的日子。
当然,那段时间换了好多处房子,在那城中村里,很多住户门口都贴着出租的信息,而租房的住户无非学画的,打工的,站街的。印象最深还得说是在那年冬天,由于陈慧勇的到来,我不得不换间屋子,原来那间小屋一张床实在住不下仨人,就搬到了对面,其实,这个决定并不是英明的,虽然解决的床的问题,但是,三个人挤在7㎡多的屋子里,那是进屋就上炕,要命的不是这些,这间屋子其实是个阁楼,建在大门洞子上面,也就是说,前后左右加上下六面都是空的,在北方的冬天这样一个没有暖气的屋子里面,三个人回屋就钻被窝,能盖得全盖身上,条件艰苦成这样,还不算,房东还要扮成周扒皮来卡你一顿,水电管的严严的,烧水不让,电褥子更是甭想,种种暴行让我把房东老太太记得贼深刻,几年后我再回石家庄工作,有次机会和田晃悠再去了那拆迁受阻几年的城中村,我们是去拍照的,因为这村落拆迁好几年了,由于钉子户的原因,拆的跟唐山大地震似的,到处是断壁残垣,但又没拆干净,一些钉子户依然住在里面,我们拍照的时候就发现了那个房东老太太,但是她却认不出我来了,见到我拿着相机专拣破墙拍,就把我们当做了省报的记者,还让我去呼吁一下,我笑笑答应了。
学画到了尾期,便开始全国各地辗转考试,这其中不得不提一提在郑州租房的经历。
和田晃悠,老武,郑军三人在郑州下了火车就震撼了,郑州火车站绝对不是浪得虚名,那门口要饭的水平堪称乞讨2.0版,都是下了血本的,不管老小都把身体弄个伤残再说(当然,我觉得这百分百都是一些犯了罪的畜生所为),后来,我们穿过那长长的带着尿骚味的地道桥,进入了二七区,在这个时候,你就会觉得满街墙上张贴的办证小广告是多么重要了,因为在琳琅满目的广告中间保不齐就有一个房产中介的,后来,通过中介手段,我四个人住进了二七分局对面的一个民宅内:我们租下了这一套房。这是迄今为止租住面积最大的,以前住单间,现在住套房,这看起来是量的发展,但是,这绝对是一次质的飞跃。因为,在我们安顿好以后,几个人开始上街采购了,被褥,锅碗瓢盆,后来,连煤气罐,灶台都搞了一套,这是什么精神?反正我是没想明白。
在郑州的第一顿饭就在住处旁边的一个小市场里进行的,在那个小吃店,我们照着他菜单上能摆上台面的风味特色民俗,满满当当整了一桌子,吃的稀里哗啦比较过瘾。结账的时候小心翼翼的问句多少钱?答曰八块。几个人对视一眼,也没多说:照原样再上一桌!不过后来再也没有去那里吃过,我们自己买来肉菜鱼,郑军会做啊,大厨,那天吃他的饭相当过瘾。
在郑州住了近一个月,前后我又去了两次武汉,那段日子也是比较开心的,自在,快活,但花钱也如流水一般。
(未完待续……)

房事大全(上)》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