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二位老师同行

上午就在我瞌睡之时,郑老师发来短信,说安排这个周六晚上进行会晤,我诚惶诚恐,毕恭毕敬的一口允诺。和郑老师碰面的机会并不是时常有的,借着这次方便面价格集体上浮的契机,郑老师再次光临浴都,据可靠消息,周六晚,郑老师将下榻——我家。
本来,我是计划在这个各位老师的暑假,同时约见郑老师,刘老师和崔老师,这将是一次多么千载难逢的四方会谈啊,我相信,如果此次多边磋商举行,正在北京报道六方会谈的CCTV,MTV等机构,将会毫不犹豫的把镜头从北京扭向石家庄。只可惜,崔老师可能赶不过来了。
上次和郑老师坐在一起,还是在寒冷的一月时分,加上刘老师一行三人,先是钱隆KTV,唱的昏天黑地,就连中午的自助餐都是在包厢里吃的,需要着重指出的是,我们是进去后直接就开始叫餐,一番狼吞虎咽摸摸胀肚后,才明白我们没在金汉斯,是在一个唱歌的包房里,于是慌忙寻找麦克风,装模作样的吼起来。要说到唱,郑老师绝对是天王级的人物,吓死熊天平,气死张信哲,尖声细嗓直冲云霄,我和刘老师听的如痴如醉,不能自己。这次郑老师荣归故里,提前几个月就向我作指示,一定还要再去High一回,我连连点头,再扭过头擦擦冷汗。
刘老师也是忙人,借着郑老师的东风,我才得以再次观仰刘老师的风采,据小道消息风传,刘老师这次是在百忙之中抽出些许时间小聚,主要是因为刘老师近期要去北京参加表彰大会,刘老师何许人也,也只有在表彰会上才能体现其光辉的价值所在,只是我不敢妄自猜测,应该不是三八红旗手之类的零散奖项。
刘老师向来日理万机,每次我打电话过去,刘老师接起后,必定先把我晾一边,然后举着话筒开始对其下属或学生训话,时光飞逝,等刘老师胳膊举累了,突然想起来电话这边还有安静聆听的我,于是,带有6个加号的甜音通过无线网络传到我耳边:小张啊,有什么事嘛?而我,已是呆若木鸡,忘记因何事致电风尘仆仆的刘老师了。
现在距离周六的世纪聚会还有不到两天时间了,我内心非常激动,时至今日,上次碰面的场景还不时浮现,对了,关于上次的聚会场景本站曾经做过粗略报道,好事者可以自行查阅。

哈哈,郑老师姓甚名谁?小亮亮哇,这你都不知道,不知道问问田二。刘老师何许人?还不知道?这就太不应该了,沉鱼落雁赛西施的刘MM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