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二零零七

 

         昨晚的夜骑可能是今年的最后一次夜骑,40公里,返程时又和骑健车队的车友们夜宵去了,过得相当快乐,回到家中已是凌晨一点半。当我骑在深夜的中山路上,路旁华灯依旧,石家庄显然还没有睡去,望着天空中多半的月亮,冷风吹来,我突然意识到,2007年,真的要翻过去了。

         我很少去总结过去,展望未来,我一直觉得这全是扯淡,因为我回想往事的时候,发现根本就不能把一年中经过的事情连成一条线,而我又不想再费力的去四处寻捡,记得在今年年初的那几天,我一直在忙一个行业案子,转到08年初,突然发现,这个案子又回来了,轮回转世一般,平静的铺在我的面前,我眨巴眨巴眼,有时候感觉还没有返过味儿来。这一年是忙碌的一年,却未必是丰收的一年,当再转过头去回望这一年,一般人都会自问一句,这一年你得到了什么,或者说你感触最深的是什么?我低下头摊开双手,发现空空如是,这就是我最大的感慨,有时候抱怨命运弄人,给你满腹希望却收获大失所望,等我有了一个明晰的意识,再回头看才知道自己应该是走错了路,于是,又急匆匆的跑回来,再次站在茫然的岔路口,无从选择。

         我一直告诫自己,不要抱怨,因为再有理由的抱怨也是对生活的消极对待。2007年,在这个怪胎社会,会给你很多理由让你去畅快淋漓的痛骂不公,但是,你在筋疲力尽的撒完气才发现,那些你看不惯的人和事更加的茁壮成长,而你的生存环境却没有丝毫的改善。所以,只有一条途径可以让你的抱怨发挥威力,那就是超越你所抱怨的人和事,卯足了劲奔着一个目标走下去,让你的成绩成为对手的抱怨。

         上面说了,我即便有满肚子的话要说,也理不出一个清晰的思路写一篇年终报告。一切都是围绕着工作与生活来,或者说的崇高一点,那叫做事业与人生。我不会再去想飞速上涨的物价,也不去想火爆的股票基金,我只是静静的坐下来,望着这个刚刚被收拾整齐的屋子,开始漫无边际的思索。社会不管有着真实或者虚假的繁华,最终骨架支撑的依然是一个个真实的个体,年复一年,我昨天还是一个大声说话都不敢的懵懂少年,明天我突然,觉得自己已是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我开始想,我的幸福生活是一个什么样子,我要这样的漂泊还是那样的笃实,我感情的另一半在何处一样寻觅,想着想着眼神就开始散焦无法聚合,我无法为自己的状态定义的时候我就愿意去思索我的朋友们,知道了他们的生活,我就能看到自己存在的不足。记得小时候,老妈总是说我如何如何,我歪着脖子说那谁谁还不如我呢。于是老妈就骂我为什么总是向下比。现在,没有人在指着我脑袋絮叨我了,给我加压的变成了我自己,还有现实的生活。

         过了今年,终于到了传说中的零八年,于国家,一个务虚的集大成者将在这新的一年荒诞上演,于自己,很务实的说,这一年很关键。其实,在三十岁左和右的这些年,哪一年都很关键。

         那还等什么,把步子迈的大一些,跑吧。

走过二零零七》上有7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