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婚否?

     2号是大老桑的婚礼,本来是应该赶回去的,但是,当年曾经立下毒誓,除了我和我媳妇的婚礼参加外,其余一概不参加。

    这几年突如其来的结婚浪潮差点就把我的心理大堤冲垮,眼瞅着周围常一块玩的这些娃儿们都结婚生子了,我却一直晃晃悠悠,每次回家过年就成了家长们的批判会,在那个时刻,你能深深的体会到,单身其实是一件容易的事,不容易的是你如何打发那些逼你结束单身的人。昨晚半夜,我躺床上突然就醒了,眼睛盯着天花板就开始琢磨,我的同学朋友里最早结婚的应该是马希了,现在听说孩子已经上小学好几年级了。而这次过年在家组织聚会更能体现这一点,来了的几个全是老爷们,想想也是,那些女人们都已在家相夫教子,哪有闲心出来和我们厮混?

    其实从05年就开始结婚的高峰期,那帮耐不住寂寞的人纷纷钻进坟墓,到了06和07年我已经深深体会到大家的亟不可待,而最近几个月,疯狂了,结婚帖子哗哗的来,椰风都挡不住。去年4月的时候武健结婚,我实在没时间赶到北京,让田晃悠把礼钱随了,但问题是,在3月份我和武健跑了一趟大同,5月又和武健田晃悠跑了一趟箭扣长城,唯独4月份找不到空闲。而今年5月,陈慧勇这厮也要结婚了,其实,我也挺佩服他和武健这俩人,媳妇都是相识很多年,风里来雨里去的,现在不管生活怎样,但感情总算修成了正果。其实,我觉得我们这一拨人算是两极分化,在前几年有一个结婚小高潮,那时候没结婚的一律拖到最近这两年结婚,中间有一个两三年的真空期,无一人结婚。

     在奶奶在世时,她就是希望我赶紧结婚,但我最终没有实现她的心愿,今年过年回家,姥姥又开始催促,我就怕上上辈人的这些要求,要是上辈人的话,我就死皮赖脸了。其实,我自己也累了,岁数越来越大,同龄人孩子都打酱油了,我不可能没有一点感触,也知道不管怎么说,自己的婚期也就是这两年,没跑儿。这两天也琢磨,结婚,开始疯狂挣钱,然后伺候媳妇生孩子,再养孩子,那是大把的扔钱,接下来孩子长大,上学,更加肆无忌惮的花钱,等基本消停了自己想享受一把的时候,我就怕那个岁数已经没有心情了。这么一想我眼前就发黑。不过再转念一想,我这样的想法是把自己定位在贫困生活线以下了,那显然不行,在这个破年头,显然不能受某种蛊惑去过那种痛苦的小绵羊式生活,如此,那圈钱速度就必须得突破工资束缚,四处想辙。

     生活真到了大兵压境的时候了,是压力也是机遇吧,以前还和朋友们讨论,立业与成家的关系,现在看来,还是先成家吧,两者本身并不是博弈的关系,老这么耗着或许反而耽误了立业。

     那就赶紧忙活吧,事多着呢。

能婚否?》上有1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