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目光

      摄影艺术是一个泛泛的概念,我搞不明白什么样的图片叫照片,而什么样的图片又叫摄影。自从买相机的那一天起,几乎从来没有说过去“拍照片”,而都是被盖以“去摄影”的大帽子。而这样,也就给了我讨论这门艺术的理由。

      这是一张肖像,我,憨憨,还有郑老师构成了画中人,当时被大胖拍下来后感觉很是不错,笑笑说就为这图片也得成立个乐队出张专辑啊,到时候封面照就有着落了。憨憨说,那时的我就是这个德行,一拍照就低头抬眼的扮酷,后来我还专门翻看了一些我其他的照片,发现憨憨并没有诽谤,确实很多照片都低着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应该不是扮酷,要扮酷的话早去路边摊买个5块钱的墨镜戴上了。

      大学时代有好多张这样的留念式照片,这些照片大部分都是胶片方式记录下来的,后来我又把它们一一的扫描到电脑里,每次翻看都会勾起无限的回忆,甚至每一个画面的细节都渗透着故事,像这张照片,除去人物,你会看见照片左上角的红色窗户和白墙,这是稀松平常的物品,但是对于几年后的我再来翻看却是感慨万千,我们站得这个位置是教室外的厅堂,宽敞明亮,从红色的窗户往外看去,是学院连绵起伏的樟树顶,下午的阳光就透过这些高大的植物照射到这座名叫抑扬楼的墙上,那时的我始终没有搞好方向感,总是以为西下的太阳在北方。

      学院所在的北区,我入学的时候是一个样子,到我毕业的时候是另外一个样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后来,学院搬迁,那时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大学丢失了,一段美好的时候永远的停留在了回忆里,留在了照片里。

      这真是一件憾事。

验证地址

青春目光》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