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蹦乱跳的记忆

      在我记忆里整个大学期间好像就办过一次院内运动会,就是那种非正式的,院方说法叫做:趣味运动会。那次运动会鼓捣了整整一个下午,由于基本上没有正式竞技项目,全是拔河、跳绳、两人三腿跑之类的游戏,所以参加的范围比较广泛,班里这些人竟然无一落网全部上阵,即使这样,我还是逃过了这次运动会,因为拿着相机我可以堂而皇之的推脱责任,不过,什么都不参与也不好意思,最后,摇绳的任务就光荣的落在我的肩上。

      在这张照片里,你能看见我,不过只有半拉膀子,中间的黑衣女子把我的光辉形象挡严实了,但这并不影响照片的男一号来发挥他的魅力,这就是我们的郑老师,这角度看过去,那两条大长腿,天生就是为跳绳长的嘛,等一下,跳绳的话是长腿好还是短腿好?先不管它,再看郑老师的胳膊,架在腰间,一种蓄势待发的感觉,回眸深情一望,发现隔壁班小靓妹并没有往这边看,于是,这么帅的姿势也就成了绝唱。

      大学里有永远都不缺好玩的事,那时候有用不完的精力,疯一般的在操场上踢球,为了凑足每周的强制锻炼印章而在跑道上气喘吁吁的溜达,而这些都永远的留在了青春的记忆里不会再生,即便现在也装模作样的出去遛遛弯,但是总感觉我和那些同行的老太太没有多大区别,人生总有一些美好的时光,但是等你发现的时候是你已经错过的时候。我曾不止一遍地说过,这么多年以来,我感觉最快乐的时光就是两段,一是大学前的在外学艺阶段,另一个就是大学期间外出写生阶段,快乐至极。但是,这样的时光与这样的感觉却再也回不来了。

      上周和老颓喝酒,又说起这一茬儿,我说以后有钱了出赞助把以前这些同学们都聚集起来再跑一趟皖南,故地重游,老颓说,扯淡,不是一感觉。我想,可能也是,时光不同,心境不同,但还是歪着脖子问老颓:为什么?老推把啤酒瓶子往桌上一放,言道,当年那些靓妞全都孩儿他妈了,出去还有劲啊?我空洞的眼睛盯着天花板,琢磨了半天也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验证地址

活蹦乱跳的记忆》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