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醉的探戈

          这几天似乎和陈摄影师干上了,写文章惦记着他,QQ签名也离不了他,其实我倒是未必真的那么期待着陈老师的新作品,模特再多,我熟悉的也就是那么一两个,几个姿势和POSE下来,基本上也就全了解了,而我由此担心的是这件事对于真正摄影的影响。本来,我打算再准备一台单反的备用机,以小巧快捷专业为标准,于是,理光的GRD迈入视野。但是,昨天在网上突然看到陈冠希老师手里也拿着一台GRD用犀利的眼神冲着你,这让我很郁闷。我很担心由于这件事的影响,群众们会普遍的对拿着照相机的人产生一种戒备心理,对于被突然摄入画面采取一种或委婉或强硬的抵制态度,这对于人文摄影是一个不小的影响,但愿我是杞人忧天。在这件事上,对电脑一窍不通的的老颓是彻底没赶上趟,当他同办公室的业务妹妹都开始掰着手指头数陈老师的模特时,老颓才意识到最近发生了一件很轰动的事。

          于是这厮火速组织饭局,决心要把此事弄明白。有爱听的,就有爱说的,在家休假的宽子比我的嘴还快,如数家珍一般,添油加醋的把事件原委一一道来,老颓连呼过瘾,非要结束饭局去宽子家看个究竟,然后就被刚放开肚子的几个哥们痛斥。老颓坐在那里若有所思,喃喃自语:估计以后女孩们都开始小心了,唉……

          我们几个放下筷子,抬起头来看了老颓一眼,也开始浮想联翩。

          其实最近网络上吸引眼球的都是照片,并且似乎都和摄影挂上了钩,假的不能再假的纸老虎不了了之,很快,藏羚羊又出现了,我刚把事情原委弄清楚,广场鸽又来了,真是让人目不暇接,所以,人们纷纷发表疑问,这年头我们看到的获奖照片还有真的吗?当然,我觉得题图这这张醉酒探戈还是真实的,它忠实的记录下当时比赛的热烈氛围。

         对于照片的PS,其实说实在的,这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关键就看你把这种行为用在什么地方,你给一个美女拍写真,要是没有后期的PS,你都不好意思拿出来给别人看;但是新闻摄影也PS那就说不过去了,不管出于什么目的,烘托氛围也好,调整细节也罢,这都违背了新闻真实性的原则,如果这样都通的过的话,那还要新闻记者做什么?找几个三维和平面的设计师,在办公室里创作新闻照片得了。不过还别说,还真有这样的典型,《河北青年报》就经常这么干,出个交通事故啦,一个突发事件啦,人家基本上都由一个固定的设计师做出三维效果图来凑数。

         算了,不牢骚了,一切都是过往云烟,拍拍脑袋看看自己,还一堆的事呢。

酒醉的探戈》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