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游记(上篇)额济纳胡杨之旅

觉得再不写这次旅行的游记,很多细节我都记不起来了。

去年夏天时开始谋划这次行程,实际出行是在10月15日,到月底结束,基本是半个月。因为这次去的几个地方都是第一次去,且其中两个并不是热门的旅游区,甚至可以说是不毛之地,所以还是仔细的做了准备,包括行程规划和物品准备。

物品准备这块以我自己为例,给大家做个参考:

衣物:冲锋衣、薄羽绒、衬衫x2、秋裤、魔术围巾、墨镜、徒步鞋、裤子、帽子等;

生活物品:保鲜袋、手套、水杯、毛巾、牙刷牙膏盒、绳子;

药品:创可贴、退烧药、感冒药、牛黄解毒片;

电子工具:手机x2、数据线x5、充电器、充电宝;

拍摄工具:相机x2、电池x5、充电器x2、存储卡x4、三脚架、云台、读卡器;

生产力工具:笔记本、电源、鼠标、U盘、移动硬盘、插线板;

重要物品:身份证、驾驶证、银行卡、钱包。

半个月行程下来,带去的东西除了绳子、U盘、读卡器(笔记本自带了)、牛黄解毒没有用到,剩下的全部都用到了,没用到不代表着没用处,只不过没遇到相关场景,在实际拍摄中,其实三脚架用到的不多,主要是太沉了,只在内蒙第一天带出去,后来统统放到宾馆,这个吧,就看拍什么题材了,用不用脚架自己把握,要是拍星轨的话还是带着吧。

这次的旅行记录就分为上中下三篇,分别是内蒙额济纳篇、南疆轮台篇、北疆木垒篇。

(上篇)额济纳胡杨林

随着出发日程的临近,这次旅行的三个人,我、郑老师和温老师不断的交换着时间计划,在临近出发时,郑老师的时间终于挤出来可以按照计划出发,但是温老师因为学校事情临时有变,只能参与三个目的地之一的南疆,所以,内蒙和北疆只有我和郑老师两人。

10月15日上午,我在石家庄机场飞呼和浩特,前一天晚上从苏州赶到上海的郑老师从虹桥机场飞呼和浩特,在中午时分间隔一个多小时分别到达汇合,算是正式开始了这次难得的旅行。

在还未出发前的一个礼拜,其实已经把这次旅行的每一天行程都排好了,一些可以确定的旅馆和机票车票等也都订下,所以,基本上每天可以按部就班的来进行,现在看来,基本上百分百的执行了预定的规划,跟行程有出入的也是提前做好了矿量。

在机场会合后直接打车去呼市火车站取票,存行李。然后按照计划,下午的时间要么去内蒙古博物院,要么去伊斯兰风情街,据网上说后者并非典型景点,只不过有一些伊斯兰建筑,但是街边基本都是卖五金材料的,所以还是去博物院吧。

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所以即便是逛博物院也是走马观花,不过典型的蒙族特色,加上硬件不错,所以感受还是挺好,在国内博物馆排名里面,内蒙古博物院还是相对靠前的,排名第17位,在它之前的,上海博物馆排第一,之后的一些如南京博物院、故宫博物院、山西博物院、苏州博物馆等都去过了,现在倒是非常想去陕西历史博物馆,说远了,拉回来继续说旅行。

傍晚回到呼市火车站,等待下午6点多发车到额济纳的夕发朝至火车。其实一开始计划并不是这样,计划先是到嘉峪关集合,然后租车自驾经酒泉和东风镇到额济纳,但是在行程制定中得知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要在17日发射神舟11号,据说会提前封路,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改成了从呼和浩特坐火车去额济纳,这样正好也可以在火车上睡一觉,第二天一早到达后就可以直奔景区了。

一夜其实也没睡好,迷迷糊糊中,感觉天色渐亮,拉开窗帘一看外面立刻来了精神,放眼望去一片戈壁没有任何植被,而且,天空分外蓝,慢慢的阳光也洒射下来,这天气让来自霾区的我感觉久违了,赶紧拿出手机咔咔咔的拍,左边拍完右边拍,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上午10点多到达额济纳站,小城镇的出租车就不要指望会有多正规了,拼车见怪不怪,途中加油时果然像先前在网上看到的那样,乘客下车在加油站外等待,司机一人进站加油,这一点跟后续的新疆是一样待遇。

酒店是提早在网上定下的,小几百块,后来听出租车司机说,这个价格便宜多了,要是赶上国庆胡杨节期间的话,房价高的都能奔两千,当然,一些小一些的旅店或者民俗可能会便宜一些。其实,这次来的时间刚刚好,虽说时间比理论上的黄金时间要晚一些,但是因为气温偏高,所以,晚来的我们却正好赶上胡杨树叶最黄的时候。

额济纳旗政府驻地达来呼布镇不大,全旗常住人口才3万多人,汉族占了80%,县城建设有些意思,新的特新,旧的特旧,我们住的宾馆这边似乎是新城区,马路宽,绿化好,正对着还是额济纳博物馆,周边高档宾馆林立,但是我们走过几个街区还是明显的小城镇的感觉。

后来我们坐出租车时和司机聊天,额旗这边居民的收入很大一块靠政府补贴,因为土壤气候原因,农业林业以及牧业应该都受影响,估计还得加上航天的限制,所以普通农民牧民的收入有限,所以政府每年每人补贴万元左右,我琢磨这要是家里人口多一些,一年下来也能有不少收入。

安顿好行李那就去找吃的吧,早就等不及了,来体验第一顿西部风情。

后来的这几天,顿顿都是这个,以至于有一顿实在受不了了,我跟郑老师决定吃素,要吃绿叶菜,气候干的嘴都爆皮儿了。

下午为了省事直接打车去第一站:黑城和怪树林(距离城区较远,约30公里)。最一开始的时候,我是计划到了额济纳就直奔胡杨林公园的,毕竟按照大家说的时间我们已经有些晚了,所以赶紧去看黄叶子,但来了之后发现因为气候不错,所以对于黄树叶就不着急了。上了出租车直奔城外,黑城和怪树林相距也不算太近,当地旅游部门为了不厚此薄彼,把这俩景点捆绑在一起卖票,票里还包含摆渡车费用,其实买票进了入口就是怪树林的西门,但是按照顺序是先上车拉到黑城,回来时再逛怪树林,第一次来,就跟着车走吧。

黑城又称黑水城,是宋元时期西夏古国的边关要塞,在这座不大的城池中,曾经发生过太多令人感慨惋惜的事情。

西夏国本来叫大夏,因为地处西部,被汉人称为西夏,在历史上存在到第190年的时候突然消失,据史学家猜测是被成吉思汗所灭。在1908年,俄国“探险家”科兹洛夫来到黑水城,将城内的书画、文献、佛像佛经等西夏历史文物挑拣一番寄送俄国,然后带队赶往成都。刚到四川科兹洛夫就接到国内电报,说虽然不知道你寄回来的是什么,但可以肯定是珍贵的有价值的文物,改变计划马上返回黑水城进行彻底的挖掘。

科兹洛夫用了9天时间就赶回了黑水城,开始了疯狂的挖掘。光是城北的宝塔,就整整挖了一个月时间,出土的文献包括天文地理、医学宗教等。科兹洛夫几乎将整个古城翻了个底朝天,把全部文物都带回了俄国,剩下的只是残缺的瓦砾和漫天的黄沙。

等到中国对黑城进行正式测绘保护时,已经是百年之后这个世纪的2001年了。目前据说我国学者要想深入研究西夏历史,需要先到俄罗斯查找相关文献,然后再回到黑城遗址实地考察。

当下黄沙已埋没大部分的城墙,不知道在将来的某一天,黑城会不会彻底的掩盖于大漠之下。

从黑城出来,坐上摆渡车回程,中途就是怪树林,关于怪树林,也有比较诡异的传说。黑水城守城的将军名叫巴特尔,骁勇善战,成吉思汗大军对巴特尔镇守的黑水城也是久攻不破,只能先把城池围困住。后来成吉思汗的军师献计,截断黑水河使其改道,这样黑水城无水便可自破。成吉思汗听从计策挖渠引流,使黑水河流向了现今的额济纳(额济纳在西夏语中就是黑城子的意思),这里多说一句,唐代诗人王维写的《使至塞上》“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说的就是这里。

城中断水,在挖井失败后,巴特尔自感大势已去,将城中大量金银深埋地下,率将士破东墙而出,进入现今怪树林区域并在此与蒙军决战,但最后寡不敌众,全军覆没。

据当地传说,英烈魂魄不散,附着在胡杨上,所以树的形状都长得奇奇怪怪的,我想如果晚上进入,在惨白月光映衬下,这些人形的枝木躯干借着风声肯定会传出悲嚎哀怨。

这片枯死的树林在摆渡车上远观时并没有感觉到什么,我和郑老师都受之前网上照片影响有些失望,但是走进这片怪树林,慢慢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

像不像一只猛兽?

夕阳西下,意犹未尽,在回城区的路上,坐在车后排的郑老师突然说:看那是月亮吗?我扭头过去,只看到超级大的,跟大灯笼似的一盏大月亮。这应该是平生第一次看到从地平线升起来的月亮,看上去要比平时挂在空中时大好几倍。在东部城市里看见月亮时,基本都是已高高挂在空中,因为城市天际线的原因,几乎没有机会见到从地平线上升起的月亮。一开始我们还真以为是西边的月亮比东边的大呢。

这个图并没有真实的表达出月亮的大,实在是没带长焦镜头啊,我琢磨要是带着超长焦,拍个环形山应该是轻轻松的事儿。

第二天一早先去汽车站买第四天离开去酒泉的汽车票,因为这个没法提前在网上买。票拿到手就放心了,满街找饭店解决午饭,额济纳和北京时间有一个小时时差,所以这几天的饭点儿也不固定,忽早忽晚看行程,由于吃撑了羊肉决定换个口味,最后找到了一家重庆火锅店,然后…还是吃的涮…羊肉。

胡杨林景区就在城区边上,打车过去很快,快到时在窗外已看见那一抹亮丽的金黄色,我和郑老师均兴奋起来,买票,放水,迅速进入景区。

整个胡杨林景区分为一道桥、二道桥……一直到八道桥,个人觉得这其中并不是每道桥都值得看,他们之间的距离也不一样,有的甚至很远,和黑城怪树林一样,这几道桥也是相关部门打包来推介的,这样避免有的吃不着,有的咽不下。

进门就算是一道桥了吧,在这里我们还是很兴奋的,左拍拍右拍拍,看哪里都是新鲜的,转来转去沿着指示慢慢走到了二道桥,二道桥据说是倒影林,也就是这里有大片的水面。这时虽已过国庆黄金周,但是感觉人还是有不少的,郑老师感慨,这些都是什么人?在礼拜一还能有时间出来游山玩水?

穿过二道桥相邻的是三道桥,特色是红柳海,就是用来穿肉串的红柳,东边城市里红柳枝金贵啊,不但烤出来的羊肉贵,红柳枝也是用了一遍再一遍,西部这边呢,红柳一望无际。

不过感觉也没啥可看的,搭车去四道桥。四道桥叫英雄林,土尔扈特英雄化身而成的胡杨英雄林,真是这样吗?Too Young!就是张艺谋的《英雄》在这里取过景。

具体是那一部分,哪个画面,无从考察,习惯性拍了不少后继续下一道桥,其实到这里时已经审美疲劳,黄黄的树叶,蓝蓝的天空,什么都不调拍出来就跟红外线摄影似的。

五道桥说是民族风情园,隔着车玻璃看外面就几个蒙古包,车上也没人喊停下车,继续前行,没发现有六道桥,到七道桥时琢磨还是下去看看吧,虽不知是什么特色,但和之前的还是有一些区别,这一片的胡杨树龄应该都不长,有些水面,但看得出来是人工灌得浅浅一层,不过对于拍照来说也够用了。

八道桥和前面的几处有明显区别,也叫沙漠王国,属于巴丹吉林沙漠和胡杨林相接的地方,因为后面行程有我国第一,世界第二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所以对这第三大沙漠巴丹吉林沙漠并没有放在心上,况且还是在沙漠边缘。巴丹吉林沙漠好玩的在沙漠腹地,包括著名且艰苦的穿越路线,沙漠里还有星星点点的海子,说是中国最美的沙漠,但是这次旅行里没有这段行程,也就在这沙漠边缘简单看两眼吧。

其实我感觉八道桥挺没意思,骑骆驼,坐着吉普冲上沙丘……就是花钱呗,没啥兴趣,瞅两眼后我跟郑老师决定闪人,做摆渡车直接返回景区门口,迎着夕阳返回城区——达来呼布镇。

跑一整天,晚上造一顿!

第三天,睡到自然醒,这一天的行程是自由安排的,在额济纳,除了胡杨林和黑城怪树林,在北面还有策克口岸和居延海,一是因为居延海距离不近,二是对人造景观策克口岸不感兴趣,所以决定下午还是再去一趟怪树林。

这个时候看庄里的人们发的朋友圈已经是霾的晕头转向了,当时我赶紧发几张图拉拉仇恨。

第四天是一直在路上。早上天没亮就爬起来收拾退房去汽车站,七点发车,6个小时的车程到酒泉。在内蒙境内的路就是一路戈壁,一直看窗外很快就会被催眠,兴奋点在远远看见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虽然离得远但也要相机拉近拍一下,再看照片其实啥也看不清。虽然叫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但是是在内蒙额济纳境内的。

直到进入甘肃境内路边才开始丰富起来,路过金塔县听说这里也有胡杨林,其实我们这次去的三处胡杨林区属于最典型的三个林区,额济纳胡杨属于开发最好最适合旅游的胡杨林,南疆轮台胡杨属于最大规模的沙漠胡杨林区,而北疆木垒胡杨是最古老的原始胡杨林区。

到达酒泉一刻不停留,直接打车去嘉峪关高铁站,后来明白其实从酒泉高铁站也可以的,这都是一开始计划飞嘉峪关汇合闹得,留下印象就直接从嘉峪关订票了。

因为嘉峪关没有直达乌鲁木齐的航线,所以只能火车,幸好兰新客运专线开通了,嘉峪关只需六个小时到乌鲁木齐,但这也是我坐的时间最长的和谐号了。

火车飞驰在河西走廊,近处戈壁远处雪山,我和郑老师又是拿出手机对着窗外一阵猛拍,依然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即将发布西行游记(中篇)南疆轮台沙漠胡杨之旅

西行游记(上篇)额济纳胡杨之旅》上有2条评论

  1. 老友好!好久没来,没想到你还在坚持更新,佩服! 这篇游记很不错,装备、行程什么的说得很清楚,学习了,希望以后有机会去内蒙或北疆旅行的时候能借鉴到。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