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好音乐,一次好记忆

不少情况下我们会有意无意地把某个歌手的作品和受众的年龄层面联系起来。像现在说起Twins,那就是小朋友喜欢的东西。如果非要提许冠杰那就得上点年纪才有共鸣。分层别类虽然不是欣赏音乐的好习惯,可是现实会用它自己的方式把歌曲和不同听众的心情串联起来。老歌手的作品多半充满回忆的色彩,新歌手则容易在直接的感觉上形成冲击。如果能把两派人都折服,那确实需要一定的修为和功力。

不知道如何去定义老狼这个人。十几年前他和一群校园情结强烈的朋友唱了内地第一批校园歌曲,火了高晓松和他本人。至今校友离别相聚都不忘唱一曲《同桌的你》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就知道他们当年的影响真的可以比得上很多经典歌手对一代人的冲击。凡是有过校园生活的人们,心中多半会留下对那个纯真年代的纯真记忆。由优美的旋律和简洁贴切的歌词表现出来时,心底的感动决不是言语所能表达。就老狼本人而言,《同桌的你》可以算是过去,《恋恋风尘》和《晴朗》更代表他自己,不过好象被提及的次数远不如校园民谣来得多。如果校园民谣代表的是老听众的喜好,那么他个人专辑更多应该被新一代所接受。可是容易定义风格却不容易划分听众的层面。

说到底对于老狼个人来讲,唱好歌和把歌唱好才是一等一的大事。就《北京的冬天》反复修改到出版,已经看得出他细心的一面。至于在歌中感动的是谁,完全不是他考虑的内容。事实上对像我们这样七八十年代的人而言,在新专辑中迅速可以找得到共鸣的部分。比如主打歌曲《北京的冬天》。还在CCTV刚开始播放MV的年代,郁冬和他的《露天电影院》是和《恋恋风尘》一样被人们熟知的作品。因为世事难料,他现在已经不活跃在圈子当中,但是那张专辑给那个年代内心渴望清纯的人们以巨大的震撼。老狼在十二年后重唱他专辑中的第八首作品,其间的美感和感动居然一点都没有改变。听这首歌时,那种青春已逝年华不在的伤感刹那涌到脑中,小号模拟着纷飞雪花的意境,给人寒冷和温暖交错的幻想。尽管老狼不再提及校园民谣,我们也不愿老把他放到那个环境下,可是这首歌带来的感受,还真脱离不了当年的情况。实际上“自私”的我们也乐于听到这样的老狼——熟悉的感觉就像熟悉的朋友一样亲切。

记忆的多彩也是多味的,所以翻看的方式有所不同。老狼用的方式是属于温暖一类。《情人劫》有点点轻摇滚的味道但不影响感人的程度。郁冬像是一个生活在过去的人,他的词曲无一不是在过去的点上进行。“那些照片早已烧成了灰烬,可那些回忆怎么点也点不着……那些日子早已经无处寻找,可那些回忆跟着我奔跑”,听到这几句的时候,也有些不是滋味。木吉他仿佛是一副淡黄色的眼镜,戴上它看到的画面都是旧的,心情也是一样。老狼的声音让进入状态的耳朵在劫难逃,轻易地被俘虏。《鸟儿的幻想》的雷鬼节奏轻快,情绪却依然停留在学生的年代。高飞的幻想和爱情的冲突让人想起王家卫的电影。《有多远就走多远》有年轻的理想主义色彩。在路上的感觉让我们着迷,因为自己的成长而渐渐成为不敢触碰的记忆。老狼用轻松的方式把它重新上路,把过去当作汽车,载着岁月前行。他的歌就是这样,不要求听过之后有什么行动,但能够有所感动。摇滚强调“行”,他则在于“知”。回忆中的很多东西成年后知道不可能再去尝试,可是把它们完全的遗忘又不是一种很好的处理。听到老狼把它们唱出来,提醒我们曾经有过类似的温暖或者感动,让人很舒服。就像欣赏一杯酒一样,感受完它的表面后,再一口喝掉,什么滋味就只存在于自己的内心。

时间不停的走远,我的记忆却却停在那1995年。十二年过去,老狼依然没有什么大的改变。对于我这样贪心的听众而言,是件好事。记忆若不是由像他这样的歌手不时点醒一下,恐怕有些东西已经模糊了。回忆是私人的,但是在老狼的歌里,我们都找到共同的温暖。
[kmp=http://218.28.64.181/music/yyphb/top/33.mp3]北京的冬天[/km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