疲惫的充实

我回来了。上一篇文章还是6月份,眨眼儿小半年过去了。我现在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在今年最热的那两天实在熬不住,买了一个空调,商家说人多排队两天后上门安装,等两天后安装好后,天气转凉,气温就再没有上过30度,于是空调直接就闲置了,而在感受上时间没过多久,我就从半袖直接毛衣了,在这两天,我为了报未用空调之仇,直接开了暖风。

IMGP7950

话再转回来,这么长时间没写东西有几点原因,简单说一个是因为太忙,再一个就是心情跟不上,坐这里瞎扯淡也没意思,还有一个就是目前博客的大气候就是如此,能像06、07那几年那样勤奋更新的没几个了。

我现在越是忙碌,就越是渴望能闲下来出去转转,我经常会想起去年6月份时去同里时的样子,住下来,在雨后逛一逛园子和巷子,晚饭吃吃蒸白鱼,轻松睡去,一早蒙蒙亮爬起来去拍小镇的清晨,那种感觉很是舒服。而现在的状态,固然充实,但有时候心更累,即便我倒在床上睡上个12小时,醒来依然感觉乏力,我觉得,这已经不是亚健康所能描述得了了。有时候,晚饭后我出去街角溜溜弯都感觉会好一些,恍惚间我已经找到了暮年的感觉了。

最近工作有很多进展,慢慢的都踏上了正轨,几个月来闲时闲死,忙时忙死,几经调整,现在算是可以了,接下来的日子,准备开始逐步调整一下一些设计的结构和原则,说直白些就是一些小点的业务可能就放弃掉了,这几个月感觉下来,费用越少的业务越棘手,最后即便完成也要付出很多的精力,当然,这个意思是在感受上不是在工作量上。

先就唠叨着些,有内容的下一篇说,最后说一句关于博客本身的,以后更新不会太快,现在又换了换界面,更加的简单,几乎去除了除文章本身之外的所有模块,就一个目的,我只记录心情,不关注其它。留言里留链接或名字里有广告的绕行吧。

博客更新的慢,Twitter更新的快,@shuihuise请多关注。

差不多就行了

仿佛是一月一次的博客时间又来了。现在的我天天喊着忙,其实那不代表着活儿多,而是客户催得太紧,连着搞了几个通宵,现在时间都错乱了,昨晚上10点就睡下了,这不半夜两点就睡不着爬起来,看,就是每天四小时睡眠的命。

这些天在和客户沟通价格的时候,会碰到价格期许落差很大的情况,客户总是希望我把价格压得再低一些,缘由自己预算不够,有些时候我也很无奈,案子油水不大我就不接了,说实在的,我还到不了那个派头,自己做刚起步,只要不是太过分的价格,一般我还是会拿下的,只不过,这是特殊的服务行业,真要是在价格上委屈了设计师,其实,双方都得不到太好的结果。举个例子,你在商贸市场买衣服,一件大褂摆在那里,要价300,你最后砍成30直接拿走一点都不带心虚的,毕竟拿的就是你看到的那件衣裳,就算落差很大质量不佳那也是你最初看到的那个东西不会有什么质量落差;相对应的,你家里搞装修,包工头报价10万还包工料,你愣生生的砍成了1万,包工头“忍痛”答应后,你会踏实吗?1万的活还包工料的装修,住进去就不怕劣质吊顶塌下来?平面设计其实也一样,我报价很少漫天狂要,一个实在价如果真被砍去一半,我的心情肯定不如全价的爽,那在出活儿时必然不像最初时的那种倾入,如此下来,对于我,对于客户都是一种损失,当然,我也会控制价钱的一个幅度,以免真的伤害到双方对作品的那种热情,毕竟,一个优质的活儿出来,对有责任的客户说是宝贝,对我说那就是可以代表的作品。

晨间絮语

1、凌晨6点,在床上躺了N个小时之后,我终于决定爬起来,老是这么赖在床上也不是个办法,那就干脆起来坐到电脑前,看看Twitter上的消息,转转论坛,再看看网易。

最近这些天吧,过的极其没有规律,如果硬说有规律的话,那就是每天睡觉的时间都比前一天错后几个小时,然后就造成了现在黑白混乱的现象。这种作息时间比去年的这个时候还要糟糕,那时好歹还明晰的维持着昼伏夜出的现象,而目前,已经彻底混乱。

这样的日子带来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对生活的一种消极态度,在不工作的状态下,这种混乱有一些让我发慌了,清闲是有,但只清闲不进钱是不行的,年后吧,找几样事情做做。

2、今年过年依然留在石家庄过这几天,会一些朋友,年后再回老家,我发觉这样安排时间在某种情况下对于我这个已婚人士来说反而是种解脱,路线上面可以设置的更合理一些,不然,迂回的绕绝对是个痛苦的事情。

明天吧,去超市采购大批零食和主食,以备这几天窝在家里以及守在电脑前的呆滞时光。

3、2007年就注册了Twitter,但是直到2009年夏天,基本上就没有发过多少条信息,最近半年来,几乎每天都趴在上面,不是我多话痨,而是呆在上面倾听。Twitter为什么在国内被消失?因为上面能够看见真东西,能够引起思考,这容易打上“颠覆”的标签;能够发现让你会心一笑的段子,能够看见一些让人捧腹的图片视频,这容易打上“低俗”的标签;这么不靠谱的网站,肯定会被消失。

但我还离不开,我喜欢坐那里倾听,我倒是真希望我周边的朋友也能跑到上面注册一下,找那些关注者众多,语言有趣有理的人来关注,如果你关注了几十上百人,成百上千人关注你,那么,你会在Twitter里发现超乎寻常的乐趣,更重要的是,头脑会变得睿智,随时抓住瞬息万变的机会。

我的Twitter帐号是@shuihuise,会翻墙的直接登陆Twitter的官方网站http://twitter.com,不会翻墙的也可以试下国内网友搭建的镜像http://fanfou.de或者http://tuite.at,要是在上面玩的High,必然得多关注一些牛逼的人,自己也要多发出一些有分量的声音,指望着在Twitter上面发出“我起床了”“晚饭吃什么呢”就可以获得千万追捧的还是别费劲了,可能新浪微博更适合那些“热爱生活”的朋友。当然,有机会的话,试试网易微博也是不错的,我的帐号是http://t.163.com/zen,基本和Twitter同步,但少了一些话语。

又是一年

每到一年终了,脑袋里总会冒出很多总结式的想法,回味一下这过去的一载,再展望一下未来的一年,前几天看了左岸读书的一片年终总结加新年展望,自己低下头琢磨了老半天,不知道该总结些什么,又该展望些什么。我翻看以往写过的年终总结,印象深的是今年1月1日的,当时定下了几个愿望,盘算下来,基本上算是都实现了,现在暗舒一口气:幸亏当时明智,立愿不算太高,现在看来,再多加点什么就有可能最终食言。

说回来,今年我真的不想再做总结了,或者说,总结愿景啥的,我已经没有那个心境儿了。记得小时候,每到过年,我的最大愿望就是有一个新的玩具汽车,有一本好看的书,然后回到老家,躺在那热烘烘的炕头上,玩着开汽车的游戏,累了就翻出书来依靠在被子上。那时不会总结我那一年都做了些什么,明年我要拿第几名之类的想法,但每一步现在看来都走得很实在,不像现在,总感觉一年到头虚无缥缈的,生活的真实根本无法填满精神的空虚。这一年走下来,去了一些地方,认识了不少人,工作上有了一些成绩,看上去都是实打实的资历,但静下心来一想,全像云一般,多年以后,我肯定不会记得其中任何一个细节。或许我这些年一直就浮在上面,活在理想里不愿面对真实。

1996年的时候,从家里面就出来了,过去这么多年,看我曾经周围的人才发现自己真的没有什么变化,现在,我也不想再说这是保持了纯真,而宁愿归罪于没有成熟。就像你活在一个和谐社会,就不能把自己放在腐朽的资本主义世界的意识里面一样,扑闪着大眼睛装天真,在这个地方不适合,就应该低下头弯下腰去,别人扔掉的衣服捡起来装包里,别人丢失的钱包捡起来装兜里,一个“闷声大发财”的时代,老这么纯真,那就真是“Too Young,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了。

1999年的年根底,我猫在石家庄一个城中村的小民房内,那一年底的迎元旦是一个大事情,马上就2字开头年份了,我的最大愿望是找一个电视来看看,看看大家都是咋样庆祝的,后来没辙了,打算去火车站候车室坐着,边画速写,边仰着脖子看吊在屋顶的电视,但是最终,我啥都没做,早早的洗洗睡了,一觉冻醒,已经是2000年1月1日的中午了,我缩在被窝里,望着旁边阳光照进来的墙壁,实在想不好起来做什么去。

2000年的年根底,电视里说这才是真正的新千年,那天,具体说是2000年12月31号夜里11点50多吧,我站在苏州的玄妙观前,目光呆滞的望着夜空,等待着新年礼花的绽放,后来,听说那天夜里,憨憨郑老师他们从寒山寺步行回来。

再后来,工作之后的元旦真没有什么印象了,无非就是聚餐K歌,K歌聚餐,没有新鲜,没有深刻,都是在身不由己的度过那一天,不是组织人没创意,换成我组织,也是这些事儿,这就是现实的生活。让我再一个人坐在星空下看烟火,够呛,现在的我还真玩不了那深邃;让我也去迪厅去坐在吧台看着池子里High翻天的红男绿女,也不行,我没有那个定力。就这样,我就处在这样一个上不来下不去的尴尬境地,无趣透顶。

现在想来,工作以后乃至直到终老,没有什么比从元旦直到元宵这段时间更恶俗的时间段了。工作会在这个时间内达到一年的顶峰,而应酬也在这个时间段内登峰造极,我真想着以后有机会了,就跑出去,过完这段时间再返回来和慢慢消停的人们开始新一年的生活。突然我想起了2002年秋天的时候,我去了皖南泾县的査济村写生,那时候的査济还是很安静的,到达那里是下午,雨后,放下行李之后我就一头扎进村子,穿过弯弯曲曲的巷子来到村庄边缘,并沿着小路一直走下去,直到进了山没了路,道两旁是湿漉漉的庄稼,不时还传来鸟儿鸣叫,整个环境安静至极,后来我就坐在小路尽头的那断桥上听流水声,天色渐暗时,从另一条路返回村庄,这时,已是炊烟袅袅的时刻,村子里漂浮着一种特有的香味,我特别迷恋这种味道,也只有在农村才可以,或许,是那淡淡的饭香,也可能是木柴散发出的味道,最近一次闻到还是07年在北京箭扣长城脚下的一个村子里,总之,这味儿在传入鼻子里的时候,我一下子就回到童年了。每次,现在每次到年终大家Happy的时候,我总会想起那些淡淡的日子,没有什么人,没有什么事,但能留在记忆里的,却是那么的深刻 继续阅读

你跑不掉

这个博客建于2007年1月,后来又导入了2005年后在blodcn的一些老流水,从最开始的PJblog程序,到07年9月转到了WP程序,除去删除的和被删除的一些文章,零零散散也有近500篇了。在08年末09年初,这个博客差点就荒芜了,忙,后来到了09年的8月份,换到了现在的Pianjan.com域名,算是又重新开了张。

本来,重新再开始,我不打算再写一些愤怒的文章,觉得瞎愤怒也没啥意思,咱水平不高,愤怒不到点子上,还不如归于专业,写一些有用的东西。但是,你不关心他,他就关心你。

早前一段时间,大飞热心肠从自己的服务器上割地给我一块空间,绑定了Pianjan的二级域名做为专门存放图片之用,几个月来,又稳定速度又快,我在这块空间里存放了几十张我拍摄的一些风光旅游照片。但是目前,这个美好的事情结束了。我的域名空间均在自由国度,无需备案,但是绑定了国内空间做图库的二级域名却没有逃掉,在新一轮的垂直打击中,大飞接到通知,这块空间要么备案要么关掉,否则就关服务器。让我去备案?我宁可关了它!真是枉费了大飞的一片好心。

一个放了几十张苏州风光摄影图片的空间,就这样因为非法而被关掉了。

这两天搬了家,重新装了一份宽带,会不会过两天真就变成局域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