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与金钱

sikear-desk

时间接近午夜,手上的活儿也基本算是做出来一个大概,我现在没什么日期的概念,除了记住明天或者后天交活儿,要是问我今天礼拜几,我肯定会把手机拿出来看一看。记得以前上班的时候,周一是最痛苦的,总是无限的期望周五的到来,哪怕周五下午事儿来了,那好歹是个期盼。可见那个时候对于周末是多么的期待,那时总觉得要是自己是老板真好,天天都是周末,吆五喝六的,现在自己干了,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还天天周末呢,天天都是周一!根本就没有周末的概念了。说这话的意思不是说业务有多好忙不过来,而是在潜意识里已经消灭了周末的概念,已经自然而然的把每一天都当做自己需要挣钱的日子。

看,私有制就是这么的驱动强劲。

晚上拍了一张小片,窥伺工作台一角,其中可以看见一个小财神和金元宝,求财若渴啊。小财神是几年前一个客户送给我的,这次自己做公司我就没有再请财神,觉得客户送的这个一是寓意挺好,客户送财嘛,另一就是样子还不错,放到显示器下面,时常看看心情不错。本来想订俩宜家的书架,但是有些贵媳妇没舍得,干脆我就把那堆书都放在大桌子上了,显得还挺文化。

这两天在考虑一个问题,就是设计的费用,比如一个活儿,也不复杂,收2000设计费,两天做完了,是不是觉得挣钱挺容易的,最早几年我也这么以为,这几年也没有细琢磨,最近我突然觉得不成,看起来两天就设计完了一个2000元的稿子,但是,每个稿子最终结案并拿到钱肯定不止两天,中间修改几次,拖拖拉拉的如果超过俩礼拜以上,那就意味着这个案子挣得每天也就百十块钱,这么一算其实真不多,还赶不上上班呢。因此,针对此,必须得采取俩措施,一是控制整个业务的运作时间,要使劲往前赶,争取早日截稿收钱;有很多时候时间不是设计师说了算的,尤其是政府类的业务,所以再没办法控制一个活儿的节奏的时候,那就要控制自己工作的数量,也就是说,手上最好不要只有一个案子,在自己的精力范围之内,尽可能多的同时做着几个活儿,这样在时间上会有一个充分的使用且增加单位时间内的收入。

很多时候会意识不到这一点,一个业务来了,总会很开心,往往就会忽视了内耗。打工的时候就意识不到这点,即便提成制的薪酬也无法完全调动自己的潜力。

去年做的苏州旅游的一个画册,从我开始进公司差不多就开始接手,一直到我离开那公司,册子都没定稿,据说今年初终于定稿印刷了。我想,如果这个业务是我自己的,我会急死。当前,再做一个关于政府机关的,我就很担心,我最怕做政府机关类的业务,比较麻烦,那边人手比较多,嘴也杂,谁都要说上事儿,哪个领导都得看一下提提修改意见,领导级别多的都想象不到,哪天做的差不多了,突然来了一个级别更大的领导要看看,可能就莫名的被否了。机关的活儿还有一个特点跟企业不一样,企业做画册没那么多事,拍图把产品事情说明白就OK了,机关的可不一样,图片怎么排有讲究,谁在前面谁在后面,哪个图片大哪个图片小,这都是有说道儿的,还有就是有时候照片还得修,某某得去掉,某某得加进来,这事儿不能说太细,但是得做到位,说实在的,遇到这样的业务 继续阅读

2012观后

一大早挣扎着起来,就为了去看2012的首映,这边没搞零点首映,第一场是从上午11:50开始,我赶到时已经开场几分钟,加上早午饭都还没吃,跟杨杨一咬牙:下一场。

我只是想看一个囫囵个的片子。事实证明,2012结构上安排挺合理的,跟以往灾难片不一样,这片子上来就开始转入黑暗描述,不跟其他片子一样,先酝酿一半时间的和谐社会,后半程在闹个天翻地覆。2012不然,近3个小时的时间,就平铺直叙这个紧张刺激的毁灭。

没有看IMAX是个绝对错误!其实这片子才应该出个3D版本,那影院里的尖叫声绝对不绝于耳。

剧情嘛还是老俗套,主人公展开拯救,最后全家雨过天晴,主人公身边的资本家死了,资本家的小三挂了,小三的情郎也不得好死,主人公家庭的第三者也死了;主人公夫妇活了,国家花骨朵也活了,卫道士们也活了,人民很满意,当资本主义领导一句“这样的事情也只有中国才能按时做到。”说出口的时候,我明显听到后排有观众稀稀拉拉的掌声,看起来,那位已经达到高潮了。

这篇文章不剧透,不评论,没啥,剧情平铺直叙,效果火爆撩人,插一句,效果确实没得说,注意,上半部分的洛杉矶大地震我个人觉得是整部片子特技最好的一部分,至于最后的大海啸,效果很棒,但我只能说没有什么太大突破。

好,我这篇文章想说的是,真有事儿,民众咋整?我跟杨杨在这上面有细微分歧,美帝对于民众都隐瞒真相,主张精英逃脱论调,我的态度:这样不行,得把事情告诉下去,发生啥玩意听天由命吧。不过,我倒是真不敢想这个场景先发生在中国会是啥样。电影散场后等公交车,车一来人们一拥而上,我都没挤上去,这尚且如此,世界人民真要是在一起挤方舟,我估计伟大的中国人民肯定一马当先,坐船上后回眸一笑百媚生。

在美国人看来,上去的都是精英,科学家啦,伟大学者啊,还有那些掏巨额腰包的大富豪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回到中国,片中没有描写中国人民是如何选择的,好歹13亿多人呢,谁上?李宇春让不让上?仆人们让不让上?影帝会不会在飞机起飞后也出现在留下的难民中间?

我觉得吧,以国情来看,谁都上不去,“你别叫我知道喽,不然谁都走不了”,熟悉的腔调一响起,不免让人热泪盈眶。这事儿不能再说了,比较乱,谁上谁不上我擇不清,混乱时刻,仆人们也擇不清,只能等上船的最后时刻发挥了,誰劲儿大谁上,就这么简单 继续阅读

走马观郑州

zhengzhou-xiaoxiang[1] 上个礼拜去了一趟郑州,参观了一下秋季糖酒会,查找一下商机。这是10年后我第二次去郑州,颇有一番感受。

99年那次去郑州是去考试,下了火车穿越那长长的略带尿骚味的地道桥洞,在铁六中门口的一个电线杆子上发现了一个小广告,如获珍宝,顺着这条资源,我找到那家房产中介,当机立断租下了二七公安分局对面的一套房子,准备蹲守二十余天以便考试之需。

其实说实在的,那一次对郑州印象不好,总感觉乱糟糟的,而这次再来郑州感觉变化挺大,或许,这两次去的区域大不一样,这次主要沿着一些比较新的,比较现代化的城区吧,高楼林立,绿地成荫,一派大都市景象。

这次来这里主要就是转一转秋季糖酒会,以往从来没有参加过这样的商展会,这次转下来,受益匪浅,至少晓得了,对于设计这一行,这样的展会也是一个巨大的寻宝机会,成千上万的商家,其实谁都想推广自己的产品,如果你能让他觉得你可以帮助他更好的展示自己的形象,销售自己的产品,我想,没有厂商会拒绝你合作的意向,不多说,就是这么个意思,一点就通,“不用记不用记,工作上的事儿记什么?”

时间比较紧,除了吃饭的时候逛了逛夜市(如果那也算逛的话,就是上图),根本就没时间做任何游览,几顿饭除了这种烩面就是那种烩面,实在提不起食欲。我记得上次在郑州,我们四个坐在二七分局旁边的小馆儿里,扑啦啦上了一桌小菜特色小吃,风卷残云干个精光,然后一招呼,说按照原样再上一遍,等吃完一结账,一共八元钱,四个人也不盘算如何凑钱买单了,忘记是谁大方的独自请客了。而这顿饭,也是我们几个人几年来津津乐道的一件郑州往事 继续阅读

影视生活

         感觉上次感叹完周末的美妙没几天,又周末了,看,生活就是这样美好。但是千万不要被这种美好的表面所蒙蔽,操蛋的本质永远都是藏在美妙背后。就像这看起来爽歪歪的周末,揭开华丽的外表,发现两个更为璀璨的大字:加班!

         其实加班不是绝对的,至少在我这里可以不加,但是相对的忙碌更要人命。好不容易接了一个房产的活儿,谁知碰上的竟是一个菜鸟开发商,属于大姑娘上轿,第一次。策划方、销售方、开发方,三个雏儿碰到一块,你说我这设计方怎么做?我现在倒是十分希望建筑方也是一个新手,那这楼盘就功德圆满了。

         算了,不提工作了,一说这些就头大,头本来就够大,所以善待有限生命,远离无聊工作。想想剩下的轻松生活,排的上号的应该算是圣诞和元旦了,二蛋虽然不是什么大节,但是却不能马虎,有假没假的总得弄出点活动出来,记得以往我从来没有过过,就算是有时间也是买一堆零食闷在家里瞅着电脑,佳片之夜。昨晚上我整理了一下电脑的影视盘分区,100G的空间累积下载未看的电影就有三四十部,良莠不齐,早先的《迈阿密风云》还有,当时下载了就没看,这还不包括散落在其他分区的片子。后来在移动硬盘里竟然还找到一部《红高粱》,说实在的,这也没看过。有些烂港片我都不知道下载时的心态是什么,以至于现在观看时让我犯难,看吧,太浪费时间,不看吧,几百兆下载了也挺费劲。相比较之下,最近看电视剧倒是不少,前段时间忙里偷闲看完了《爱是一颗幸福的子弹》,我是冲着主演沈佳妮去的,下载时看到盗版商给出的名字是《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2》,一看名我就想笑。这两天在西半球时间观看着《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这部网络小说在很早的时候就看完了文字版本,今年听到被拍成了电影和电视剧,后来还闹新闻,说电视剧要上央视,我一听就知道这纯粹是扯淡,这部剧要是忠于原著,别说央视,广电总局那里就通不过,现在看来,电视剧版本确实也删除了部分章节,而电影版据说更是支离破碎,不如不拍。

         这两年比较俗,国产连续剧看了一部又一部,即便剧情破烂,但我 继续阅读

夜色

        又是周末,和以前上小学的时候一样,每周五下午都是很兴奋,而到了周日晚上则面无神采,后来上中学,每天都是礼拜一,忙忙活活的,紧张了好几年,上了大学,每天又成了礼拜六,轻轻松松,当然,考四级除外。

        但是工作之后的周末是不一样的,周末能够玩一个轻松的那就是最惬意的事,这个礼拜事情比较多,一晃悠又是周五了,下午就心慌慌的琢磨着这周末怎么打发,快下班的时候无意扭头看了窗外一眼,也不知道现在冬至过没过,我感觉是过了,因为据目测,现在下班的时间天色尚明,而几天前下班时分已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六指。

        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天空明快,地面却已灯火辉煌,其实我挺喜欢看一个城市的夜色的,抛开石家庄的夜景面子工程不说,以前,看过那么多城市的夜景,从汽车上,从火车上,每当夜幕降临,整个世界变成了冷色调,突然闯入城市边缘,当暖黄色灯光打破黑暗的时候,我都会把脸贴到玻璃上,目不转睛的看着窗外划过的一切。挺喜欢这种感觉。

        又一次看夜色比较难忘,那是第一次去上海,上海离苏州很近,那次是去看画展,展览看完后也就是下午时分,一帮子同学里面好几个都没来过上海,于是建议先不回苏,去南京路和外滩那边逛逛,逛街嘛稀松平常,晚饭在外滩的一个“大娘水饺”吃的,在外滩玩到很晚,后来就一直坐在路边聊天打牌,后来,也就是在次日凌晨坐着夜班车到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