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翻越了骑者岭

在石家庄有一个流传的骑行等级,小学毕业是骑过土地庙,骑过铁过门被称作中学毕业,大学毕业则是征服骑者岭。记得第一次骑土地庙的时候很吃力,但是后来跟玩似的丝毫没感觉,铁过门在骑过几次后也不当回事了,骑者岭则一直保持着它的威严。

看下图,远处最高峰就是骑者岭路的终点。

第一次去骑者岭是近年5月初的时候,那个时候就是抱着拿下“骑行学历三连跳”的目的去的,在网上看过挺多关于骑行骑者岭的,也做好了物质(食物补给)和心理的准备,当时好友几个沿着手机地图奔袭60公里到达骑者岭下,按部就班的吃东西、合影,做好一切准备开始登峰,但是,在第一个坡就崩溃了–也太陡了。最终,整个过程我顶多骑了1/4或者1/3,剩下的都是推上去的。当时心情崩溃的表态这辈子不来了,但是心里还是憋着这股劲儿,于是,在10月底,我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