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事件

这些天来全是大事件,婚礼这档子事儿过去了,再加上下面两件,我想会是人生的大转折。

一、辞职

       这个念头很久了。工作这么些年,感觉有些疲惫,连续的设计工作,自己感觉已经快被掏空了。我想应该停下来,休息一下,顺便学一些东西。

       这么多年,做过VI,做过包装,排过版,搞过印刷,设计过楼书,装修过门面,把设计的方方面面摸了个透,应该换个方式了。其实每做一种设计,时间长了都会僵化,就像最近这一年,我基本上再做房地产行业的设计,由于客户的关系,做出来的东西始终如一,风格都没有变化过,有时候我翻看自己这一年的成绩,都会苦笑,这一年都是啥啊?!这样下去,我跳出来的时候再做别的,或许就会很吃力,感觉到无所适从。每天累呵呵的从白忙到黑,图的是什么?

       最近的一次旅行应该上溯到07年5月1日的箭扣了,再后来到现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哪里都没去过,可以的话回家婚礼应该算是工作之余的一种调剂。

       因此,我应该放弃这份工作了。其实,如果今年不结婚,还打算去西藏来着……

二、离开石家庄

       这是一个更大的决定,从某种意义上说,结婚和离开石家庄两件事就决定了后半生的归属。其实,在没有结婚之前,我和杨杨就开始讨论离开这里,目的地是 继续阅读

新高度

     一个月不写东西,看来又造下了一个记录。今天上午不是很忙,捎带手就把博客系统升级到了WordPress 2.6正式版,其实,我是战战兢兢的升级的,新版本刚发布的时候我就想尝尝鲜,但是一看文件说明觉得头有点大(本来就不小),昨天看到白板报的升级经历,竟然横下了一条心: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冒这个险。于是,备份,上传,升级,上帝啊,竟然成功了。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连插件啥的一对零碎全都升级到最新版本,而前台也做了一些修改。

  • 修改文章评论为倒序方式,也就是新评论在老评论的上面,同时,对评论偏多的增加评论分页,免得某篇文章拖拉的过长,影响效率。
  • 增加文章的评分功能,如果你顺手,就对文章页正文下面的一个评分星星猛击,5分满分,我也能没事的时候在后台孤芳自赏一下。
  • 准备了N个新模板,准备在未来某日换上去,当然也不排除过几天更换一个新式模板来作为常规模板使用,要体现新气象嘛。

     嗯,关于博客本身的事就说这些,下面谈点正事儿。你看,跟别人不一样吧,一般都是先谈事儿,最后闲了再啰嗦点不要紧的,但我不是,说点什么总是先要扯点别的闲杂儿,最后才言归正传。为什么这样呢?因为我这人嘴里爱跑火车,说点什么事儿总是爱跑题儿,为了谈正事时不会因为一句什么不沾边话就把精力转移喽,我觉得还是在开始前先把那些闲话连篇全都消耗掉,然后专心致志谈正事儿。但有时候也会出现意外,闲事扯的太远了,一茬引一茬,火车跑出千里之外,最后刹车一看,都找不到回去的路了,这样也不好,所以我也是一直在琢磨这说话的方式。不过,我觉得现在已经在跑火车了,不是说要谈正事吗?

      其实本来想说的是一个娱乐追求的问题。昨天和杨杨聊天,说到喜欢的娱乐明星(或者拔高点叫做艺术家),我是这样的,我喜欢的明星们都比我大,比我小的那些说实在的还真看不上眼,但问题是我也不小了,被我拥护的明星们也基本上不站在潮流尖端了,而红透天的那些小明星们我甚至连名字都叫不准,不是我矫情,是真记不住,压根儿就不看人家的东西,又怎能做到如数家珍的呢?这时候我想起了上上辈人,那个时代马连良,周信芳,袁世海等等是腕儿,家喻户晓地明星,各地也到处是粉儿,就算是近一点,也有李维康、耿其昌等新演员来撑这个行当,老人们就是沉迷在那个艺术形式里,对流行歌曲不感冒。现在到了我这里,我也是一样,一直还是活在李宗盛、杜德伟的时代,就算是近一点,还有陶喆,其实想想也不近了。他们还都在老老实实的唱歌。而新晋的 继续阅读

赶路

    诺伊州参议员奥巴马在民主党内的初选中胜出,创造了美国的历史,这不得不说是民主的光辉,在今天这个日子,显得更为可贵。记得当年我去上大学,收拾东西时老爹嘟囔我一句,在学校别去闹。我笑笑,知道。说实话,喊口号的时候我的脑筋远未能叱诧风云,等口号停息,我的思想已无力更新。

     慢慢的,关注力从地震中转移出来,不是我不想关注,是没法关注,我无法去认同当下的这种救灾文化,那就不看了,灾难是瞬间,民生是永恒,就像上面为美国黑人翻身不受歧视欢呼其实也是扯淡,远不如国内取消暂住证,停止地域歧视来的现实。东西离得太远,就没有必要巴巴的望眼欲穿,太累,有那时间还真不如琢磨一下自己的下顿饭在哪里。早上5点就爬了起来,当车子行驶在乡间的小路上,看着窗外翻滚的麦浪以及那郁郁葱葱的丛林,才让我的思绪回归到实在,我记不清有多久没有看到这样的景致了,游览名山大川,激情澎湃,但总是找不到心灵的感动,昨晚上在家中又翻出了希什金的画,匆匆的瞄了一眼,心生感慨,这不就是路上的风景嘛。

      有人总是劝我要归于生活,别去考虑哪些不能改变的现状,现在我想想,说的真对,起码对于我是这样的,有精力愤世嫉俗,还真不如低下头来悄无声息的数钱,闷着头干活,挡着手点钞,点累了,抬头看看这熟悉的风景,就突然发现,当初远视着指责的对象,或许已经落在后面了。

      在今天,胡乱写一下零散的文字,也算是更新了,翻过今天,那便是新的世界。

需要做什么?

  地震过去已经两天了,在震中外围的县市到目前已经有12012人遇难,这还不包括震中,那可是一个近12万人的县啊。现在,我也不想去讨论震前为什么没有预测了,不想去讨论一些明星为什么捐款那么少,不想去讨论救援队为什么迟迟进入不了汶川,不想讨论为什么倒塌的是学校而不是政府办公楼,更不想讨论火炬是不是还要传递下去,现在讨论这些全是扯淡,看了上边的图你还能琢磨什么?

    现在,压在废墟下面的人们的需要的不是真理标准讨论,而是药品,食品,御寒品以及血液,但是就目前的情况,献血和捐款是可行的措施,那就不应该再犹豫,行动吧。

     网易报道:http://news.163.com/08/0513/00/4BPJ2BSU0001124J.html(捐款方式)

        06年的时候长智齿,半夜疼得要命,老颓劝我去牙科诊所看看,找人把它拔了。但是进了诊所坐上老虎凳看着白大褂手中的器材我又胆战心惊,最终还是放弃了,后来半夜疼痛难忍,坐起来找到军刀,扒拉出里面的锉刀,寒光锃亮,掰开嘴把锉子放到最里面的嚼牙上开始打磨,不过歪打正着,最后还真锉下一个米粒儿般大小的骨质物来,后来牙真就不疼了还。
        昨天,腮帮子又开始疼,摸了摸感觉还是牙的问题,这次去楼下牙科诊所看看吧,医生姐姐扒拉开嘴看看说,不碍事。不过她却看到了我左边暴出的虎牙,问要不要做个整形啊?然后絮絮叨叨说我花一般的年龄,不能因为一颗龅牙而影响了阳光的笑容,我看了她一眼,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话说这么一天,上帝把你和我还有冯小刚一共仨人召集到一起,站成一排,上帝说,张开嘴!然后看了看你的牙,说“向右看齐!”,于是你的牙整齐的一排;上帝又看了看我的牙,说“出列!”,于是,我的虎牙就出来了;最后上帝看了一眼冯小刚的,叹了口气,嘟囔一声“解散吧……”
        医生姐姐笑了,也就不再劝我。

        这两天其实一直上火,买了一盒牛黄片当宝贝似的攥在手里每顿饭后按时服用,虔诚之心天地可鉴,但是嘴唇照样发干,喉咙依旧疼痛。每次身体不适,都会痛苦万分,感冒的时候头昏脑胀,然后我就觉得感冒是世界上最难受的病;发烧的时候四肢无力浑身颤抖,就觉得发烧才是最折磨人的,现在看着牛黄片包装盒上的主治“目赤,牙痛,咽喉肿痛,口鼻生疮”感叹,还有比这更憋屈的吗?后来打电话约老颓饭局,老颓说,去不了,上火,长了一嘴溃疡。我放下电话琢磨了琢磨,感觉自己嘴唇飘过一丝清凉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