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游记(上篇)额济纳胡杨之旅

觉得再不写这次旅行的游记,很多细节我都记不起来了。

去年夏天时开始谋划这次行程,实际出行是在10月15日,到月底结束,基本是半个月。因为这次去的几个地方都是第一次去,且其中两个并不是热门的旅游区,甚至可以说是不毛之地,所以还是仔细的做了准备,包括行程规划和物品准备。

物品准备这块以我自己为例,给大家做个参考:

衣物:冲锋衣、薄羽绒、衬衫x2、秋裤、魔术围巾、墨镜、徒步鞋、裤子、帽子等;

生活物品:保鲜袋、手套、水杯、毛巾、牙刷牙膏盒、绳子;

药品:创可贴、退烧药、感冒药、牛黄解毒片;

电子工具:手机x2、数据线x5、充电器、充电宝;

拍摄工具:相机x2、电池x5、充电器x2、存储卡x4、三脚架、云台、读卡器;

生产力工具:笔记本、电源、鼠标、U盘、移动硬盘、插线板;

重要物品:身份证、驾驶证、银行卡、钱包。

半个月行程下来,带去的东西除了绳子、U盘、读卡器(笔记本自带了)、牛黄解毒没有用到,剩下的全部都用到了,没用到不代表着没用处,只不过没遇到相关场景,在实际拍摄中,其实三脚架用到的不多,主要是太沉了,只在内蒙第一天带出去,后来统统放到宾馆,这个吧,就看拍什么题材了,用不用脚架自己把握,要是拍星轨的话还是带着吧。

这次的旅行记录就分为上中下三篇,分别是内蒙额济纳篇、南疆轮台篇、北疆木垒篇。

(上篇)额济纳胡杨林

随着出发日程的临近,这次旅行的三个人,我、郑老师和温老师不断的交换着时间计划,在临近出发时,郑老师的时间终于挤出来可以按照计划出发,但是温老师因为学校事情临时有变,只能参与三个目的地之一的南疆,所以,内蒙和北疆只有我和郑老师两人。

10月15日上午,我在石家庄机场飞呼和浩特,前一天晚上从苏州赶到上海的郑老师从虹桥机场飞呼和浩特,在中午时分间隔一个多小时分别到达汇合,算是正式开始了这次难得的旅行。

在还未出发前的一个礼拜,其实已经把这次旅行的每一天行程都排好了,一些可以确定的旅馆和机票车票等也都订下,所以,基本上每天可以按部就班的来进行,现在看来,基本上百分百的执行了预定的规划,跟行程有出入的也是提前做好了矿量。

在机场会合后直接打车去呼市火车站取票,存行李。然后按照计划,下午的时间要么去内蒙古博物院,要么去伊斯兰风情街,据网上说后者并非典型景点,只不过有一些伊斯兰建筑,但是街边基本都是卖五金材料的,所以还是去博物院吧。

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所以即便是逛博物院也是走马观花,不过典型的蒙族特色,加上硬件不错,所以感受还是挺好,在国内博物馆排名里面,内蒙古博物院还是相对靠前的,排名第17位,在它之前的,上海博物馆排第一,之后的一些如南京博物院、故宫博物院、山西博物院、苏州博物馆等都去过了,现在倒是非常想去陕西历史博物馆,说远了,拉回来继续说旅行。

傍晚回到呼市火车站,等待下午6点多发车到额济纳的夕发朝至火车。其实一开始计划并不是这样,计划先是到嘉峪关集合,然后租车自驾经酒泉和东风镇到额济纳,但是在行程制定中得知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要在17日发射神舟11号,据说会提前封路,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改成了 继续阅读

看图说话(1)

再用了一段巴巴变相册后,还是疏远了,第一觉得麻烦,第二有了大飞给的一个国内空间,没必要再拿巴巴变做图床了。不在那里发照片,那就还在这块自留地上时不时的放一些照片,以看图说话的形式,记录生活。

1、黄浦江&外滩

这是在过江的轮渡上拍下的一张照片。上海去过很多次了,但是浦东只去过两次,两次都是坐轮渡,其实轮渡很便宜,00年左右的时候轮渡比较简单,就是一个大平板,行人自行车都能上,票价是5毛钱,今年坐的时候票价涨到了两块,但是也由原来的开放式大平板升级成了带空调的大客轮。我曾经听说过有游客在外滩要去对面但是找不到渡轮,就在南京路这块的外滩边上坐的游轮,好几十块钱。其实,从南京路顺着外滩一直往南,过了延安东路高架这边,然后下外滩台阶,这里是有轮渡码头的。

当时我在船上一阵狂拍,这是瞄着外滩的一张,我觉得在渡轮上汽笛声响起的时候,黄浦江对面的外滩才最有感觉。这次去的时候外滩也搞“大变样”呢,为了迎接大批外国人的到来,把外滩的马路掀了个底朝天,害得我外滩上的建筑我一个都没拍。没法拍,要么都裹得严严实实的,没裹着的前面都是 继续阅读

五彩苏州 · 幻灯

    这些天本来想做一个页面,来展示最近这几个月我拍摄的苏州照片,顺便把这个页面当作这些图片的销售页面,毕竟,图片放在电脑里自己欣赏没啥用处,拿出来能够买个好价钱才是硬道理,但是图片也挑选出来了,在做缩略图时嫌过于麻烦,就搁置一遍了,琢磨着以后空闲时再说。

     后来觉得这样可能就把这件事耽误了,干脆把这些图片再从中做一些挑选,拿出一部分做一个幻灯片,先展示一下,于是就做了《五彩苏州》这样一个专辑,51个文件,然后配乐《皂罗袍》,源自牡丹亭,幻灯片时长5分钟左右,提醒如果在上班时观看,最好关掉声音,以免不便。

     后来想想还真不如做54张,可以凑齐一副扑克牌了。说一下幻灯片的地址 继续阅读

独墅湖

     我第一次去独墅湖那边的时候其实还没有明晰的独墅湖概念,甚至可以说那时候基本还不知道独墅湖的存在,和憨憨骑车好长时间,据说就是为了拍一拍那边的油菜花,感觉骑了很长时间才到那边,放眼望去,除了一条孤零零的公路,基本全是田地。后来在和憨憨的回忆中,一提起这事就感慨,当年的荒地现在也是位置极佳的别墅区了。

    至于独墅湖高教区在那几年更是子虚乌有的东西,以至于我在09年3月份再一次到达这里,很是惊讶,隔着雨蒙蒙的玻璃,看着外面飞逝的风景,我仿佛走进一座新城。在那次办完正事后的第二天,我跟憨憨打着雨伞,在细雨中仔细的游览了一下高教区中苏大的部分和湖边的风景,目前的独墅湖边就跟2000年的金鸡湖岸边一样,朴实无华,你坐在湖岸边的草地上,拿脚轻轻一踹,一些松软的土块就会应声落水,而现在,独墅湖隔壁的金鸡湖岸边已经全部精装修,游人如织。

     这边大部分时间是没有什么游人的,偶尔会见些许学生岸边散步休息,后来我跟杨杨再一次去岸边,就坐在搭在水上的木板上,把脚丫探出去,在那一刻,看着波光鳞鳞的水面,我脑子里空空的,啥也不愿意想。

     接连几次去独墅湖玩都是阴雨天,形成了一种程式化的概念,独墅湖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雾蒙蒙,众高校的建筑若隐若现,一人执伞,走在空旷的柏油路上,倾听雨水拍打伞面的声音 继续阅读

静静的山塘

     前段时间看了一个新闻,说是苏州古城区一座建筑被户主或者是租客刷成了紫罗兰色,然后便引起不明真相的群众极大不满,后来在有关部门的干涉下,房子颜色重新粉刷成白墙黑瓦。其实,黑白灰已经成了苏州古城区约定俗成的颜色,看到白墙黑瓦就能想到烟雨江南。对于此,我觉得到无可厚非。

      最近我倒是想从另一个角度,利用五彩斑斓来诠释白墙黑外的另一面。因为我发现,除去黑白灰,还有蓝天,绿树,红门窗,包括五颜六色的灯笼,再加上晨昏千变万化的光线色彩,完全有可能把粉墙黛瓦的苏州露出它色彩斑斓的一面。

     3号清晨5点我起床,打算赶在大家都出门前拍一拍山塘街,我一直觉得山塘可以更迷人一些,雾气昭昭,色彩梦幻,但是,以往去山塘的时候都是常规时间,游人如织,拍出来的东西始终不满意,所以这次,在清晨感到山塘,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到这条老街上,我觉得应该能捕捉到我想要的东西。

左图是山塘中部的河道,站在古戏台前的码头上船处拍下的,当时水面如镜,建筑物和游船的倒影清晰,加之当时现场那种清晨的气息,感觉真是不错。

     其实,我觉得要真是体验这种民俗与风景,也只能赶在没有人的时候,想想一天之中,也只有早上早早的起来,否则,等游人蜂拥而至的时候,熙熙攘攘,穿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