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墅湖

     我第一次去独墅湖那边的时候其实还没有明晰的独墅湖概念,甚至可以说那时候基本还不知道独墅湖的存在,和憨憨骑车好长时间,据说就是为了拍一拍那边的油菜花,感觉骑了很长时间才到那边,放眼望去,除了一条孤零零的公路,基本全是田地。后来在和憨憨的回忆中,一提起这事就感慨,当年的荒地现在也是位置极佳的别墅区了。

    至于独墅湖高教区在那几年更是子虚乌有的东西,以至于我在09年3月份再一次到达这里,很是惊讶,隔着雨蒙蒙的玻璃,看着外面飞逝的风景,我仿佛走进一座新城。在那次办完正事后的第二天,我跟憨憨打着雨伞,在细雨中仔细的游览了一下高教区中苏大的部分和湖边的风景,目前的独墅湖边就跟2000年的金鸡湖岸边一样,朴实无华,你坐在湖岸边的草地上,拿脚轻轻一踹,一些松软的土块就会应声落水,而现在,独墅湖隔壁的金鸡湖岸边已经全部精装修,游人如织。

     这边大部分时间是没有什么游人的,偶尔会见些许学生岸边散步休息,后来我跟杨杨再一次去岸边,就坐在搭在水上的木板上,把脚丫探出去,在那一刻,看着波光鳞鳞的水面,我脑子里空空的,啥也不愿意想。

     接连几次去独墅湖玩都是阴雨天,形成了一种程式化的概念,独墅湖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雾蒙蒙,众高校的建筑若隐若现,一人执伞,走在空旷的柏油路上,倾听雨水拍打伞面的声音 继续阅读

同里

从5月份开始接手设计吴江旅游的手册,到8月底移交他人,这本册子始终没有做完,回首再望去,等它面市的时候,估计会面目全非了。

在6月下旬的时候,专门去了同里一趟采风,拍了不少照片,左边这张是耕乐堂的外面。那次去同里确实拍了不少照片,并且感受也和若干年前去同里的时候远不一样。

在2000年至2004年间,我大概去了3次同里,但是因为每次进去都没有买票,所以,也只能在镇子的小巷河道转转,那些收费的景点,比如退思园、嘉荫堂等,却从未进入过。并且,那时候去,人声鼎沸,手头相机又是胶片的,想拍个宁静的感觉几乎是不可能,就算有可能也拍不了多少,没多少胶卷啊。

这一次就不同了,手里拿着旅游局提供的票,把那些我从没有进去过的景点转了个遍,得出结论,同里确实不错!同里的这些园子与宅子,跟苏州市区的有一个明显的差别,就是你可以跟他们贴得很近。苏州的宅院,基本上都有护栏,你与物品之间隔着很大的距离,而同里的不是,宅院的二楼也全部开放,与游人基本零距离,我置身其中,仿佛没有了旅游参观的感觉,而是置身历史之中。

加上去的那天正好下过雨,雨后的同里真是漂亮,空气清新,色彩浓重。其实,只有雨后的水乡才是真正的水乡。去的当天晚上我是住在了一个 继续阅读

集中游览

     今天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快傍晚的时候想去山塘街拍照,由于拍好必须得在将暗未暗的那十几分钟拍下,于是匆匆忙的出门,等把三角架夹在那座桥上开机看数值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存储卡没装上,忘家里了!

     这不是我第一次干这种事了,几个月前骑车跑去了平江路拍夜景,到了目的地才发现没带存储卡,杨杨安慰我说无所谓,不拍就一心一意的游玩。不过,这次来山塘我可不想再无功而返,急中生智,把手机里的卡拿出来狠心格式化,装在相机里,虽然兼容可用,但无奈容量只有32M,根本不敢拍RAW,就算是Jpg也只能拍7张,于是兴趣大减,随便拍了3张就拉倒了。

     不过,这几天会一直拍照,打算利用现在到9月初的10多天,做一个彻底的背包客,把苏州的方方面面都拍个遍。

Park

     上面是苏州工业园区的中央公园,今天中午在天虹吃饭的时候拍的,三张拼接。我一直对此公园周边的楼盘垂涎三尺,从2000年就开始了,但是眼睁睁的看着它的价格从两千涨到了两万,所以,我现在的心态也放平了,就那么回事吧。

shantang

     左边的图就是今晚上拿手机卡临时作为存储拍下的山塘街,人乱糟糟的,超没感觉,我想,我得跟6月底我在同里的那种拍摄原则来,早上5点多就赶过去,拍下黎明前的山塘街,其实,苏州其它一些景点要想拍摄好,都得采用此种方式,否则,到哪里都是人。

     其实,这几个月来,文章没写啥,照片倒是拍下了15个G,除了一少部分放在了图夫上,其它还都沉睡在硬盘里。慢慢整理吧。

     接下来这些天,节假日去一些冷门的景点,工作日去那些比较热门的地方,比如再去同里一次,还有太湖,苏州周边也要做一次深度旅游,至于街街巷巷,也要摸个遍。

平淡的黄金周

     十一假期我就一个人闷在了家里,天气不好是一个原因,公司里可能会出现加班也是一个原因,懒惰应该也算是一个原因吧,天气不好就爱睡觉,所以,这些天的上午我都睡得肆无忌惮,要不是感觉饿就不会起床,在被窝里还琢磨,我要是这7天都睡过去,连续的睡,会不会在上班的时候精神抖擞啊?反正感觉平时都是睡不醒睡不够的样子,现在算是补回来了。

     近几年来我很少在黄金周跑出去玩,就是怕人多,五一的时候去了一趟箭扣,那是荒山野岭,见不得几个人,所以玩下来很舒服,那次也是短平快的项目,前后三天,连玩带转加访友,回到石家庄后还参加组织了好几次游园摄影活动,过的甚是充实,相比较这次十一那就天上地下了。其实除去今年五一,以往的黄金周我都是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充其量去远郊爬爬野山,平时工作太忙,一有假日真是懒得动弹。
 
     不过我觉得这样也不行,这个年龄段得抓紧时间折腾,窝在家里是50岁以后再干的事吧,这次假期时间已过大半,剩下的时间要做的事情很多,工作上,在十月有几个案子,需要提前整理,都不是善活儿,抓紧时间做一个周密的安排。
 
     其实,过这一个十一,只是把身体歇好了,感觉思绪还是乱乱的没有整理好,是不是睡得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