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游记(上篇)额济纳胡杨之旅

觉得再不写这次旅行的游记,很多细节我都记不起来了。

去年夏天时开始谋划这次行程,实际出行是在10月15日,到月底结束,基本是半个月。因为这次去的几个地方都是第一次去,且其中两个并不是热门的旅游区,甚至可以说是不毛之地,所以还是仔细的做了准备,包括行程规划和物品准备。

物品准备这块以我自己为例,给大家做个参考:

衣物:冲锋衣、薄羽绒、衬衫x2、秋裤、魔术围巾、墨镜、徒步鞋、裤子、帽子等;

生活物品:保鲜袋、手套、水杯、毛巾、牙刷牙膏盒、绳子;

药品:创可贴、退烧药、感冒药、牛黄解毒片;

电子工具:手机x2、数据线x5、充电器、充电宝;

拍摄工具:相机x2、电池x5、充电器x2、存储卡x4、三脚架、云台、读卡器;

生产力工具:笔记本、电源、鼠标、U盘、移动硬盘、插线板;

重要物品:身份证、驾驶证、银行卡、钱包。

半个月行程下来,带去的东西除了绳子、U盘、读卡器(笔记本自带了)、牛黄解毒没有用到,剩下的全部都用到了,没用到不代表着没用处,只不过没遇到相关场景,在实际拍摄中,其实三脚架用到的不多,主要是太沉了,只在内蒙第一天带出去,后来统统放到宾馆,这个吧,就看拍什么题材了,用不用脚架自己把握,要是拍星轨的话还是带着吧。

这次的旅行记录就分为上中下三篇,分别是内蒙额济纳篇、南疆轮台篇、北疆木垒篇。

(上篇)额济纳胡杨林

随着出发日程的临近,这次旅行的三个人,我、郑老师和温老师不断的交换着时间计划,在临近出发时,郑老师的时间终于挤出来可以按照计划出发,但是温老师因为学校事情临时有变,只能参与三个目的地之一的南疆,所以,内蒙和北疆只有我和郑老师两人。

10月15日上午,我在石家庄机场飞呼和浩特,前一天晚上从苏州赶到上海的郑老师从虹桥机场飞呼和浩特,在中午时分间隔一个多小时分别到达汇合,算是正式开始了这次难得的旅行。

在还未出发前的一个礼拜,其实已经把这次旅行的每一天行程都排好了,一些可以确定的旅馆和机票车票等也都订下,所以,基本上每天可以按部就班的来进行,现在看来,基本上百分百的执行了预定的规划,跟行程有出入的也是提前做好了矿量。

在机场会合后直接打车去呼市火车站取票,存行李。然后按照计划,下午的时间要么去内蒙古博物院,要么去伊斯兰风情街,据网上说后者并非典型景点,只不过有一些伊斯兰建筑,但是街边基本都是卖五金材料的,所以还是去博物院吧。

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所以即便是逛博物院也是走马观花,不过典型的蒙族特色,加上硬件不错,所以感受还是挺好,在国内博物馆排名里面,内蒙古博物院还是相对靠前的,排名第17位,在它之前的,上海博物馆排第一,之后的一些如南京博物院、故宫博物院、山西博物院、苏州博物馆等都去过了,现在倒是非常想去陕西历史博物馆,说远了,拉回来继续说旅行。

傍晚回到呼市火车站,等待下午6点多发车到额济纳的夕发朝至火车。其实一开始计划并不是这样,计划先是到嘉峪关集合,然后租车自驾经酒泉和东风镇到额济纳,但是在行程制定中得知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要在17日发射神舟11号,据说会提前封路,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改成了 继续阅读

新一年的期许

定期会回到这个站点,在后台看垃圾评论,升级博客程序,虽然已经一年多没有写过什么,但是这个站点会一直存在下去,不会停用。

这些年来,越来越忙,写作水平也一直在下降,但是翻看自己的工作项目,写的文字一点也没有减少,即便能换来报酬,但是似乎却一点也不喜欢自己写的东西,2006-2007年那时候的感觉是一点也找不回来了,时过境迁,现在的写博客的环境,以及整个平台甚至是移动互联网的兴起,让伏下心来在这里慢吞吞的写一篇长文是那么的困难和不可想象,相应的,人也越来越浮躁,长文章看不下去,书籍更看不下去,信息全都是碎片化,刷Twitter,刷微博,刷朋友圈,从中挖掘出的价值也越来越少。

但即便在这种环境下,我还是决定留下这个博客站点。

过去的2014年没有写下一个字,没有伏案写作的心境是首要原因,其次也是因为忙碌,这一年是匆匆而过的一年,几乎没有休息时间,工作互相交叉,在这个昏霾的城市里像一只蚂蚁,焦头烂额,没有再学习,没有旅行,有的只是日复一日重复的工作,找不到乐趣。

活得确实沉重了些,再这样一个没有生机的城市。那些快乐的心情,健康的体魄,恰到好处的旅途,美景的记录,美食的品尝,想想就让人觉得那么愉悦,那么,在这新的一年,要做到这些,毕竟这也不是很难的事儿,就看自己想不想迈出这一步了,一些借口和理由应该摒弃了。 继续阅读

新状态和流水账

又是大半年吧,博客变成了一年一更新,再放眼望去,很多人都已经不更新了。这半年多工作上忙到死,除去过年那几天,甚至一天都没休过,就更别提旅行或者骑行了。
现在,正坐在印刷厂里面看样,百无聊赖,于是拿出手机用WordPress的App来更新一篇文章,感受还可以,主要是最近忙的头脑一片浆糊,也没啥可说的,就当新工具流水账了。

完善自身,抵制蠢货

好久没在这里写下文字了,这几个月来一般都是同步在Instagram上面的照片,看来博客记录生活的大潮流确实已经过去了,有一些年轻的转战微博或是Twitter,一些过了三十岁的,我琢磨着慢慢的被生活磨平了棱角,少了激情,或者说已被生活压得喘不上起来,谁还有心情在这个虚拟的空间上瞎折腾呢。

我琢磨着还是保留着这个博客,一是毕竟这么些年了,从2005年换了好几次域名空间的,断断续续的一直坚持下来,最然最近一两年没写什么有价值可以读的东西,但是弃之不舍;再有就是维持一个博客的成本也没多少,也就是域名和空间的费用,那就留着吧,虽然平时脑子里的想法碎片化,用Twitter对付就足够了,但是,总有一些话三言两语说不清楚,需要一个可以写篇文章的地方。

这两天火爆的很,各大城市狼烟四起,爱国热情爆棚,其实,以国内形势来说,这都是很反常的。不认识的人在砸车烧店,还有认识的人在各个渠道说明抵制日货,现在,一个周末过完,梳理了一下这两天各个消息源的反馈,算是基本弄清这是咋回事了。

首先说说那些暴力游行的,为了这个空间的安全,不说那么明白了,有网友根据在现场拍到的一些砸车人的照片,然后众网友根据容貌人肉搜索,最后找到了这个人是什么身份,令人惊讶,还有,很多爱国者行动整齐,都剃着小平头,20多岁,没脑,守纪律,下手狠,根据坐地铁排队买票及口音可以判定都是外地人,根据上诉特征这些主力爱国者都是什么身份呢,我愚钝,不知道。

这次全国大行动的本质我琢磨着就是神仙打架,这个级别的矛盾不是一般人能掺和的,屁民不明真相,瞎起哄呗 继续阅读

再次骑行石家庄石头村(多图)

9月,一个月内,这是第三次走这条路了,只因为路况超好,风景超好,这第三次,我带上了单反相机,一定要把这条路和石头村记录下来。

还是从头说起吧,先说一下详细的路线,从石家庄槐安路西二环出发向西,沿着山前大道到达岭底村路口右拐,向西上坡,应该是4公里破路吧,翻过垭口到达苗峪,一路下坡,过金柱、吴家窑,一直来到南良都井陉收费站处,沿着收费站右边的小路往南,穿过高速地道,在东水村外的三岔口掉头,向右下坡,然后就开始最痛快的这段小路,过南高家庄、大沟,在马峪时终止这段痛快的山间路,在马屿村口向左掉头,一直到202省道后向左去秀林方向,一直沿着202省道到西柏山后右转,上陡坡,翻过大山后到达狼窝村,翻过第二座山坡后沿着路标很快就能到石头村。

早上在岭底西边的山坡上拍摄下面的景色,清晨,薄雾,一天的好心情。

翻过垭口后有一个加油站,一般都会在这里休息一下,毕竟也是一个4公里的之字形大坡,需要一定消耗。上图是加油站西边的庄稼地。从这里下去,骑行者们一路狂奔,基本上以30公里的均速一口气骑到井陉收费站,然后稍事休息,往东水进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