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大名著

前两天看网易娱乐新闻,有一个是关于张纪中版《西游记》的一些新剧照,是那些妖魔鬼怪的,图片比较猛,比魔兽还魔兽。张版新西游的剧照发布了不少了,从网上的评论来看,是批评声远远多于赞扬声。我对此倒是持不同意见。

我觉得,关于对张纪中的批判,最原始的一群人应该是金庸武侠的忠实粉丝,确实,老版港台的一些金庸武侠剧确实经典,而张纪中版的拍摄加上一些演员的费力演出,把新金庸武侠剧给糟蹋了,而且张纪中由此翻不过身来,拍啥啥遭骂,而骂他的人越来越多,你不跟着骂就仿佛你跟他一样的低俗,因此,我觉得网络上对新《西游记》的一部分批判者,并不是从专业的批评角度来看待此剧,而只是想搭上批判张纪中这趟顺风车。

至于这部新剧,从开始公布师徒和一些剧集的剧照开始,我觉得还是很不错的,至少,它还原了《西游记》的真实面目。《西游记》其实就应该是这样“丑陋”的。如果你看过原著,或者老西游里面的一些桥段,里面提到唐僧的几个徒弟往往会把路人吓一跳,把孩子吓哭。说实在的,在老版《西游记》第一次上映的时候,我还不到十岁,我在看了孙猴子猪八戒沙僧的造型后,没有一点恐怖的感觉,退一步说话,谁会看到沙僧的样子而被吓哭呢?而在新版的西游记中,徐锦江扮演的沙僧开始凶神恶煞,充满寒气。我觉得这是一种进步,是忠于原著的表现。里面的服饰也不错,唐僧在西部那样的环境下,天天穿着干净的红的砖墙一般的袈裟却是不现实,而他们穿着跟路人甲一样暗淡无颜色的破旧衣服,才是令人信服的样子。

至于那些丑陋到极点的妖怪,实在没有理由去批判。中国就是这个样子,一部内容丰富的神话巨著,非要拍成老少咸宜的通俗娱乐片才会叫好,每到春节,电视中就只有两部电视剧:《西游记》和《还珠格格》,然后一帮小孩子就天天挤在电视前走不动道。这种现象应该有所改观,电视剧就应该接受不 继续阅读

阿凡达

昨天上午去看了3D版的阿凡达,可惜这边没有iMax版,效果有所折扣,但是,即便普通3D也是相当可以的。本来是怕人多排队找不到好位置,影院又是24小时连轴转,打算看凌晨1点半的那场,无奈杨杨死活起不来,只好作罢改到了上午10点半。

到了影院果然名不虚传,虽然是工作日,但是人相当多,售票处和进场处都排起长队,我找捷径换好票就赶紧跑到入场口等着。我是很期待,不单单是因为阿凡达,我比较土,以前没有看过3D的电影,所以这次算是首次,不过首次就碰上阿凡达,眼光一下上去了,以后怎么看别的啊。也有一点不好,看别人说这次的3D技术是革新的,跟以前比好太多。这问题就来了,我都没看过别的,没对比,阿凡达是震撼,但是不对比就不知道这玩意高出来的那一截是咋回事。

然后是进场观看,剧情效果啥的就不说了,一搜一大把,就唠叨一些我的感想。首先,位置,IMAX版没看过不好说,网上大多数人说中间靠后一些会好,不然太靠前仰脖子看几层楼不是太理想。3D版的感觉3-6排比较好,靠前一些没关系,太靠后戴上眼镜看的时候应该会感觉你就坐在一个带有小窗户的密封舱里看外面的真实世界。左右里最好是靠中间的位置,有时买票的时候售票处会有屏幕显示座位位置。

3D中文字幕版的有一个坏处,就是字母是分层显示的,且有个别画面字幕不在一个位置,会上下游离,可能为了照顾立体场景的缘故,但是,结果就是英语不好的我就得是瞳孔不断重新对焦寻找字幕,又怕因为看字幕而落下一些好看的特效,真是累人。看来,当年要是学好英语真没害处,再加上目前的网络环境,英文真是一个有用的工具啊。其实,现在回想起来,中文字幕也不用那么仔细看,其实光听听对白也是能够看懂的。

我没有感觉到电影长度,唯一感觉就是“啊?怎么结束了?”片子的音乐也是一个很大亮点,期待原声带。

电影散场,出来后已是下午1点多,门口聚集了比上午我入场时多几倍的人。影院除了3D厅24小时循环播放阿凡达,其余几个厅也是从早至晚播放阿凡达,仅余一两个厅放国内的几个电影,据说没人看。

我就琢磨,《三枪》12月11日上映,《阿凡达》全球12月17日上映,国内有广电总局护犊子,硬把阿凡达拖到1月2号后来还是害怕又给推到1月4号才上映,不然,在三枪上映一个礼拜后就直播阿凡达,我觉得会是一件比较大快人心的事。我看过一点三枪的预告片,包括网易上有断断续续的十几分钟的桥段,我就目光呆滞的盯着屏幕,怎么也没看出笑点在哪里,或许,这部片子本身就是一个笑话吧。出来这样的片子,我不会骂张艺谋有多烂,我觉得,张艺谋本身没有问题,而是这个市场有问题,或者问题出在他的团队他的幕后支持者身上。

中国目前对多的片子是小成本生活片,主旋律片,古装武打片,大致也就这些。缺少的是灾难片和科幻片,早前说周星驰要出科幻片,等长江七号出来大跌眼镜,不知道这玩意是从技术上还是从意识上哪点能打动人心。至于灾难片,在剧场好像是看《画皮》的时候放过一个《超强台风》的预告片,第一秒我还以为是《水啸雾都》呢,后来一看国产的,心里不免觉得可以嘛,终于有人拍灾难片了。后来从电脑下来一看差点吐了,先不说拙劣的特效技术,单一个中心思想就把我恶心透了。今年似乎在电脑上还看了一点儿关于地震的片子,主旋律的,特效也是属于幼儿园级别的那种,看了一个开头就删了。不知道明年 继续阅读

2012观后

一大早挣扎着起来,就为了去看2012的首映,这边没搞零点首映,第一场是从上午11:50开始,我赶到时已经开场几分钟,加上早午饭都还没吃,跟杨杨一咬牙:下一场。

我只是想看一个囫囵个的片子。事实证明,2012结构上安排挺合理的,跟以往灾难片不一样,这片子上来就开始转入黑暗描述,不跟其他片子一样,先酝酿一半时间的和谐社会,后半程在闹个天翻地覆。2012不然,近3个小时的时间,就平铺直叙这个紧张刺激的毁灭。

没有看IMAX是个绝对错误!其实这片子才应该出个3D版本,那影院里的尖叫声绝对不绝于耳。

剧情嘛还是老俗套,主人公展开拯救,最后全家雨过天晴,主人公身边的资本家死了,资本家的小三挂了,小三的情郎也不得好死,主人公家庭的第三者也死了;主人公夫妇活了,国家花骨朵也活了,卫道士们也活了,人民很满意,当资本主义领导一句“这样的事情也只有中国才能按时做到。”说出口的时候,我明显听到后排有观众稀稀拉拉的掌声,看起来,那位已经达到高潮了。

这篇文章不剧透,不评论,没啥,剧情平铺直叙,效果火爆撩人,插一句,效果确实没得说,注意,上半部分的洛杉矶大地震我个人觉得是整部片子特技最好的一部分,至于最后的大海啸,效果很棒,但我只能说没有什么太大突破。

好,我这篇文章想说的是,真有事儿,民众咋整?我跟杨杨在这上面有细微分歧,美帝对于民众都隐瞒真相,主张精英逃脱论调,我的态度:这样不行,得把事情告诉下去,发生啥玩意听天由命吧。不过,我倒是真不敢想这个场景先发生在中国会是啥样。电影散场后等公交车,车一来人们一拥而上,我都没挤上去,这尚且如此,世界人民真要是在一起挤方舟,我估计伟大的中国人民肯定一马当先,坐船上后回眸一笑百媚生。

在美国人看来,上去的都是精英,科学家啦,伟大学者啊,还有那些掏巨额腰包的大富豪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回到中国,片中没有描写中国人民是如何选择的,好歹13亿多人呢,谁上?李宇春让不让上?仆人们让不让上?影帝会不会在飞机起飞后也出现在留下的难民中间?

我觉得吧,以国情来看,谁都上不去,“你别叫我知道喽,不然谁都走不了”,熟悉的腔调一响起,不免让人热泪盈眶。这事儿不能再说了,比较乱,谁上谁不上我擇不清,混乱时刻,仆人们也擇不清,只能等上船的最后时刻发挥了,誰劲儿大谁上,就这么简单 继续阅读

This is IT

This is it,近期的一部大作,我没看过,不是我不喜欢MJ,我也说不上为什么,想想还是算了。这部纪录片国内中文名有叫《就是这样》的,也有叫《天王终点》的,没啥意思,其实英文写的很明白,《这就是IT业》嘛。

其实近一年来除了去影院看了一部变形金刚之外还没有看过别的电影,本来打算看IMAX版本的哈利波特,杨杨说都结婚了还费那钱干啥,过俩月抱着电脑看呗,把我感动的不行。

不过现在随着年底档期的临近,我还是蠢蠢欲动,本月13号即将上映《2012》,我已提前把票攥在手中,对于这部灾难片,我还是很期待的,一个是对早就发出的预告片叹为观止,另外一个就是对于这个让人不知所措的预言,我还是想关注一下。

就我目前看,要想真的系统了解一下2012的预言,看这部电影那应该是没啥用,电影最后肯定是人们渡过难关(我没看剧透啊),总不能最后真就人类灭绝吧。但是真正的2012玛雅预言这次人类文明是要彻底毁灭的,射线啊什么的,统统玩完。

最早听说这个预言的时候还在上学,那时觉得2012好远,爱谁谁。后来时间临近,偶尔一次又看见了这个预言,心里掠过一丝黑云,我的态度不是不信,也不全信,关键是不想信。最近这两年,地球上天灾愈演愈烈,我很情愿的认为这不是预兆,有时还还要自我安慰:其实以前就这样,只是以前网络不发达,和谐的媒体怕吓着我等屁民,只报喜不报忧。如此一想,我就平衡了。

真要是发生也无所谓,有啥啊,这边我还没买房呢,留着俩糟钱赶紧造了,不然开发商就帮你造了。唉,这房价老这么涨啊涨的,拐点呢?媒体今天叫唤拐点要来了,明天又猛吹房子不会降,有时候还真需要来个2012样的打击一下这帮。

从一部灾难电影都能想到房价拐点上去,看把人都逼成啥样了。

游园惊梦

     杨凡的《游园惊梦》上映的时候,我正在与其拍摄地苏州耦园一河之隔的校园里学习,如今,我再回去看这部电影,却有着一番不一样的心情。

      看完影片后的第一刹那,脑子里想起的另一部电影就是《霸王别姬》,霸王与虞姬,杜丽娘与柳梦梅,舞台上的天生绝配,生活里的亲密爱人,两部电影似乎都若隐若现的表达了一种同性间的暧昧,不同的是,一个一厢情愿,一个两情相悦。

     若说《游园惊梦》的剧情,其实很简单,30年代的苏州,即将破败的荣府,当家的为了愉悦纳入得月楼明歌妓翠花为五姨太,但也仅限于唱曲儿,翠花备受冷落。荣家的远亲荣兰虽为女儿身,但一心摆脱封建要做时代新女性,两人相见恨晚,在《牡丹亭》的舞台上,天衣无缝,随着荣府的败落,加之荣兰呵护有加,两人感情日益加深,经过了二管家和教书先生邢志刚的突然闯入等一些情感纠结,最终荣兰和翠花还是生活在一起。

     剧情其实就这么简单,电影吸引我的还是唯美的画面,精致的园林,不时的苏式对白,以及贯穿全篇的昆曲和音乐。有时候,我仔细想想,我不会把这部电影贴上同性恋情的标签,那样过于直白,而忽略掉电影本身的人文关怀,翠花为什么会那样的吸引了荣兰?仅仅是两人都有着同志的潜质?显然不是。在一唱三叹的昆曲下,翠花的隐忍落寞,与荣兰的远大抱负贴不上现实落魄相互碰撞,两个贴切的人,很容易很自然的就走到了一起。

     但荣兰毕竟是女人,当邢志刚这样的男色出现的时候,内心激荡的荣兰还是没有逃离捕获,就在那诵读的《道德经》下。而这一切转过,剩下的依然是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