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自身,抵制蠢货

好久没在这里写下文字了,这几个月来一般都是同步在Instagram上面的照片,看来博客记录生活的大潮流确实已经过去了,有一些年轻的转战微博或是Twitter,一些过了三十岁的,我琢磨着慢慢的被生活磨平了棱角,少了激情,或者说已被生活压得喘不上起来,谁还有心情在这个虚拟的空间上瞎折腾呢。

我琢磨着还是保留着这个博客,一是毕竟这么些年了,从2005年换了好几次域名空间的,断断续续的一直坚持下来,最然最近一两年没写什么有价值可以读的东西,但是弃之不舍;再有就是维持一个博客的成本也没多少,也就是域名和空间的费用,那就留着吧,虽然平时脑子里的想法碎片化,用Twitter对付就足够了,但是,总有一些话三言两语说不清楚,需要一个可以写篇文章的地方。

这两天火爆的很,各大城市狼烟四起,爱国热情爆棚,其实,以国内形势来说,这都是很反常的。不认识的人在砸车烧店,还有认识的人在各个渠道说明抵制日货,现在,一个周末过完,梳理了一下这两天各个消息源的反馈,算是基本弄清这是咋回事了。

首先说说那些暴力游行的,为了这个空间的安全,不说那么明白了,有网友根据在现场拍到的一些砸车人的照片,然后众网友根据容貌人肉搜索,最后找到了这个人是什么身份,令人惊讶,还有,很多爱国者行动整齐,都剃着小平头,20多岁,没脑,守纪律,下手狠,根据坐地铁排队买票及口音可以判定都是外地人,根据上诉特征这些主力爱国者都是什么身份呢,我愚钝,不知道。

这次全国大行动的本质我琢磨着就是神仙打架,这个级别的矛盾不是一般人能掺和的,屁民不明真相,瞎起哄呗 继续阅读

设计的诚意

其实关于一份设计合同能否完整顺利执行的问题,以前也曾经说过,那时的感受是工作这些年以来每次代表公司出现时获得的感受,自光和设计成立两年来,自己代表自己,这时候对于一份完全由自己负责的事情运作,感受和以往又是很不同的,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目前的这种感受更体现了目前设计圈的一些现状。

1、做提案

现在接触到的新客户,在简要互相介绍和项目了解后,大部分客户都会提出先做个提案的要求,而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客户会不会是在骗方案?一般接触客户的流程是这样的,首先要知道这个客户属于哪个行业,这次合作主要是做什么样的业务,然后自己就会准备一些以往做过的相同行业的类似业务展示给客户看,以便客户对设计师的实力有一个粗略地了解,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比较合理并且科学的展示方式。不过,客户并不这么想,你给别人做的还不错,我怎么知道你做我的项目也会很好呢?所以要先尝试着做个样子来看看。

换位思考一下,这种观点其实我是不排斥的,尤其是在一些比较大的项目上,我可以接受先做一个提案,来供客户更加具体的参考。然后接下来会出现两种情况,客户一看吃了定心丸,表示可以放心合作了;另一种情况就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后一种情况又分为两种现象,一种是客户确实觉得我们拿出的作品跟他们的理念不符或者说看不上我们的设计,另一种现象就是通过这次提案骗到方案的目的已经达到,所以迅速消失。

最腻歪的就是后一种情况的后一种现象,很多时候防不胜防。以前在别的公司工作的时候,对于此不是那么的关注,毕竟我是设计师,一些事不用我来操心,但即便这样,也曾经发现过这样的例子,而现在,自己创业了,对于此类现象就需要 继续阅读

借尸还魂

yang做设计师这么多年,思来想去最头疼的一件事还应是作品被人剽去而没有任何报酬。最近这两年,很少碰到,不过不代表着没有,前两天逛超市的时候就碰见了一件商品,外包装正式用的我的方案。但当时这个案子是属于丢失的一个单子。

那还是2007年6月,接到一个做羊肉片的企业的案子,属于策划和平面设计整体打包的活儿,我负责平面设计也就是产品包装这一块儿,而这也是头阵,包装设计得好,下面的策划才会接着做,不然,整个活儿就拉倒了。当时用了几天工夫做出来几个方案(右边的图片就是其中之一,也是主要的方案),后来约客户前来提案, 提案那天的具体情况我基本上也忘记了,设计上应该是挺满意,但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这个活儿最后还是没成,客户说不做了。这事儿后来我也就忘记了。

现在再看这个作品,稀松平常,属于半成品,还有很多可以深入的细节。而这个案子的文件也就沉在硬盘深处,几乎都没有翻起过。这次找它费了半天周折,才在一个备份的移动硬盘上找到。

 

177715576 几天前逛超市,突然我就发现了一款羊肉片,就是左边这个图,图我是在阿里巴巴找到的,他们的一个网上销售点。目前看到的这款产品的制造商就是两年多前的那个客户,而产品包装,可以这么说,95%以上的和我所设计的样子一样。他们只是把背景元素啥的逆时针90度横了过来,然后把字也横着排放了。至于那些设计元素,则基本上原样拿来使用。对于此,我很愤怒,也很无奈。我在超市看到的产品不是这一款,那一款和我设计的样式也有80%的雷同,而我在网上找到的这张图片我还没有见过实物。我倒真想看一看实物那些设计元素的细节,比如字体,羊形象什么的。

在我的印象里,我可能就这个活儿给他们发过Email,里面包含这张作品的小样图,仅仅是小样,无法印刷的JPG文件。但是,目前展现在我面前的却实实在在的是一个冷冻的羊肉片,卖十几块钱。

我刚才说想看看实物上面的那些细节,就是想知道他们是采用的我的源文件还是找人再描摹的。因此,出现这样的事情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他们收到小样图后就跟我们表示取消合作,然后拿着这个设计好的小样图去找另外的设计师,让他按照这个样子重新描摹成可以印刷的矢量源文件,这样,他们就只需要支付给第二个设计师少量的手工费用,而不用支付给我设计费;第二种可能,如果他们的产品包装细节和我的设计源文件一致的话,那就是我这边出了内鬼,私下把源文件提供给客户赚取好处费,而客户拿到东西就逃之夭夭。

不管哪一种,结果只有一样,我没有收到任何报酬,而我设计的东西现在已经摆在市面上销售了。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这个卖羊肉片的客户竟然还把这个包装申请了专利。

我还能说什么?

这种事儿还真是防不胜防,在很多时候,给客户提案,大多时候客户都会提出把提案的PPT或者预览的JPG文件带回去,理由是拿回去给领导看看。对于这种要求即便设计师上门给领导提案也不好使,客户方会以领导今天不在或者留下文件我们再开会研究一下。设计师总不能说不行,你们什么时候开会研究我再过来吧,这样的话客户会很难堪。

我看见过自己也经历过把小样图给客户发过去然后就没有下文的事情,这个卖羊肉的是被我发现了,没有发现的我不知道 继续阅读

2012观后

一大早挣扎着起来,就为了去看2012的首映,这边没搞零点首映,第一场是从上午11:50开始,我赶到时已经开场几分钟,加上早午饭都还没吃,跟杨杨一咬牙:下一场。

我只是想看一个囫囵个的片子。事实证明,2012结构上安排挺合理的,跟以往灾难片不一样,这片子上来就开始转入黑暗描述,不跟其他片子一样,先酝酿一半时间的和谐社会,后半程在闹个天翻地覆。2012不然,近3个小时的时间,就平铺直叙这个紧张刺激的毁灭。

没有看IMAX是个绝对错误!其实这片子才应该出个3D版本,那影院里的尖叫声绝对不绝于耳。

剧情嘛还是老俗套,主人公展开拯救,最后全家雨过天晴,主人公身边的资本家死了,资本家的小三挂了,小三的情郎也不得好死,主人公家庭的第三者也死了;主人公夫妇活了,国家花骨朵也活了,卫道士们也活了,人民很满意,当资本主义领导一句“这样的事情也只有中国才能按时做到。”说出口的时候,我明显听到后排有观众稀稀拉拉的掌声,看起来,那位已经达到高潮了。

这篇文章不剧透,不评论,没啥,剧情平铺直叙,效果火爆撩人,插一句,效果确实没得说,注意,上半部分的洛杉矶大地震我个人觉得是整部片子特技最好的一部分,至于最后的大海啸,效果很棒,但我只能说没有什么太大突破。

好,我这篇文章想说的是,真有事儿,民众咋整?我跟杨杨在这上面有细微分歧,美帝对于民众都隐瞒真相,主张精英逃脱论调,我的态度:这样不行,得把事情告诉下去,发生啥玩意听天由命吧。不过,我倒是真不敢想这个场景先发生在中国会是啥样。电影散场后等公交车,车一来人们一拥而上,我都没挤上去,这尚且如此,世界人民真要是在一起挤方舟,我估计伟大的中国人民肯定一马当先,坐船上后回眸一笑百媚生。

在美国人看来,上去的都是精英,科学家啦,伟大学者啊,还有那些掏巨额腰包的大富豪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回到中国,片中没有描写中国人民是如何选择的,好歹13亿多人呢,谁上?李宇春让不让上?仆人们让不让上?影帝会不会在飞机起飞后也出现在留下的难民中间?

我觉得吧,以国情来看,谁都上不去,“你别叫我知道喽,不然谁都走不了”,熟悉的腔调一响起,不免让人热泪盈眶。这事儿不能再说了,比较乱,谁上谁不上我擇不清,混乱时刻,仆人们也擇不清,只能等上船的最后时刻发挥了,誰劲儿大谁上,就这么简单 继续阅读

莫要逼良为娼

现在天天闲赋在家,再重新开始工作的这段日子,可以思考,可以准备,不过总的来说,还是空闲没事做。于是,又想起了一个小职业–威客。2007年初我写过一篇文章,我不是威客,痛斥了一下这种新兴的事物。现在,我也闲在家了,暂时没有稳定收入来源了,但我的态度依然不变,我依然痛恨这个行子。

既然痛恨,那就肯定带着批判的眼光看过这类网站,记得前几年,CCAV报道过一个叫K68的网站,后来我去那上面看了看,确实挺火,千万任务中犹以设计类的为多,后来,又有猪八戒任务中国等网站如雨后狗尿材一般的冒出来。其实,威客就是以智慧换取报酬的工种,所谓“智慧”,来到中国总归会变了味,而设计又是伪智慧里最容易攫取钱财的一种,所以,每个威客网站都是一群手贱“设计师”狂欢的圣台。

我不明白那一大帮雇主在查看网站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自己的真金白银撒下去了,甭管多少吧,一百也是钱啊,好歹画着一个粉红色大脑袋呢,这一把下去,勾搭过来的未必就是心仪可人儿,放眼一看,满目的惨不忍睹。雇主啥样的感受我不知道,也无从理解,至少我是这么看的。一个标志设计任务下达,标价低廉还好,如果超过300,好家伙,整个页面就像油锅里滴水一样炸开了,人人竞相收藏页面,N多人提交作品,N的平方人次参加竞标,好不热闹。那些提交的作品,怎么说呢,真是没法看,要不我一开始探寻雇主参阅时的心情呢,是欣赏的津津有味,还是郁闷的哭笑不得?都有估计,津津有味的肯定有,既然来威客网发布任务,就说明有的雇主还是对这里的作品喜闻乐见的;哭笑不得的也有,毕竟人的层次不一样,都那么高的得欣赏力不符合我国钱多人傻的特色,太低的水准也有违仨代表的指导思想。

我要说的是,那些做的乱七八糟的朋友,你费这个劲干什么,陪伪太子读书就那么有意思?那些做的人模狗样的朋友,你不觉得在一摊稀屎里面做一个有高度的屎橛儿并非是一件骄傲的事啊?

我见过一个设计师威客,人家还真拿到过佣金,小两千呢,嗯,这是参加了400多次投标后中标两次等到的报酬。我还见过一个设计师,我琢磨着这个确实是设计师,从他多次提交的作品和作品下方留下的水印可以看得出,这是一个职业的,东西嘛,在那帮陪客的衬托下确实熠熠生辉,也确实中标拿到过千把块的报酬,但更多的是一堆还不错的流标品,还要和另外一帮中标不中标的“设计师”就抄袭和借鉴开骂嘴仗。

何苦呢?有本事的干嘛这样作践自己,用200%的付出或者更多去求那1%或者更少的回报?那些来混着玩的,有那时间和精力干点啥不行?

做威客网站倒是不错,稳赚不赔,一个Case就提20%,某网站标题栏标明目前任务总额两千四百多万元,百分之二十是多少?近五百万啊!这得让那些刨食吃的设计师多眼红啊。国内如此规模的网站可不只一家,有的网站还说经媒体报道,网站火爆,现在服务器都不够用了,言意之下就是,傻大粗的客户,你们快来吧,我们这里有大批精壮的Design农民工,吃得少,做得好!

言归正传,其实目前国内设计行当本来就不是那么景气,行内的朋友都说业务难找,价钱难要,谁都知道,长久下去,设计界也就没啥盼头了,真要那样,对于设计进步发展不是一件好事情,国内的产品,宣传品本来就土的掉渣,设计师真要是没了动力,没了精力去钻研这些,而都疲于奔命去搞一些不知道有没有的蝇头小利,那还何谈设计的进步?每个设计师都会抱怨目前的环境不好,抱怨客户的审美太差,君不见当前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