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翻越了骑者岭

在石家庄有一个流传的骑行等级,小学毕业是骑过土地庙,骑过铁过门被称作中学毕业,大学毕业则是征服骑者岭。记得第一次骑土地庙的时候很吃力,但是后来跟玩似的丝毫没感觉,铁过门在骑过几次后也不当回事了,骑者岭则一直保持着它的威严。

看下图,远处最高峰就是骑者岭路的终点。

第一次去骑者岭是近年5月初的时候,那个时候就是抱着拿下“骑行学历三连跳”的目的去的,在网上看过挺多关于骑行骑者岭的,也做好了物质(食物补给)和心理的准备,当时好友几个沿着手机地图奔袭60公里到达骑者岭下,按部就班的吃东西、合影,做好一切准备开始登峰,但是,在第一个坡就崩溃了–也太陡了。最终,整个过程我顶多骑了1/4或者1/3,剩下的都是推上去的。当时心情崩溃的表态这辈子不来了,但是心里还是憋着这股劲儿,于是,在10月底,我又 继续阅读

应该琢磨什么

      1、每天21公里,已经成为习惯了,每次从五楼把Ark扛下来,跨上去的时候,感觉是不一样的,车架高大,车把宽大,比上班的时候骑的公路车要舒服多了,今天看了看码表,总共骑了有400多公里了,这个距离,从石家庄开始已经过了北京了,但是,和那些老驴们比起来,这点数目着实不算什么。膝关节处肌肉在断断续续的疼痛中,逐步开始恢复正常,这是长途骑行的开始,等到一天能达到300公里的时候,就算是圆满了。

      2、一不小心就进入了十二月,这一年这不要过完了嘛,没有心得,只有感慨,今年,我感觉,只有夏冬两个季节,春天太远,已经忘记了,秋天太短,我还没有穿穿秋季的衣服呢,棉衣就上身了。这个夏天于我,就像是一场梦,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我有时候回想,应该有好多事吧,但是又怎么也想不起来细节。其实我现在就是一个特别健忘的人,脑子里很难存下经历的事情,我躺在床上,歪着脖子望着墙上的《蜘蛛侠》海报,那浑身是网的小子正抱着一个女郎准备跳楼,但是我看的时候却想的是那小子要是抱着我,我手里拿着相机,面对广厦千万间,我该用什么样的快门速度才能应付这小子荡来荡去呢?而这时候,我已经忘记了我躺在床上一开始的目的是什么,但肯定不是困了要睡觉。

      一个人的时候,是不是就容易这样臆想?一群人的时候,我脑子也没闲着啊。上周去乾隆high歌,老颓憋红了脸吼破了嗓子,假牙差点都蹦出来,一帮人围着起哄,这时我坐在角落里一直研究墙上的选歌按钮是怎么走的线,满脑子十万个为什么。

      自己看自己的时候,我都看不明白,但是据别人评价说我还可以,没自己描述的那么夸张,听了这话我稍稍安心。

      3、参加Feedsky的文章大赛已经四分之三的进程了,真不容易我还在坚持,不过也算是轻松,说是200字的文章,几乎每篇文字都翻几番,就我写命题作文的跑题风格,估计还没进入正题呢,就超两百字了。那天忘记从那里看了一个排名,发现在这个在所有参赛者中,我排到了四百名左右,把我乐坏了,本以为在后面垫着呢,那我要是再宣传一下,拉拉票,会不会能再上升一点?那就试试,这里是我的投票地址,点击进来投我一票吧

      4、没了,哪有那么多话啊,还得做一个网页去,这就是作业,催着交呢。最终了放一个照片,关于 继续阅读

一百,继续

      每天的20公里夜骑依然在继续,昨天周六,又连续骑行100公里拉练,感觉十分不错,就是回来后左腿膝关节这里有点疼,后来讨论说是也有可能是肌肉末梢的原因,疼痛的准确位置我站起来走了好几圈也没有体会出来,但是,了解的是在今年五一,在箭扣徒步完之后回到石家庄,曾连续十多天左膝盖关节疼痛,但是现在,周一凌晨,我感觉左膝关节已经基本不疼了。

      其实,这操蛋的生活就像疼痛的膝关节,一开始它总是恶狠狠的骚扰你,但是你坚强的挺过来,它也会悄无声息的溜走,很多时候,碰见疼痛一味的修养还真不如持续的科学锻炼来的管用,生活的苦楚也是如此,硬生生的把它扛下来比躲避要现实得多。因此在Blog上,我经常的抱怨这个龌龊的社会,并不说明我是一个悲观的人,老颓说,生活像后娘,你弱她就强。当时我听见这句话就喷了,后来一琢磨也是一个理儿。所以,即便社会不着调,但是生活还是个人的,就要直接面对而不逃避,因此,在仰头抱怨的同时,都要争取早已低头解决掉了难题。

      但我还是想要嘲笑目前这个腐败无能的Party,奚落这个压抑混乱的Society,有时候这并不代表着我是在争取民生与权利,其实,这只是图个一时痛快,人总会有压力,就总需要释放。怎么释放?这就是方式,把这些看不惯的骂个狗血喷头,且不快哉?想想也是,凭我目前的职业,我改变不了社会什么,我有机会接触得了社会的方方面面,我在努力的美化着这个社会,但是,猪头一般的决策者始终拿裤裆思考,毫无半点审美之念,有时候你费尽周折,绞尽乳汁的琢磨着一个个的案子,但是到头来的表述全是对牛弹琴,孤独的现实世界是什么感觉,我不知道,我只晓得 继续阅读

夜行军

       晚上把车子从五楼又扛了下来,按照论坛里的约定在8点赶到路口,夜间骑行人员陆续到齐,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活动,也是第一次有目的的骑行,实际长度17.3公里,最快时速33.8公里,一共有14人参加,现在回想这种活动挺带劲的,一群人骑行在初冬夜间的马路上,还真没有预想的那样冷,通过这次骑行,我知道了我还需要买哪些目前必须的东西,包括手套,头盔,还有骑行裤,白天的话再加上眼镜,到时候武装的真跟参赛的似的。

       当然,第一天巨不专业,没有头盔,不过,我不知道这大脑袋需要买什么型号的头盔?没有手套,本来带着一个皮手套,还没有骑到出发点就热得不行了,干脆光着手。至于冲锋衣和骑行裤也没有,拿运动棉衣和牛仔裤代替,好在还有一双徒步鞋,冒充一下骑行鞋。

       裕华路比想象的的要远得多,过了收费站,过了八匹马,过了海世界,过了网通还有一大截子,记得99年我走这条路,到了师专再往前就丁字路口堵住了。今天一段落,明天继续开始。

旅行方舟

       决定在光棍节这天送自己一个礼物,不过,这借口我自己都有点不屑一顾,这下郑老师应该相信我的计划了,的确,很早就有类似的想法,不一定非哭着喊着去西藏,我就是想出去玩儿去,用自己的方式,更加的贴近自然,贴近真实,比来比去,还是自行车舒服一点。说实话,我只做过一次徒步户外,虽然未参加之前就心神驰往,但就是这实打实的一次,彻底陶醉,不亲身体味一下就不会明白徒步户外或骑行户外的乐趣所在,自驾有自驾的好处,骑行有骑行的乐趣。

       这次下这么大决心,源于愈来愈重的工作重压,有时候周而复始的工作会让人变得麻木迟钝,当机械式的操作看不到灵巧思维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极度的空虚感,而目前,结合我自己的爱好,再也没有比自行车旅行更合适的活动了。为了长途旅行,选择了Giant的Ark,一款被无数人在青藏、新藏上证明了的优良工具,安装妥当,再选配了水壶架和码表,那里的店员还在极力的推荐,来个头盔吧,还有手套,衣服要不要?我瞅他一眼:忽悠,接着忽悠。其实,我这次就买了必须的这两个配件,至于修车套件,驮包什么的过两天再买,毕竟,我一次买齐他们也不会给我什么优惠,我要是分几次买还能凑够这信用卡的每年六刷。

       从店里出来,迫不及待的就骑上去开始在马路上狂飙,21级变速不是吹的,最大速度时确实不错,轻松超越电动车,由于车价宽大,减震车座很高,骑上去整个一人高马大,俯瞰周边骑车人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再加上飞奔的速度,一个字:挺爽!就这样,转一路跑回家,扛车子爬五楼,最终码表显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