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苏州 · 幻灯

    这些天本来想做一个页面,来展示最近这几个月我拍摄的苏州照片,顺便把这个页面当作这些图片的销售页面,毕竟,图片放在电脑里自己欣赏没啥用处,拿出来能够买个好价钱才是硬道理,但是图片也挑选出来了,在做缩略图时嫌过于麻烦,就搁置一遍了,琢磨着以后空闲时再说。

     后来觉得这样可能就把这件事耽误了,干脆把这些图片再从中做一些挑选,拿出一部分做一个幻灯片,先展示一下,于是就做了《五彩苏州》这样一个专辑,51个文件,然后配乐《皂罗袍》,源自牡丹亭,幻灯片时长5分钟左右,提醒如果在上班时观看,最好关掉声音,以免不便。

     后来想想还真不如做54张,可以凑齐一副扑克牌了。说一下幻灯片的地址 继续阅读

独墅湖

     我第一次去独墅湖那边的时候其实还没有明晰的独墅湖概念,甚至可以说那时候基本还不知道独墅湖的存在,和憨憨骑车好长时间,据说就是为了拍一拍那边的油菜花,感觉骑了很长时间才到那边,放眼望去,除了一条孤零零的公路,基本全是田地。后来在和憨憨的回忆中,一提起这事就感慨,当年的荒地现在也是位置极佳的别墅区了。

    至于独墅湖高教区在那几年更是子虚乌有的东西,以至于我在09年3月份再一次到达这里,很是惊讶,隔着雨蒙蒙的玻璃,看着外面飞逝的风景,我仿佛走进一座新城。在那次办完正事后的第二天,我跟憨憨打着雨伞,在细雨中仔细的游览了一下高教区中苏大的部分和湖边的风景,目前的独墅湖边就跟2000年的金鸡湖岸边一样,朴实无华,你坐在湖岸边的草地上,拿脚轻轻一踹,一些松软的土块就会应声落水,而现在,独墅湖隔壁的金鸡湖岸边已经全部精装修,游人如织。

     这边大部分时间是没有什么游人的,偶尔会见些许学生岸边散步休息,后来我跟杨杨再一次去岸边,就坐在搭在水上的木板上,把脚丫探出去,在那一刻,看着波光鳞鳞的水面,我脑子里空空的,啥也不愿意想。

     接连几次去独墅湖玩都是阴雨天,形成了一种程式化的概念,独墅湖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雾蒙蒙,众高校的建筑若隐若现,一人执伞,走在空旷的柏油路上,倾听雨水拍打伞面的声音 继续阅读

游园惊梦

     杨凡的《游园惊梦》上映的时候,我正在与其拍摄地苏州耦园一河之隔的校园里学习,如今,我再回去看这部电影,却有着一番不一样的心情。

      看完影片后的第一刹那,脑子里想起的另一部电影就是《霸王别姬》,霸王与虞姬,杜丽娘与柳梦梅,舞台上的天生绝配,生活里的亲密爱人,两部电影似乎都若隐若现的表达了一种同性间的暧昧,不同的是,一个一厢情愿,一个两情相悦。

     若说《游园惊梦》的剧情,其实很简单,30年代的苏州,即将破败的荣府,当家的为了愉悦纳入得月楼明歌妓翠花为五姨太,但也仅限于唱曲儿,翠花备受冷落。荣家的远亲荣兰虽为女儿身,但一心摆脱封建要做时代新女性,两人相见恨晚,在《牡丹亭》的舞台上,天衣无缝,随着荣府的败落,加之荣兰呵护有加,两人感情日益加深,经过了二管家和教书先生邢志刚的突然闯入等一些情感纠结,最终荣兰和翠花还是生活在一起。

     剧情其实就这么简单,电影吸引我的还是唯美的画面,精致的园林,不时的苏式对白,以及贯穿全篇的昆曲和音乐。有时候,我仔细想想,我不会把这部电影贴上同性恋情的标签,那样过于直白,而忽略掉电影本身的人文关怀,翠花为什么会那样的吸引了荣兰?仅仅是两人都有着同志的潜质?显然不是。在一唱三叹的昆曲下,翠花的隐忍落寞,与荣兰的远大抱负贴不上现实落魄相互碰撞,两个贴切的人,很容易很自然的就走到了一起。

     但荣兰毕竟是女人,当邢志刚这样的男色出现的时候,内心激荡的荣兰还是没有逃离捕获,就在那诵读的《道德经》下。而这一切转过,剩下的依然是 继续阅读

静静的山塘

     前段时间看了一个新闻,说是苏州古城区一座建筑被户主或者是租客刷成了紫罗兰色,然后便引起不明真相的群众极大不满,后来在有关部门的干涉下,房子颜色重新粉刷成白墙黑瓦。其实,黑白灰已经成了苏州古城区约定俗成的颜色,看到白墙黑瓦就能想到烟雨江南。对于此,我觉得到无可厚非。

      最近我倒是想从另一个角度,利用五彩斑斓来诠释白墙黑外的另一面。因为我发现,除去黑白灰,还有蓝天,绿树,红门窗,包括五颜六色的灯笼,再加上晨昏千变万化的光线色彩,完全有可能把粉墙黛瓦的苏州露出它色彩斑斓的一面。

     3号清晨5点我起床,打算赶在大家都出门前拍一拍山塘街,我一直觉得山塘可以更迷人一些,雾气昭昭,色彩梦幻,但是,以往去山塘的时候都是常规时间,游人如织,拍出来的东西始终不满意,所以这次,在清晨感到山塘,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到这条老街上,我觉得应该能捕捉到我想要的东西。

左图是山塘中部的河道,站在古戏台前的码头上船处拍下的,当时水面如镜,建筑物和游船的倒影清晰,加之当时现场那种清晨的气息,感觉真是不错。

     其实,我觉得要真是体验这种民俗与风景,也只能赶在没有人的时候,想想一天之中,也只有早上早早的起来,否则,等游人蜂拥而至的时候,熙熙攘攘,穿 继续阅读

近日杂记

莫拉克台风来前的那几天,苏州的天气变化无常,而这也恰恰是拍照的好时候,那几天我手术,哪儿也去不了,只能在阳台上拍几张风雨欲来的感觉。

这段时间苏州的云其实很有意思,改变了几年前我对它的看法,以前一直觉得这边的云彩都是稀稀拉拉的那种,不可能是那种一坨一坨的,很明快。谁知,最近几个月天气十分不错,云彩的立体感很强。记得我看到欧洲的一些宣传片,明白了莫奈等一些画家为什么会画出那样的画作,而中国会产生一些写意的绘画,欧洲那边的云彩真是千变万化,可能这得益于大西洋的气候,才会产生那样明快的色彩。

前两天逛东北街,把把拙政园又逛了一遍,这已经是近俩月以来第3次逛拙政园了,每次感受都不太一样,6月初的时候荷花正绽放,整个院子很是漂亮,7月玩过一次,匆匆忙忙的,这次再去,荷花基本上已经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