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 · 生活

1、我现在越来越想彻底搞清楚经济危机对设计行业的影响有多大,有多广。在石家庄,很多设计公司似乎开始顶不住了,很简单,找不到像样的活儿,就算是找的到,有活儿干,但是干完能不能拿到钱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我自己的感觉也很明显,在家SOHO一段时间,业务明显减少,并且有的活儿,从悲观里估计可能会不了了之。所以,现在就得很慎重,接手一个业务之前,一定要好好琢磨一下,并且严格执行收取定金的程序,毕竟,即便合作没有成型无收入,也比活儿都干完了却没收到钱要好。

2、我周围的同行们似乎日子过得也不是那么舒畅,自裁的,下岗的,待业的,进修的,没几个还稳稳的呆在大巴捞钱的位子上的,当然,像刘老师、郑老师这样的主儿不懂得这些人间烟火。其实,最近看看各大门户网站上报道的党国幸福生活,我还真有种也混进革命队伍里的念头,没事捞个几亿,在这个寒冷冬天,也能坐家里烧钱玩。

3、最近连续的往驾校跑,参加练车前的驾驶模拟理论课,其实挺辛苦的,每次来回80里地,由于驾校在西北二环外的一个犄角旮旯,连公交车都不通,所以我也只能蹬着我的二轮敞篷跑车来回折腾,教课的那老头还非得装模作样的按要求必须听满四次课才给你签名,然后拿着签名才能正式登记约车练习。四次啊,乖乖,就是320里地。其实,我第一次去听课的时候,就看见有女的跟我同样是第一次去,但是人家哼唧两声,老头就给签名了,但是我不行,天生就是320里地的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