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

05年的冬天,我一开始是住在一个没有暖气的房子里面,本来以为自己火力壮,能够抗的过去,但是,刚刚进入12月份,就实在受不了了,晚上进被窝冰凉,大半宿才暖和过来,天亮之后又面临出被窝的难题,以致上班经常迟到。迟到是小事,受冻才是大事,后来没办法,又赶紧找房子,最后换了一个带暖气的房子才算作罢。

我也想不通为什么现在就这么不经冻了,记得我98年来石家庄,那个冬天我同样住在一个没有暖气的房子里面,并且,环境比05年要差很多,毕竟,后来租的房子是单元房,两室一厅的,只是小区比较老了,没有纳入集体供暖。而98年,住的是城中村,当时还是学生,没什么钱,不可能在住宿上大手大脚,现在想想,当时租的那间屋子月租应该是60元。那是一个阁楼,建在院落大门过道的上面,严格说算是6面透风,也就是四周都是空的,不和什么建筑接壤,下面因为是过道,也是空的,上面就不用说了。所以,这样的一座空中阁楼,没有暖气的冬天将会是怎样一种境地可想而之。

那时学画,课程拍的还算紧,上午下午全是色彩课,也是就水粉画,晚上是素描,等结束一天课程回到小黑屋大约是10点左右,没有什么娱乐活动,麻利儿的钻进被窝,把所有的被子全都盖上,就露着小眼珠盯着屋子里挂满墙的画,有时候脑子里老会出现幻觉,仿佛看见了自己考上了名牌美院,住在充满暖气的宿舍里,衣食无忧;有时候还会梦见高山白云,小溪流水之类的东西,而更多的时候是被冻醒,掖掖被脚接着再睡。

我现在想想,确实有点艰苦,但当时却不觉得。

现在,我又住到了带着暖气的房子里面,热的我几乎把秋衣秋裤也脱掉,但是我却感觉我远没有了年少时候的斗志了。墙壁雪白,没有任何的装饰物,而墙角一摞摞的书也即将打包完毕,等待着下一个归属地。不过,我倒是希望,下一座城市季节上是春天,心灵上也能到达春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